首頁 綜合信息 漆器歷史 漆器工藝 科技保護 名品欣賞 學術研究 學術著作 考古出土 關於我們 友情鏈接
滾動信息:
站内搜索
漆器歷史
清代漆器

(一)清代漆器的品種和特點

        清王朝是我國封建社會的最後一個朝代。其前期、中期政治統一,經濟強盛。清道光年間以後,由於國內階級矛盾和民族矛盾的日益深化以及西方列強對中國的掠奪,使中國進入了半封建半殖民地社會,清王朝也逐步走向滅亡。

        清代康、雍、乾三朝的工藝美術品,如玻璃器、瓷器、琺琅器、金銀器、玉器、漆器等,無不製作精美,裝飾華麗,體現了清代“康乾盛世”的氣魄和時代特點。清嘉道以後,工藝美術的發展進入了低穀。其造型、裝飾和製作工藝等方麵,水平明顯下降,雖偶爾也有精巧典雅之作,但總體上來說,比清前期有明顯的衰退。僅就漆器而言,在清康、雍、乾時期進入漆器發展的黃金時代,主要體現在以下三個方麵:

         第一,清代漆器是對幾千年的漆器傳統工藝的繼承與發展。

        第二,漆器製作得到了皇家的重視和提倡,形成了以造辦處為主的宮廷漆器製作中心,並與地方漆器生產並存,共同發展,出現了互相影響、互相借鑒的局麵。宮廷造辦處集中了全國各地的優秀製漆藝人為皇家服務,而地方製作的具有濃厚地方特色的漆器也以進貢的形式進入宮廷,從而極大地促進了漆器工藝的發展和提高。

        第三,清代漆器的製作和使用涉及到生活中的各個方麵。尤以宮廷漆器最為突出,大至宮廷典章用品、陳設品,小到生活日用品、文房用品和賞玩用品。目前,尚無經過考古發現的清代漆器問世。人們所見的清代漆器都是傳世品,主要收藏在北京故宮。

    1.清代宮廷漆器

        最能代表清代漆器製作水平的是清官造辦處製作的漆器,現依據北京故宮所藏,介紹清代宮廷漆器的品種和特色。

        (1) 一色漆。一色漆是指器物表麵上隻髹一個顏色的漆器。清代製作的一色漆器有朱漆、黑漆和金漆等。

        黑漆與朱漆是漆工藝中最常用的裝飾手法,也是漆工藝中製作最多、最普及的品種。黑漆與朱漆是伴隨著漆工藝的產生而出現的,清代繼承了這一具有幾千年曆史的傳統工藝,製作了許多黑漆與朱漆的器物。清代製作的黑漆與朱漆器以具有實用價值的器物居多。黑漆有圓腿書桌、條桌、膳案、香幾、硯盒、捧盒、筆管等。朱漆的有書桌、痰盂、香盒、捧盒等。這一類漆器雖無任何裝飾與花紋,卻以其優美的造型和純正的漆色取勝。其中清乾隆年間製作的脫胎朱漆盤、蓋碗、盒,是朱漆中的代表作。

        金漆就是在器物上貼金的做法。貼金的方法有貼金、上金、泥金。清代以金漆製成的漆器最著名的就是陳設在太和殿象征皇權威嚴、神聖的金漆龍紋寶座、屏風等作品。在清代以金漆為地的漆器製作較多,其上又加其他的裝飾工藝,如描金、描銀、描漆等。這類漆器製品一般不劃入金漆類。

        (2)描金漆。描金漆有黑漆描金與朱漆描金兩種。屬於清早期的描金漆器較少,且均無明確的款識。清雍正、乾隆時期曾製作了大量的描金漆器。

        清乾隆時期的描金漆器不僅數量多、器物造型變化多,而且黑漆描金、朱漆描金兼而有之,也有少數的紫漆描金、罩金漆等。罩金漆應稱為“描金罩漆”,一般是在描金花紋上再罩一層透明漆,仍可看到描金花紋。這種技法在明晚期漆器中已有,以盤居多。清代繼承了這一髹漆傳統,製作的器物仍然以盤為主,描繪山水景色,或花卉配以詩句。罩金漆既保護器物的金色不被磨損,又使花紋區別於描金,別具特色。

        (3)描漆與描油。在描飾類漆器中,除了描金,還有描漆與描油。

        描漆是早期漆器中最常使用的漆工藝,即在光素的漆地上用各種色漆繪出花紋的做法,又稱“彩漆”、“描彩漆。清代漆器中具有清早期風格的描彩漆有牡丹紋長方幾。清雍正時期的描彩漆作品較多。清乾隆時期描彩漆製品相對減少,帶有款識的作品較少。

