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綜合信息 漆器歷史 漆器工藝 科技保護 名品欣賞 學術研究 學術著作 考古出土 關於我們 友情鏈接
滾動信息:
站内搜索
漆器歷史
元代漆器

(一) 元代漆器的特點

     經過宋代近三百年間漆器生產的興盛時期,元代的漆器生產,繼往開來,可稱之為中國漆工藝史上一個繁華時期。它由宋代漆工之百花齊放而進入錦上添花,日臻完善,以致盛極一時。在元朝統治中國的八、九十年中,江南一帶破壞最輕,工、農業發展始終未停頓,是全國最繁榮富庶的地區。嘉興成為生產漆器的重要中心,名匠輩出,藝臻絕詣,浙江嘉興的張成、楊茂是元代最著名的雕漆能手。他們的作品已成為稀世之寶。陶宗儀《輟耕錄》述及戧金、戧銀工藝頗詳,其法得自嘉興楊彙的漆工。當時以戧金聞名的彭君寶就是楊彙人。
        元代漆器主要有四個品種,即一色漆器、螺鈿漆器、戧金漆器和雕漆。其中的雕漆已發展到登峰造極的地步,較之宋代有了巨大的變化。螺鈿漆器雖發現不多,但其高超的製作工藝已由鑲嵌厚螺鈿發展到鑲嵌五光十色的薄螺鈿,更富於裝飾意趣。
        元代的一色漆器與宋代相比,出土數量很少。元代一色漆器的顏色有黑色、紅色、珊瑚紅色、褐色等。器形基本上與宋代漆器相同,隻是宋代廣為流行的花瓣形盤、碗到元代則基本不見了,代之以圓盤、圓碗。元代的一色漆器漆質光亮,器形端莊,風格質樸。
        螺鈿漆器是元代諸多瑰麗漆工藝中充滿生機的作品。鑲嵌在漆器上的螺鈿有厚與薄之分,因而有“厚螺鈿”與“薄螺鈿”之稱,由此形成了螺鈿漆器的兩大係列。“厚螺鈿”又稱“硬螺鈿”,“薄螺鈿”又稱“軟螺鈿”。從現有的實物觀察並參照文獻記載看,元代以前的器物以鑲嵌厚螺鈿為主,從元代開始,厚、薄螺鈿兼而有之。北京元大都後英房遺址中出土的嵌螺鈿廣寒宮殘片,是國內目前所知惟一的元代嵌螺鈿漆器。元代製作的螺鈿器一般是采用鮑貝,這種貝的殼色具有青、黃、藍、赤、白 等五色。用它裁切成不同大小的貝片,再經研磨成薄片的物像,且在細薄的鈿片上再施以毛雕,鉤出人物的衣著神態、樹木的枝幹或殿宇建築的細部以及山頭雲氣 等,嵌在漆器上的圖案精而薄,層次豐富、色譜齊全、絢麗奪目,恰似耐人尋味的工筆畫一樣。
      《格古要論》中稱元代“戧金器皿漆堅戧得好者為上。元朝初嘉興府西塘有彭君寶者,甚得名,戧山水、人物、亭觀、花木、鳥獸種種臻妙”。陶宗儀著錄的《輟耕錄》中對戧金漆器的製作方法、裝飾圖案、製作地點作了詳細地描述:“嘉興斜塘揚彙髹工戧金戧銀法,凡器用什物,先用黑漆為地,以針刻畫,或山水樹石,或花竹翎毛,或亭台屋宇,或人物故事,一一完整。”遺憾的是國內目前尚未見到出土的或傳世的元代戧金漆器的實物,而在日本卻保存有數件元代珍貴的戧金漆器作品。1977年在東京國立博物館“東洋之漆工藝”展出的就有10件,其中有延祐年款的4 件,有的還寫明製者和地點,如“延祐二年棟梁神正杭州油局橋金家造”。戧劃的方法皆用黃成所謂的“物象細鉤之間,一一劃刷絲”。劃絲細而密,故填金之後, 燦然成片,華麗生輝。
        在元代漆器中成就最高,可謂達到曆史頂峰的是雕漆。今天人們見到的元代雕漆既有出土的,也有傳世的。
        雕漆依據其所雕漆色的不同,分為剔紅、剔黑、剔黃、剔綠、剔犀等若幹品種。元代雕漆中隻有剔紅、剔黑、剔犀三個品種,其中又以剔紅最多。元代雕漆的器形有圓盒、長方盒、八方形盤、葵瓣盤、尊等,以盤、盒為多。其裝飾圖案有花卉、山水、人物、花鳥等。
