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綜合信息 漆器歷史 漆器工藝 科技保護 名品欣賞 學術研究 學術著作 考古出土 關於我們 友情鏈接
滾動信息:
站内搜索
漆器歷史
兩晉漆器

(一)兩晉北魏漆器的特點

       東晉時期,民間製作漆器不僅要得到官府的批準,而且還有嚴格的製作工藝規範,並需要在漆器上朱漆題款,書寫工匠姓名和製作年代。這一時期,髹漆工藝也有不少創建和富有時代特征的成就:

       (1)密陀僧的應用。在生漆中兌製密陀僧,這是中外文化技術交流的結果。密陀僧即黃丹,源於波斯,常用作黃色顏料,其化學成分是氧化鉛,隨著絲綢之路進入中國,密佗僧製漆技術的出現,不但豐富了漆器色彩,也提高了油漆幹燥性能,為後世夾紵造像和雕漆工藝的盛行開辟了道路。

       (2)夾紵造像始行。夾紵髹漆工藝始於戰國後期,在兩漢時用於製作夾紵漆器,幹漆夾紵造像正是在繼承戰國以來幹漆夾紵漆器的基礎上發展起來的,興起於魏晉南北朝,當時已能造“夾紵丈八佛僧”,高及層樓。這種佛像,比銅佛輕便,比泥佛堅固,便於裝在車上遊行,稱之為“行像”。夾紵造像技術的興起與佛教興盛的曆史背景有關,晉法顯《佛法記》中就稱於闐有夾紵造像。晉代著名藝術家戴逵、戴頤父子就是以善造夾紵佛像載名史冊的。夾紵造像工藝在初唐、中唐得到了進一步發展,晚唐武宗會昌毀佛以後逐漸衰落下去。夾紵造像技術是漆器製造結構上的大突破,由於一件模具可製作若幹件,外形多變,解決了佛像設計規範化的難題。

       (3)綠沉漆發明。在東晉時期,在漢代灰綠漆的基礎上研製成功了綠沉漆。這種暗綠色的漆,靜穆深沉,猶如沉入水中而得名,可惜現在已經失傳,惟有史書記載。《書經》中記載王羲之得到友人贈送的髹綠沉漆竹管的毛筆,十分喜愛,竟認為比得到金寶雕琢的筆還要名貴;南朝劉宋時期,廣州刺史韋郎作“作綠沉銀泥漆屏風二十三床”,卻因此招致許多大臣的指責。由此可見綠沉漆在上層社會中的特殊身價。

       (4)斑紋漆出現。斑紋漆是用數重色漆交混而產生斑紋的漆器,或用一單色漆在塗層中顯露出深淺不同的斑紋。斑紋漆的出現是髹漆工藝史上的一大突破,它充分表現了漆的融合性和流變性,並由此繁衍出了千變萬化的彰髹藝術。

       (5)素髹漆器興起。說明漆藝裝飾開始走向理性,符合時代風範。

       (6)漆木家具流行。漆器工藝中的各種技巧都用來裝飾家具。南朝梁簡文帝寫的一篇《書案銘》,稱讚一張書案的做工:“刻香鏤采,纖銀卷足,漆花曜紫,畫製舒綠……”可見這張書案已經融合運用了七寶鑲嵌、金銀鑲嵌、綠沉漆髹飾等多種結合的工藝,顯示了漆藝精巧奇絕的裝飾特色。

(二)兩晉北魏漆器的考古發現

       兩晉時期,瓷器開始在日常生活中占據主導地位。漆器的考古發現雖然很少,卻也在南北不同地區都有所發現。其主要有廣州西北郊、江蘇南京東晉墓,江蘇江寧六朝早期墓、遼寧朝陽、新疆地區以及江西南昌等。

       1997年,南昌出土六座東晉墓葬,出土漆器二十六件,為了解晉代漆器提供了難得的資料。這批漆器的類型有奩盒、平盤、耳杯、攢盒、憑幾、箸、匕等。尤其精美的是彩繪宴樂圖漆平盤、彩繪巡遊圖漆奩,用色豐富,有紅、黑、灰綠、黃、黃、橙等色,人物線條飄逸流暢。雙耳漆托盤、扇形漆攢盒則是晉代新流行的漆器品種。