        漆畫也是描漆的一種,隻是色彩更為單純更為寫意。漆畫是指用一種顏色漆在漆地上描繪花紋,再用黑漆、金漆或其他色漆勾描紋理。

        描油是以油代漆,在漆器上畫出花紋的做法。描油與描漆的不同之處是描油可以調製出任何顏色,色彩變化多,紋飾絢麗多彩,取得描漆達不到的藝術效果。描油的做法早在就已使用。據考證,戰國時用桐油或蘇子油來調製漆,明代使用密陀僧調油漆。

        (4)描金彩漆。描金彩漆是描金與描彩漆兩種漆工藝的合稱。清代漆器的特點之一就是多種漆工藝的綜合運用,即在一件器物上應用兩種或兩種以上的漆工藝。清代的描金彩漆作品數量較多,造型豐富多彩,有實用品與觀賞品兩類。一般均以描金勾勒紋飾的輪廓及細部紋理,以彩漆描飾花紋,既金碧輝煌,又斑斕絢麗。用描金彩漆製成的漆器有盤、盒、杯、瓶、筆筒、幾等。其中盤有葵瓣式、海棠式、菱花式,盒有萬字盒、壽字盒、八角盒、葫蘆盒、六瓣盒等。既有清乾隆時期的作品,也有清晚期之作。

        (5)填漆。填漆有“磨顯”與“鏤嵌”兩種方法。填漆的做法為漆胎上髹漆以後,在漆麵上雕淺而平的陰紋。雕成之後,以所需的色漆填入陰紋,填入之漆需濃厚或高出漆地表麵,經磨顯才能與原漆地平滑一體,再經推光而成。填漆作品表麵平滑光亮,用手撫摸時感覺細膩而潤滑,具有完美和諧的藝術效果。

        (6)戧金彩漆。戧金彩漆是“戧金”和“彩漆”兩種工藝同時施於一器之上。戧金彩漆有兩種:一種是“戧金填彩漆”,一種是“戧金描彩漆”。這兩種方法製成的漆器在清代同時存在,在鑒別其製作工藝時需仔細觀察。這兩種做法都是用“戧金”勾勒出花紋圖案的輪廓及枝葉的細部紋理。

        清代最早的戧金彩漆是康熙時期的器物。其中有戧金雲龍紋方幾、戧金雲龍紋炕桌和戧金雲紋葵瓣式盤等。清康熙戧金彩漆作品有的直接在漆地上飾花紋,有的則做成填漆錦紋地,在錦地之上再飾花紋。它們在製作工藝上雖有繁簡之別,但從器物的裝飾效果看,當以後者更佳,似“錦上添花”。清雍正時期的檔案中記載當時曾製作了許多戧金彩漆漆器。遺憾的是保存下來的卻不多,僅有一件戧金彩漆柿式盒是屬於此時風格的作品。清乾隆時期的戧金彩漆器物造型豐富,裝飾富麗堂皇,並在器物底部依據所飾圖案的內容為器物定名。例如,雙鳳長盒、吉祥圓盤、八仙長盒、鶴鹿長盒、瑞草圓盒、如意宮盒、雙喜方盒、菱花鳳盒、海棠仙盒、萬福鳳盤等。從其所定器物之名可以看出,大都是與長壽、祝福有關的吉祥圖案。此外,還有戧金彩漆壽春盤、銀錠式盒、魚式盒、桃式盒、雲龍菊瓣盒、六瓣式盤等,均以其奇特的造型和富於變化的圖案取得了形式和內容的協調統一。這類製作講究的工藝品是清乾隆以後漆器工藝無法企及的。

        (7)識文。“識”是凸起的意思,“文”是指花紋,“識文”是指凸起的花紋。髹漆工藝中的識文是漆器中的一個品種。凡用漆或漆灰堆出的花紋而不再用刀加以雕琢的各種做法,均歸入此類。在《髹飾錄》中提到的識文漆器有兩種:.一為識文描金,一為識文描漆。

        識文描金就是在用漆堆成的花紋上灑屑金、貼金或上金。它與前麵講過的描金漆是有區別的。描金漆的花紋是在器物表麵,沒有凸起,而識文描金的花紋高於器物表麵,用手觸摸,有凹凸不平的感覺,比描金漆更富於立體效果。識文描漆與識文描金的做法一樣,隻是改描金為描漆。清代遺存的實物中還有一種識文描銀的做法,在明代《髹飾錄》中沒有涉及到。事實上,這三種識文漆的做法不是單獨使用的,往往在同一件器物之上或描金、描銀同用,或描金、描銀、描漆共用。識文漆器以金漆地、紫紅漆地最多,兼有黑漆、朱漆地的做法。