        以花卉為主題的作品,一般不刻錦紋地,而是以黃色素漆為地,在其上直接雕刻紅漆或黑漆花卉。一般是在盤內正中雕刻一朵碩大的花,四周點綴小朵花及含苞待放的花蕾,主次分明,層次清晰,寫實花卉與圖案型花卉兼而有之。元代雕漆中喜用的花卉有牡丹、山茶、芙蓉、秋葵、梅花、桃花、梔子花和菊花。這八種花卉中既有單獨表現的,如剔紅梔子花盤;也有幾種花卉施於一器之上的,如剔紅花卉紋尊。
        以山水、人物為主題的作品,一般刻有三種不同形式的錦紋,用以表現自然界中不同的空間。天空以窄而細長的單線刻畫,類似並聯的回文,猶如遼闊的天空點綴著朵朵白雲;水麵以流暢彎曲的線條組成,似流動不息的滾滾波濤;陸地由方格或斜方格作輪廓,格內刻八瓣形小花朵,似繁花遍地。這三種錦紋簡稱為天錦、水錦、地錦。在不同的空間背景下,刻畫出樹木、殿閣、人物。例如,東籬采菊、曳杖觀瀑、閑情賞花、蓮塘觀景等,用以表現超凡脫俗的文人士大夫形象。
        以花鳥題材為主題的作品,用黃色素漆為地,不刻錦紋,在盤內或蓋麵雕刻各種花卉。花叢之中雙鳥或振翅欲飛,或對舞嬉戲,用以象征人間情侶成雙成對。例如,綬帶牡丹、綬帶山茶、鷺鷥芙蓉、雙鶴菊花等。上海青浦縣元墓中出土的剔紅東籬采菊圖圓盒,堪稱已出土的元代雕漆的代表作。
        元代的剔犀作品較少,國內隻有安徽省博物館收藏的張成造剔犀雲紋盒及北京故宮博物院收藏的剔犀雲紋圓盤。元代剔犀作品具有粗獷豪放的風格,紋飾簡單質樸而剛勁有力。
        元代的漆器製作,官方和民間並存。官辦作坊主要是油漆局,據《元史》載,世祖中統元年,政府設油漆局,配備提領五員,同提領、副提領各一員,掌管兩都宮殿髹漆之工。至元十二年,油漆局屬工部掌管,並配備大使、副使各一員。江南一帶是元代漆器的製作中心,以剔紅、剔黑、剔犀、戧金、戧銀髹漆製品為特色。在浙江嘉興、江西廬陵,湧現出張成、楊茂、張敏德、彭君寶等一批髹漆能手。他們成為元代製漆最為傑出的代表人物。福州、蘇州、杭州也製作漆器。
       1)張成。張成是浙江嘉興西塘楊彙(今浙江省嘉善縣境內)人,生卒年月不詳,以擅長剔紅聞名。張成的作品以髹漆肥厚、雕刻精細、磨工圓潤而著稱,其題材有山水、人物、花鳥等。張成的漆器作品在國內僅存三件。一件是安徽省博物館珍藏的剔犀雲紋盒,一件是中國曆史博物館珍藏的剔紅曳杖觀瀑圖盒,另一件是北京故宮博物院珍藏的剔紅梔子花盤。剔犀雲紋盒,圓形,平頂,直壁,平底。通體髹黑漆,蓋麵及器壁均雕如意形雲紋三組,盒底黑漆,內緣左側針劃“張成造”三字款。此盒髹漆肥厚,漆色黝黑光亮,刀口斷層處露出有規律地朱漆三層,雕刻深峻,器物表麵光滑瑩潤,線條委婉流暢,風格渾厚質樸,令人歎為觀止。
        剔紅梔子花盤,盤內黃漆素地之上雕朱漆,正麵滿雕一朵盛開的梔子花,旁有含苞微綻的花蕾及舒卷自如的枝葉,盤背麵折邊處雕紅漆卷雲紋.是內髹褐色漆,足內緣左側針劃“張成造”三字款。這件漆盤是張成雕刻花卉的代表作,圖案布局雖顯誇張,卻突出了梔子花這一題,花朵碩大,肥腴飽滿,枝繁葉茂。作者用不同的刀法表現出枝葉的正背,真實而自然。此盤髹漆肥厚,雕刻精湛、磨製圓潤,漆色鮮亮純正,雖曆經幾百年的風雨滄桑,仍然光彩奪目。
        剔紅曳杖觀瀑圖盒,圓形,平頂,直壁,平底。蓋麵雕刻三種錦紋,即天錦、水錦、地錦。錦紋之上左雕梧桐樹,右雕太湖石,瀑布從石縫中飛流而下,一身著長袍、右手曳杖的老翁憑欄欣賞著對麵飛流直的瀑布,其身後有兩位童子相隨而立。盒底髹赭黑色漆,左側邊緣針劃“張成造”三字款,筆力道勁,細若毫發。此盒為張成山水人物作品的代表作。
       2) 楊茂。楊茂與張成齊名,又同為鄉裏,兩人均為元代雕漆名家。楊茂的生卒年月不詳,各種史書均無明確記載。楊茂的傳世作品在國內隻有三件,即北京故宮博物院珍藏的剔紅花卉紋尊和剔紅觀瀑圖八方盤以及北京藝術博物館珍藏的剔紅梅花紋盤。
