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綜合信息 漆器歷史 漆器工藝 科技保護 名品欣賞 學術研究 學術著作 考古出土 關於我們 友情鏈接
滾動信息:
站内搜索
漆器歷史
宋代漆器

(一)宋代漆器的特點

       宋代在魏晉南北朝時期出現的密陀僧兌製生漆的基礎上,發明了推光漆精製技術和器物的髹塗拋光技術。這兩個關鍵技術的創新,把漆的裝飾功能推向了兩極。一方麵把漆質的剔透晶瑩發揮到了極致;另一方麵也把漆的黑色運用到了爐火純青的審美高度,促進了宋代素髹工藝和雕漆工藝的興盛。

        宋代漆工藝以質樸的造型取勝,最能體現宋代時代特點的是一色漆器。一色漆指的是器物通體髹一種顏色的漆器。有的表裏異色,或表裏同色、底足異色,也歸為一色漆。由於一色漆器沒有任何裝飾和花紋,質樸無華,又稱其為“光素漆”。宋代的一色漆器以黑色為主,兼有紅色、褐色、赭色和黃色等。器形有飲食用具中的盤、碗、碟、盒、缽、罐、勺、盆、渣鬥等,茶具中的盞托,梳妝用具中的奩、粉盒、梳子,文具中的筆筒、鎮紙、畫軸,家具中的幾,還有瓶、棒、劍等。花瓣形碗、盤以及各種造型的盒是這個時期的流行器形。碗、盤大都與同時期的瓷器造型相同。

       宋代漆器工藝最具特色的是胎骨用圈疊胎製作。圈疊胎是用上好的木料裁剪成條,細長而規整,然後用熱水回軟,逐圈從小到大疊置而成,粘接,幹燥後修去梯形的棱角,做出各種造型。這種工藝是在戰國時代出現的椿木胎的基礎上發展起來的,它融合了木胎與夾紵胎工藝,是一種將木胎做好後外表裱以麻布並進行髹漆的製胎方法,具有比椿木胎更優越的使用性能,多條薄木片的層層圈疊有利於克服木材的各向異性,也易於塑造出各類器型,而麻布、漆灰的裱襯作用則使得胎體更加輕薄,堅固耐用。在全國各地宋墓出土的眾多漆器上,都可以看到這種圈製工藝製胎新法的普遍應用。湖北監利唐墓出土的圈胎漆器,是我國考古發現的時代最早的這類製品。

        宋代的漆藝比較有代表性的還有描金堆漆、螺鈿、戧金、雕漆等。

        嵌螺鈿是宋代漆器的又一重要品種。宋代的螺鈿跟前代比更薄且精細,在薄薄的螺鈿上刻出精巧的花紋。蘇州瑞光寺塔發現的黑漆經函,花鳥紋用貝片嵌成,使我們看到五代、宋初時期的厚螺鈿做法。宣和中訪問過朝鮮的徐兢,在所著《奉使高麗圖經》中記載了當時受中國影響的高麗螺鈿器並給予了很高的評價。十三、十四世紀間朝鮮製的螺鈿箱和唐草紋圓盒等,花紋枝梗都用銅絲來嵌製,和明初《格古要論·螺鈿》條中所說的“宋朝內府中物及舊者俱是堅漆,或有嵌銅絲者甚佳”正合。銅絲的使用足以說明宋代的螺鈿技法傳到了朝鮮。南宋臨安,螺鈿更為流行,《西湖老人繁勝錄》講到螺鈿交椅、螺鈿投鼓、螺鈿鼓架、螺鈿玩物等,說明南宋時已用螺鈿來做多種器物用具了。

        宋代的描金堆漆,上承於唐代。現珍藏於浙江省博物館的瑞安慧光塔內出土的三件經函,除了采用單純描金工藝,還在四壁周圍及轉角處采用了堆漆工藝。此外.蘇州瑞光寺塔出土舍利寶幢的須彌座上也使用了堆漆做法。經函的外函用漆灰堆出佛像、神獸、飛鳥、花卉等花紋,並嵌小珍珠。舍利函底座四角堆花紋,中間留出壺門,內貼堆漆奔獸。函蓋堆菊花圖案,亦嵌珍珠為飾。經考證,經函為溫州製品,而當時溫州漆器是馳名全國的。