        (8)嵌螺鈿。清代的嵌螺鈿工藝在繼承明代傳統的基礎上有了長足的發展。嵌螺鈿漆器的數量增多,造型豐富。既有大件的家具,也有小件的盤碗;既有嵌厚螺鈿的,也有嵌薄螺鈿,並出現了鮮豔的襯色螺鈿。清代的嵌螺鈿漆器有純嵌螺鈿的,也有與其他工藝如描金、彩漆等相結合的。

        傳世的清代嵌螺鈿漆器中最早始於清康熙時期。其中黑漆嵌螺鈿平頭案、黑漆嵌螺鈿龍紋箱、黑漆嵌螺鈿書格、黑漆嵌螺鈿職貢圖盒,均是清早期嵌螺鈿漆器的精品。

         嵌螺鈿漆器一般均無款識,故在鑒定其具體製作年代上難度較大,隻能分出早、中、晚期而不能分出清雍正、乾隆時期。

        (9)百寶嵌。百寶嵌又有“周製”之稱,始創於明代晚期的揚州。明代《髹飾錄》中說:“百寶嵌,珊瑚、琥珀、瑪瑙、寶石、玳瑁、螺鈿、象牙、犀角之類,與彩漆板子錯雜而鐫刻鑲嵌者,貴甚。”所謂百寶嵌就是在同一件器物上有選擇性地鑲嵌多種經過加工的珍貴材料,從而達到突出主題、強化裝飾效果的目的。百寶嵌所成的物象有兩種不同的表現形式:一種是隱起如浮雕,一種是沒有起伏與胎地齊平的。顯然如浮雕者所產生的視覺效果更佳,圖案具有立體感。

        (10)雕漆。清代製作的漆器中以雕漆最多,雕漆又以乾隆時期製作的最多,有剔紅、剔黃、剔彩、剔黑、剔犀等品種,雕漆作品的範圍幾乎涉及宮廷生活中的各個方麵。其中典章禮儀品有寶座、屏風、如意等;家具類有桌、椅、繡墩、櫃、幾等;陳設品有瓶、花觚、尊、插屏、天球瓶、爐瓶盒等;文房用品有筆筒、成套文房用具、筆管、筆匣等,還有大量製作精美的珍玩。

        從清宮遺存的大量雕漆看,尚無清順治、康熙、雍正年款的雕漆器,最早也最多的是清乾隆年款的作品,清嘉慶款的雕漆僅有一件,清嘉慶以後沒有帶年款的雕漆。

        清乾隆年間,養心殿造辦處仍設有“油漆作”,負責製作皇家使用的各種漆器用品。禦用雕漆卻不是在造辦處製作的,而是在蘇州製作的。清官檔案中有明確的記載。蘇州織造製作的雕漆,從器形、花紋、落款方式等都聽從造辦處的指揮,大多數情況下清乾隆皇帝都是親自提出設計要求、尺寸大小。若不合格,還需要重新修改;若製作得精美,就受到皇帝的嘉獎。

        清代雕漆繼承了明代嘉靖和萬曆時期的風格,不善藏鋒,刀痕外露,雖有磨工,但遠不如明早期那般圓潤光滑。盡管如此,清代前期雕漆工藝在表現形式之豐富、雕刻之精細等方麵仍然超越了前代,達到曆史的峰巔。

        清嘉慶雕漆僅有一件帶有款識的觀鵝圖筆筒,其雕刻刀法、圖案風格均保持有清乾隆時期的特點。清嘉慶以後雕漆工藝日趨衰落。清光緒時技法失傳,慈禧太後六十壽辰時令蘇州承辦漆器,惟雕漆一項無人能製作。民國時期,這項漆工藝有所恢複,偶有幾家作坊製作雕漆。

        此外,清代還有犀皮漆、款彩等漆器品種。在鑲嵌類漆器中,還有嵌竹、嵌牙、嵌蜜蠟、嵌銅、嵌銀絲等品種。

        清代漆器的發展得到了皇帝的推崇。在清宮內,漆器的應用非常廣泛。其中有象征帝王權力的寶座、殿堂和房間陳設裝飾品、文房用品、飲食具、宗教法器、家具、化妝用具、樂器、吉祥器具、取暖用具以及日常用的盤、碗、蓋盂、冠架等。總之,在清代,漆器已經滲透到宮廷生活的每一個領域,各地官員也將漆器作為重要貢品進貢朝廷。