       剔紅花卉紋尊,撇口,短頸,鼓腹、矮圈足。該尊口內外均髹朱漆,頸部有弦紋一周,將頸與腹分開,通體黃漆素地上雕朱漆花紋,口內雕桃花,頸部雕菊花、梔子花和百合花等,腹部雕茶花、牡丹、桃花、百合等。足內髹褐色漆,內緣左側針劃“楊茂造”三字款。此尊造型敦實,線條柔和,集四季花卉於一器之上,似百花爭豔。全尊漆色似棗紅,髹漆較之張成的作品稍薄,花紋疏密有致,雕刻技藝嫻熟,花葉邊緣之處磨製精美。
       剔紅觀瀑圖八方盤,為八方形,隨形置矮圈足。盤內外髹朱漆。盤內八方形開光,曲欄內設亭閣一座。庭院內一位高髻、長髯、身著曳地長袍的老翁立於欄杆前,欣賞著對麵石縫中湧出的潺潺流水。水落地後濺起的朵朵浪花,給這寂靜的場景增添了幾分動感。童子立於老翁身後,亭內另一侍童欲端茶至院中。圖案下麵雕刻天、地、水三種不同的錦紋。盤內外壁為黃漆素地雕刻俯仰花卉,有茶花、梔子花、牡丹、薔薇。盤底髹黑漆,正上方有後來所刻的戧金 “大明宣德年製”楷書款,左側隱約有“楊茂造”三字針劃款。此盤造型規矩,漆質紅潤鮮亮,雕刻一絲不苟。其中房屋、門窗橫平豎直,井然有序,人物灑脫、飄逸、脫俗,花草的葉脈紋理清晰逼真,宛如一幅立體畫卷。  
        剔紅梅花紋盤,為圓形,盤內六瓣形開光,其內雕天錦地,錦紋之上雕梅花一枝。盤內壁雕梔子花、茶花、菊花、桃花、牡丹等,盤外壁雕卷雲紋。盤底髹黑漆,左側有後來所刻戧金“大明宣德年製” 楷書款,右側隱約可見“楊茂造”三字針劃款,筆道極細,需在適當的角度及光線下才能看清。此盤的布局與張成所雕梔子花盤不同,而是以錦紋作襯,雕刻刀法犀利,藏鋒清楚。
       (3)張敏德。張敏德是元代末年的雕漆能手。其生平事跡待考,很可能是張成的後代。他惟一的傳世之作是北京故宮博物院珍藏的剔紅賞花圖盒。該盒高7.5厘米,口徑20.4厘米。平頂,直壁,平底,通體髹紅漆。盒麵雕刻二老者在院中賞花的圖景,其中一老者手指花卉,一老者雙手相抱而立,殿閣內二童仆在備茶。盒的直壁黃漆素地上雕桃花、梔子花、牡丹、茶花等。蓋內一側針劃“張敏德造”款。此盒雕刻十分精細,窗棱欄杆刻畫細膩,一絲不苟,構圖完美,形象逼真,堪稱一幅精美的浮雕畫卷。
       (4)彭君寶。彭君寶與張成、楊茂為同鄉,亦是嘉興府西塘人。據明代《格古要論》卷八所載:“元朝初嘉興府西塘有彭君寶者,甚得名,戧山水、人物、亭觀、花木、鳥獸種種臻妙。”作者極力推崇彭氏的戧金作品,隻可惜流傳至今的元代戧金漆器中無一件確切的彭君寶作品。日籍華人李汝寬著《中國的漆工藝》一書中收錄有一件元代剔犀劍環紋盤,紅漆麵,口徑32.5厘米,器物表麵滿雕如意雲頭紋,在有光澤的黑漆底上有一個“寶”字。作者推測該盤是彭君寶的作品,還認為彭君寶生活在宋代後期到元代早期。
(二)元代漆器的考古發現
1. 1952在上海青浦縣任氏墓出土了漆奩、瓶、盒等元代漆器。其中最有名的是剔紅東籬采菊圖圓盒。
2. 1960年,在無錫市元墓中出土了十件漆器,其中有八瓣蓮花形朱漆奩、圓盒、盆、桶等。
3. 1972年,甘肅彰縣文化館清理了徐家坪元、明兩代汪氏家族墓葬群中的元代墓葬七座,出土了一件漆案,為元代的紅雕漆。
4. 20世紀70年代,在北京元大都後英房遺址中出土一件嵌螺鈿廣寒宮殘片。就目前而言,已出土的元代螺鈿漆器僅此一件,雖是殘片,卻十分珍貴。
5. 1978年,在浙江省海寧縣袁華公社發現元代墓葬一座,出土了一件漆盒。
6. 1980年,在北京延慶縣清泉鋪公社發現元代窖藏文物數件。            