        所謂戧金是在朱色或黑色漆地上,用針尖或刀鋒鏤劃出纖細花紋,花紋內填漆,然後將金箔或銀箔粘貼上去,經過打磨處理,形成金色或銀色的花紋。江蘇武進出土的宋戧金漆器,為人們認識宋代戧金漆器提供了可靠的依據。戧金仕女圖奩、出遊圖長方盒、柳塘圖長方盒,技藝之嫻熟,刻畫之精細,均達到了爐火純青的程度,是宋代戧金漆器的代表作,也代表了宋代漆器製作的最高水平。尤其是這三件作品都有銘文,注明了製作時間、地點和工匠姓名,也證明了宋代戧金漆器的主要製作地在浙江溫州。宋代戧金漆器已在三方麵形成了自己的風格。其一,在畫麵構圖上疏密有致,突出所要表現的主題。其二,在戧金工藝上采用細鉤纖皴技法,物象細構之間一一劃刷絲。用較粗的線條表現物象的輪廓,用細線、細點表現物象的細部和層次,具有寫實風格;其三,在藝術效果方麵,無論是表現人物,還是表現花卉,已達到戧劃與繪圖渾然一體的效果。

        雕漆的興起是宋代漆器發展的一個突出成就。盡管文獻記載唐代已有雕漆工藝,但確切的實物卻至今未見。目前,所見最早的雕漆實物是宋代的作品。雕漆是在已做好的木胎上層層髹漆,待達到一定厚度時再按所需圖案雕刻出花紋,具有層次分明、主題突出的浮雕效果。因所雕漆色的不同,雕漆又分為剔紅、剔黃、剔彩、剔綠、剔黑、剔犀等若幹品種。雕漆的出現雖然比較晚,但卻後來居上,成為唐以後漆器的主要品種。宋代雕漆目前隻見剔黑、剔紅和剔犀三種。

        剔者,雕也。剔黑,即雕黑漆。目前,國內還沒有一件宋代剔黑作品,但在日本卻收藏有數件傳世宋代剔黑漆器。比較典型的是日本文化廳收藏的一件珍貴的宋代剔黑嬰戲圖盤。醉翁亭剔黑盤,兩盤的刀法相同,花紋凸起不高,與漆層肥厚的元代雕漆異趣,均為南宋時的雕漆。

        剔紅,即雕紅漆。北京故宮博物院收藏的一件剔紅桂花圓盒,被有的學者定為南宋時期的作品。該作品的年代還有待於進一步的考證和研究。美國紐約大都會博物館陳設有一件宋代剔紅人物葵瓣式盤。該盤口徑約50厘米左右,應是已發現的宋代雕漆中最大的一件。目前考古所發現的宋代雕漆,主要是剔犀。剔犀也是雕漆的的一種,與剔黑、剔紅所不同的是它的裝飾手法具有相對的獨立性。       剔犀工藝的做法是用兩種或三種色漆,先在胎骨上用一種色漆刷若幹道,積成一個色層,再換一色漆刷若幹道,有規律地用兩種或兩種以上色層達到一定厚度,再用刀雕刻出雲紋、回紋、卷草紋等,在刀口的斷麵顯露出不同的色層。因此,剔犀能夠取得比純色雕漆更富於變化的裝飾藝術效果。剔犀雖然屬於雕漆範疇,但這種工藝隻是以雕刻線條簡練、流暢大方的的雲紋、回紋等為主,並不雕刻山水人物、花鳥魚蟲等。關於剔犀漆器出現的時間,雖然有人認為始於漢代,但目前考古發現最早還是宋代的剔犀作品。

       在宋代,還出現了器表連續髹兩種色漆和推光髹漆工藝。在唐代及其以前的漆器的表麵除彩繪外,要麼髹成紅色(包括棕紅、暗紅等),要麼髹成黑色(包括褐、棕褐等),在武漢市十裏鋪北宋墓出土的漆器文物,表麵連續髹紅、黑兩種色漆,鋥亮如鏡,幾乎看不到疵點,說明當時已采用從粗磨、細磨到沾水(或油)打磨等多道磨製工序,顯示出高超的推光工藝水平。

       在漆器生產方式上,宋代不僅官方專設機構管理漆器生產,而且民間漆器作坊日漸興盛,遍及各地。私營漆工坊與官營漆器製造作坊的賞賜和調撥體係形成鮮明對照,成為驅動中國古代髹漆工藝向多樣化方向持續發展的兩個不可缺少的車輪之一。北宋首都汴梁、南宋首都臨安等地,都是漆器生產的集中之地,宋元時期的嘉興、溫州、江寧等地也是其著名產地。當時的“浙漆”號稱“天下第一”,其中溫州漆器最負盛名,所產漆器遠銷到常州、武漢、淮安等地。