    2.清代地方漆器

        清代的漆器製作以宮廷造辦處為中心。造辦處集中了全國各地的能工巧匠,具有雄厚的物質基礎。由於不惜工本,所以製作出的漆器華麗精美,代表了清代漆藝的最高水平,同時也體現了皇家的藝術風格及審美情趣。除了造辦處,全國還有許多地方也製作了具有濃鬱地方特色的漆器,如揚州的鑲嵌漆器、福建的脫胎漆器、山西的款彩漆器、貴州的皮胎漆器等,還有蘇州、杭州、四川、廣東、北京等地也都製作了各具特色的漆器。

        (1)揚州。曆史上的揚州就是重要的漆器製作地。到了清代,揚州是著名的商業城市,玉器和漆器享譽中國。揚州漆藝最高成就的是百寶嵌工藝。盧葵生便是揚卅著名的髹漆藝人。盧葵生,名棟,字葵生,世籍江都(今揚州),清嘉慶至道光年間人,精於百寶嵌工藝,傳世的盧氏作品有四十餘件。其中以文房用品居多,如漆硯盒、漆壺、筆筒、花盆、果盒、套盒、臂擱、琵琶等。盧葵生漆器作品常使用百寶嵌、淺刻,兼有填漆、戧金、描金、描漆等工藝。其百寶嵌作品所嵌料石極少珍貴的珠寶,而以螺鈿、象牙、料珠、雞翅木、岫岩石鑲嵌而成,題材多為山石、野花、瑞禽、遊魚,巧妙組合,神態逼真。其中以故宮藏三雄圖漆硯盒最具代表性。其淺刻作品有雙駿圖、柳燕魚藻圖、人物圖等,以臨摹新羅山人之作而著稱,追求清淡雅致、疏朗灑脫的文人畫效果。

        (2)福建。清代的福建以製作脫胎漆和木雕金漆而著稱。清乾隆中期著名髹漆藝人沈紹安掌握了髹漆技巧,領悟到我國泥塑佛像和夾紵造法,因而創造出別具一格的脫胎漆器。沈氏所製漆器在調料時除用油料衝淡原漆(黑漆)外,主要以金粉、銀粉作調合料,解決了一般漆色幹後變為黝黑,難與其他鮮色顏料調和的困難,調配出許多前所未有的漆色,如珊瑚紅、淡黃色、橘黃色、白色、蘋果綠、鬆綠等鮮豔的色彩。傳世的福建脫胎漆器有描彩漆、描金彩漆,多塑造佛像及神話傳說人物,兼有瓶、盒、花插、筆筒、杯等日常生活用品。沈氏一族除了沈紹安,其孫沈雨生於清嘉慶年間,也是頗具才華的沈氏傳人。到清光緒年間其五代孫沈正鎬、沈正恂繼承祖傳家業,製作出大型的脫胎器皿。他們曾兩次將所製漆器貢入宮中,獲得一等商勳、四品頂戴的賞賜。直到目前脫胎漆器仍是福建享譽中外具有濃厚地方特色的工藝品。福建脫胎漆器在國內許多大博物館中均有收藏,如北京故宮、上海博物館、福建省博物館、山東博物館等。

        (3)山西。山西是我國漆器發源地之一,具有悠久的製漆工藝曆史。清代的山西善製螺鈿漆器、剔犀、款彩和罩金漆器。今天山西的平遙、新絳、太原仍製作彩漆、鑲嵌和款彩漆器。山西製作的小櫃、捧盒、首飾盒等曾以進貢的形式貢入宮廷。

        (4)貴州。清代的貴州以製作皮胎漆器而聞名於世。它作為地方漆器的一個品種貢入宮廷。皮胎漆器較之木胎體輕、韌度好。其製作方法為在牛皮胎上刷黑漆或朱漆作地,再在漆地上用金描繪花紋,有的則再罩上一層籠罩漆。這種做法在明代《髹飾錄》中被稱為“描金罩漆”。貴州所製作的皮胎描金漆器多為盤、碗、盆、盒等日常生活用品,使用價值頗高。

        (5)蘇州。蘇州是清代宮廷造辦處製作雕漆的中心。清代宮廷的雕漆製品大部分都是蘇州製作的,其造型、圖案、款識直接受宮廷造辦處指揮和控製。除了官辦作坊直接為宮廷服務,地方漆器作坊也深受宮廷漆器影響,其雕刻風格是相同的。

        (6)杭州。杭州曾是南宋製漆的中心之一,有許多一家一戶的漆器作坊。清代的杭州仍保留了過去的傳統,漆器製作以一家一戶為單位。目前材料所限,隻知道杭州在晚期時期製作罩漆。