廣寒宮圖嵌螺鈿黑漆盤殘片  元
徑約37厘米
       1970年在北京後英房元大都遺址中發現
        呈不規則半圓形,木胎,用薄螺鈿嵌出兩層 3間重簷歇山頂樓閣。因碎片中有“廣”字痕跡,與景物印證,定名“廣寒宮圖”。閣後植樹,葉似梧桐、丹桂。雲氣自下騰空而上。不同物象,采用《髹飾錄》所謂“分裁殼色,隨彩而施綴”的做法。

剔紅觀瀑圖八方盤
盤徑17.8cm 高2.7cm
故宮博物院藏
  盤為八方形,下附圖足,內外髹朱漆。盤內作八方形開光,左側雕亭閣一座,以曲欄圍成庭院,亭前樹石相依,古鬆斜插高過屋脊,枝權縱橫,蒼勁有力。庭院內有一長髯至胸,身穿寬袖長袍的老翁立於欄杆前,靜靜地欣賞著對麵石縫中湧出的清泉,身後一童子侍立,是為“觀瀑圖”。該圖下雕有三種不同的錦紋,以示天、地、水之別。盤內外擘黃漆素地之上雕朱漆俯仰花卉,有茶花、牡丹、梔子花等。盤外底髹黑漆,內緣左側隱見“楊茂造”針畫款。在盤底正上力有刀刻“火明宣德年製”楷書款.


剔犀雲紋盒
直徑4.8cm 高6.2cm
安徽省博物館藏
  此盒為圓形,木胎上用朱、黑色漆分層相間髹飾約百道。蓋麵和盒身滿雕如意雲紋,其餘部均髹黑漆。盒底左側邊緣有針刻“張成造”三字款。
        這件剔犀盒器形古樸高雅,漆色光亮溫瑩,刀法深峻圓潤,為張成傳世品中之佳作。


剔紅花卉紋尊
口徑12.8cm 高9.5cm
故宮博物院藏
  尊為撇口、短頸、鼓腹、圈足,又稱“渣鬥”,通體黃漆素地上雕朱漆花紋,口內雕桃花四朵,口外雕梔子花、菊花、桃花,腹部雕牡丹、茶花、桃花、梔子花。足內髹黑漆,內緣左側針畫“楊茂造”直行款。髹漆較之張成漆器薄。構圖疏朗清新,刀法犀利,磨製圓潤精美,是楊茂的成功之作。


剔紅梔子花紋圓盤
盤徑17.8cm 高2.8cm
故宮博物院藏
     盤為圓形,圈足,內外黃漆素地之上髹朱漆。盤內橢雕一朵盛開的梔子花,旁有含苞微綻的花蕾數朵及舒卷自如的枝葉。盤外壁雕卷草紋。足內髹黃褐色漆,內緣左側針畫“張成造”直行款。
        張成,生卒年月不詳,浙江嘉興西塘楊彙人,是元代著名的髹漆藝人。張成的作品以雕漆為豐,現知有剔紅、剔犀兩個品種的雕漆器流傳於世。該盤漆色鮮紅,色彩純正,所雕圖案既寫實又略有誇張,主題突出,層次清晰。雕刻刀法流暢,藏鋒清楚,磨製圓潤,是張成傳世雕漆中之代表作。



版權所有@中國傳統漆器文化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