        由於漆器工坊生產規模日益擴大,出於市場競爭的需要,漆器產品還往往題刻年款、產地、店鋪名或製作工匠姓名,商品化特色更加濃厚。各種專業性的漆行和店鋪應運而生,在大城市中設有分工很細的“行”、“鋪”。據宋孟元老在《東京夢華錄》記敘,汴梁城裏遍見“溫州漆器什物鋪”,《夢粱錄》也記載當時臨安開設漆行和漆店。南宋的杭州,不僅有著名的“漆作”、“戚家犀皮鋪”、“遊家漆鋪”、“溫州漆鋪”等,還有以漆器命名的地名,如著名的“李官人雙行解毒丸”就設在“漆器牆下”。《清明上河圖》中對漆店的描繪,形象地反映了這一曆史情景。在宋代官辦邊境貿易場所——榷場,也有漆器交易。《宋史·食貨誌》載曰:“西夏至景德四年於保安軍置榷場,以香藥、瓷、漆器、薑、桂等物易蜜、蠟、麝臍、毛褐等。非官市者,聽與民交易。入貢之京者,縱其為市。”可見漆器已作為商品在民間普遍使用。

(二)宋代漆器的考古發現

         宋代漆器生產主要在南方,並形成了溫州、杭州等漆器製作中心。目前人們所見宋代漆器的傳世品很少,大都是出土器物。

1)河北巨鹿。1925年,河北巨鹿故城出土了北宋大觀二年(公元1108年)的一件黑漆殘器底,其上有朱漆草書“辛大郎祖鋪”字樣。

2)浙江杭州。1953年7月至8月,在杭州西湖老和山清理了四座小型宋墓,出土了九件漆器。有三件漆碗、一件漆盤、一件漆棒、兩件漆盒、兩件漆奩。

3) 江蘇淮安。1959年11月,南京博物院在江蘇淮安西南六裏的楊廟鎮清理了五座宋代墓葬,出土了漆器七十五件。這些漆器的顏色以黑色為主,醬紅色較少,但有一部分是內黑外紅或內紅外黑的。凡底部和外部有文字的地方全部髹黑色,文字用紅色。淮安宋墓出土的漆器有文字的達十九件,這些文字記錄了製造漆器的時間、地點和工匠姓名。

4)湖北武漢。1965年11月,在武漢市漢橋區十裏鋪發現的北宋墓葬中出土漆器十七件,均為木胎,胎較薄。

5)浙江瑞安。1966年底到1977年初,對浙江瑞安縣仙岩北宋慧光塔進行了清理,發現一批寫經、刻經、舍利函等重要文物。

6) 福建福州。1975年,福州市第七中學在該校擴建操場時發現一座三壙並列的宋墓,出土漆器有漆奩、漆粉盒、髹尺、漆纏線板和漆鏡架共七件。

7)江蘇金壇。1975年7月,在江蘇金壇發現一座南宋墓葬,出土有兩件雕漆扇柄。

8) 江蘇沙洲。1977年,在江蘇省沙洲縣常豐河工地上發現一座宋墓,出土有兩件包銀竹胎漆碗。

9)江蘇無錫。1977年,在江蘇無錫市郊發現兩座宋墓,出土有漆尺、漆盒、漆缽等。

10) 江蘇武進。1977年到1978年春,在江蘇武進縣村前公社清理了一批南宋墓葬,出土有不少漆器。

11)江蘇常州。1982年6月,在常州市北環新村發現土坑木槨墓一座,出土了一批宋代漆器。

12)浙江杭州。1982年7月,在杭州市北郊宋代墓葬中出土漆器十件。

13)四川彭山。1982年,在四川彭山南宋虞公著夫婦合葬墓中出土了一件朱漆雕花圓盒蓋。

14)江蘇無錫。1986年11月,在江蘇省無錫市南門發現兩座宋代墓葬,出土有一批漆器。

15)福建福州。1986年,在福州市茶園山南宋墓中出土了五件剔犀漆器。

 