        (7)四川。在地方貢品中,四川進貢漆器的記錄較少,隻有有清乾隆五十二年四川布政使王站柱進貢雕漆的記載。流傳至今的漆器中有一件款彩方套盒是四川製做的,盒底有篆書“四川勸工局謹製”款。此盒構圖簡練,紋飾疏朗,線條流暢,采用了款彩與描彩漆兩種漆工藝。從此盒的款識分析,這件漆器是清代中後期由四川的官辦作坊製作的,較為精致,形製也別出心裁。

        (8)廣東。廣東是清代重要的對外貿易港口,也是清代製作多種工藝品的著名之地。廣東製作的象牙、家具、琺琅、玻璃、玳瑁、鼻煙壺等製品享譽京城,也是廣東官員向清官進貢的主要工藝品。廣東陽江市製作有別具一格的漆器,如描金花鳥長方匣,匣為木胎髹漆製成,匣內又襯皮胎,匣外以堆漆雕花而成,雕刻凸起錦紋地,在凸起處又描金,匣麵飾梅花、喜雀、蝴蝶,匣內有紙條上寫“怡合和”和“店在陽江城內,裏仁閘上開張□造家用皮箱”。這件漆盒的工藝雖不很精致,但它的做法在清代漆器中卻獨樹一幟,代表著一個地方的漆器品種。與此相同風格的漆器在安徽省博物館也有收藏。

       (9)北京。北京漆器以雕漆為主。清乾隆以後,雕漆工藝如同清代其他工藝一樣日漸衰落。公元1900年,八國聯軍入侵北京大肆搶掠,使宮內不少的雕漆作品或被焚毀,或者流失。清光緒、宣統年間,北京的德誠局、甫潤齋等作坊對流落民間的清乾隆雕漆曾有過研究。此外,繼古齋有三位師傅也製作雕漆,但他們製作的雕漆不仿古代,有其獨特的做法。這幾家僅有的雕漆字號的產品在當時銷路很廣。每年慈禧過生日時,許多大臣也購買北京雕漆作為貴重禮品貢入皇宮。民國年間,德誠局與甫潤齋的產品主要供應國內市場,而繼古齋的產品主要是出口。由於雕漆工藝在國內外有越來越大的聲譽,銷路廣,在民國年間的北平,雕漆行業由兩、三家發展到二十多家,從業人員也由二十多人擴大到二百餘人。

 

黑漆描金開光方勝式盒 清乾隆
長36.7cm 寬19cm 高3.7cm
故宮博物院藏
  雙方勝形。通體黑漆地,施彩金象描金及灑金地花紋。雙盤心均隨形開光,內繪山水人物、亭台樓榭景色,盤邊飾花卉錦紋。盤外繪菊花、石竺、梅花、牡丹花、蘭花等團花紋。盤底髹黑光漆,描金折枝花卉,描紅漆紋理,用筆簡練,花紋工整秀麗。外底中心有雙方圈楷書描金“乾隆年製”雙行款。

紅漆描黑詩句碗 清乾隆
高5.6cm 口徑1O.8cm 足徑4.7cm
故宮博物院藏
  撇口,下斂,圈足。碗內外紅漆地描黑漆,碗內底部繪鬆樹、梅花、佛手,碗內壁繪二周如意雲紋,乾隆丙寅小春禦題。底三行“大清乾隆年製”篆書款。


黑漆嵌螺鈿五子奪魁盒 清中期
高6.8cm 口徑16.8cm
故宮博物院藏
  圓形,平頂。黑漆地嵌薄螺鈿間貼金。蓋麵梧桐下,一婦人倚坐於石桌旁,觀五子嬉戲庭前。盒內嵌白玉十二屬相及冊頁“禦製壽民詩”。
 

剔紅洗桐寶盒 清乾隆

高12厘米 口徑29.6厘米
故宮博物院藏

        盒通體髹朱漆,蓋麵隨形開光,內雕天、地、水錦紋為地,上壓雕流雲、山石、修竹、曲欄、梧桐,一老者端坐於院中,一童子侍立於後,另三個童子正在洗擦梧桐樹。盒壁上下各五開光,分別雕牡丹、菊花、梅花、荷花、月季等花卉紋,開光外雕雜寶紋,口緣雕回紋。盒內及底髹黑漆,蓋內有填金“洗桐寶盒”器名款,底刻“大清乾隆年製”楷書款。《洗桐圖》表現的是元代著名畫家倪瓚有潔癖,提水洗桐的故事。因倪瓚一生淡泊名利,不願為官,“洗桐”後來遂成為文人潔身自好的象征。

 

 

 

  • 1
  • 2
  • 3


  • 版權所有@中國傳統漆器文化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