 花瓣式漆盤 北宋
盤徑16.7cm 通高3.1 cm
1965年武漢市漢陽區十裏鋪一號墓出土

湖北省博物館藏
  盤口外撇呈六瓣花形,弧腹平底。內外髹褐色漆。
 

描金堆漆舍利寶幢 北宋

蘇州瑞光寺出土

浙江省博物館

        舍利存放在描金堆漆兩重木函之中。黑色外木函正麵有兩排白漆楷書“瑞光院第三層塔內真珠舍利寶幢”。寶幢主體用楠木構成,分須彌座、佛宮、刹三個部分。須彌座呈八角形,上有一條滿身綴珠如銀鱗的九頭龍。佛宮在須彌山的頂端,宮外有八大護法天神。宮中為碧地金書八角經幢,分別以真、草、隸、篆書陰刻填金七佛之名及梵語“南無摩訶般若波羅密”經幢中間,是一隻用來供奉舍利子的淺青色葫蘆形瓷瓶和兩張雕版印《大隋求陀羅尼咒經》安置其中。幢頂置有金銀雕纏 枝紋佛龕,一尊通體描金的木雕佛祖像趺坐其間。殿頂設漆龕,內盛金質寶瓶。其上罩八角形金銀絲串珠華蓋,分別有鎏金銀絲編小龍八條為脊。華蓋上部為刹。刹頂是一顆大水晶球,球兩側用銀絲纏繞,亮光閃閃。

  寶幢通體髹棕色漆,棕地上或以堆漆法飾出菊花纏枝紋,或施工筆描金繪出人物圖案,線細如遊絲,工整流暢。函蓋用棕色漆堆出纏枝菊花圖案,點綴小珍珠作飾物,四麵立牆用金粉繪出白描人物各一幅;函底座四角用棕色漆堆出菊花纏枝紋,中間壺門內堆出形態各異的神獸。底座上的狻猊、寶相花、供養人員是用稠漆堆 塑裝飾的典範。真珠舍利寶幢造型之優美、選材之名貴、工藝之精巧都是舉世罕見。製作者根據佛教中所說的世間七寶,選取名貴的水晶、瑪瑙、琥珀、珍珠、檀香木、金、銀等材料,運用了玉石雕刻、金銀絲編製、金銀皮雕刻、檀香木雕、水晶雕、堆漆雕塑、描金彩繪、穿珠等十多種特種工藝技法精心製作。僅珍珠就有四萬餘顆。器內金書銘文,漆地上金線描繪飛天、花鳥,運筆流暢,漆液和金粉的調製工藝,已經完善到有規可循,為宋代最精致的描金漆器。

描金堆漆經函(外函、內函) 北宋
外函:長40cm 寬18cm 高16.5cm 內函:長33.8c m寬11cm 高11.5cm

浙江省瑞安縣慧光寺塔出土

浙江省博物館藏

     描金堆漆經函外函
        1966年浙江省瑞安縣慧光塔出土漆器中,有內外套合的經函一套。此函為外函,木胎,盝頂,下有須彌座,通體髹棕色漆,漆堆出供養菩薩、神獸、飛仙、花卉等,並嵌小珍珠。在漆地上用金筆描繪飛天、花鳥、鼓,琶、排簫等樂器,線描精細,堆漆工藝高超,此函反映了北宋早期髹漆工藝水平。據建塔施主題記,知此函為永嘉嚴士元所舍。函底有金書一行,已模糊不清,僅“大宋慶曆二年”等字依稀可辨。此函當為溫州製品。
  描金堆漆經函內函
  此經函乃內外一套經函中的內函。木胎,通體髹朱漆,除函底外,均工筆描金。頂部繪雙鳳紋圍花三個,四壁繪六瓣形鳥紋八圍,花卉為地。下部須彌座上設壺門,壺門內飾嫩芽形裝飾,以十字形葉片為地。由於內函放置在外函內,保存完好。
        此函製作年代有據,為北宋慶曆年間早期製品,是一件北宋早期描金漆器的實例,乃北宋漆器中之珍貴品。

堆漆寶篋印經塔 北宋早期
殘高19.3cm    麵寬12cm

浙江溫州北宋白象塔出土

浙江省溫州博物館藏
  此塔為方形,由基座、塔身及頂三部分組成。中空,頂部略凸,中央刻十二瓣蓮紋。塔刹已損,四角作蕉葉形插角,高7.5厘米,正麵刻佛傳故事,背麵刻佛三身。塔身四麵各鏤刻券門,門楣刻西番蓮紋,門內鏤刻佛傳和佛本生故事。四角作倚柱,柱頭各刻金絲鳥一隻。基座呈扁平狀須彌座,每麵鏤刻佛像四身,均結跏跌坐。胎係山麻幹粉拌油脂等物塑雕而成,外塗以漆,呈褐黑色。漆層甚厚,光澤度好,且與鏤刻相結合,反映了北宋時期溫州漆器精湛的工藝水平。
 

  • 1
  • 2


  • 版權所有@中國傳統漆器文化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