        關於南北朝時期的漆器,考古發現很少,很難全麵地考察和分析。目前所知這一時期最主要的發現是山西大同北魏司馬金龍夫婦合葬墓出土的漆屏風和寧夏固原北魏墓中出土的漆棺板。

朱漆“吳氏槅” 西晉
長26cm 寬18.3cm 高5cm

1974年南昌市晉墓出土

江西省博物館藏
  薄木胎,槅檔微殘,口沿處有蓋槽,平麵呈長方形。內分七方格:四角有四個對稱小方格;中央分三個方格,有一大格,另兩格大小相同。槅底、槅底足四角及口沿處施黑漆,槅內及四側中部施朱紅漆。有足,其底足四邊各挖有三個弧凹。槅底中央有“吳氏槅”三字。

彩繪宴樂圖漆盤 東晉
口徑25.5cm    高3.6cm
  木胎,平沿、淺腹、大平底,口沿,外壁及底髹黑漆,並飾以朱紅弦紋、 圓點紋。內壁朱紅地,並飾兩道黃色連珠紋及圓點紋;內底在朱紅地上以紅、黃、黑、灰綠等色彩繪畫人物、車馬、瑞獸及鉤線紋等。圖案以中間兩組人物為中心, 其中一組為一紅衣長髯老者作迎接狀,其後為一頭係冠冕、身著華麗服飾、手搖羽扇的貴婦在侍女簇擁下出迎貴客,一侍女在前引路,一侍女手撐華蓋,一侍女跟從。另一組為綠衣老者琴瑟歌樂,神態怡然,其左側紅衣老者手捧托盤,旁邊侍女側立。在圖案的上方還有一少年公子駕著車馬帶領一名侍從出巡遊樂,圖案下方為四名手捧托盤相對而立的侍從及”一孩童。圖案的周邊及中間還飾有垂幢、鹿、龜、瑞鳥、鍾鼎等。整個圖案繪有人物二十人。描繪手法采用黑色勾線鐵線描,再平塗渲染,設色濃淡有致,人物麵部較圓滿,表情生動自然,刻畫栩栩如生,表現了宴飲歌樂一幅太平景象。

彩繪出巡圖奩 東晉
直徑25cm    高13cm
1997年南昌火車站東晉紀年墓出土

江西省南昌市博物館藏
  圓形、直壁,內壁髹紅漆,外壁上下髹朱紅漆。上部呈帷幔狀,下部綴朱紅連珠紋一周,中部黑漆地,車馬人物以紅、赭、金三色勾勒,點染,人物形態各異,體態豐腴。層次豐富,立體感強。畫麵分三組,每組車馬人物的繪製風格基本相同,繪有二車二馬十七人。
     這件漆奩上的彩畫,其作風和表現手法比之東漢末“彩篋繪孝子故事畫”更富有變化,筆法更趨流暢。雖然此漆畫出之漆工之手,而卻頗具西晉以來畫風。

 彩繪故事人物圖屏風(部分) 北魏
每塊約80cm寬約20cm

陝西省大同石家寨北魏司馬金龍墓出土

陝西省博物館、大同市博物館分藏
  1966年出土於山西大同石家寨北魏司馬金龍墓中。墓主司馬金龍世代為北魏顯宦。此墓出土的漆屏風,較完整的有五塊,兩麵皆有漆畫,一麵保存較好,色彩鮮豔,另一麵剝落嚴重,色彩暗淡。每麵漆畫均分上下四層,每層高19厘米至20厘米,均有榜題與題記,榜題和題記是在朱漆上髹黃再墨書,乃北魏傳世之墨跡。屏風漆畫的題材來自劉向《古列女傳》等漢代文獻, 其繪畫風格頗近似傳為顧愷之的《女史箴圖》,用筆連綿不斷,大有“春蠶吐絲”之風韻,顯得悠緩自如,其設色渲染合宜, 人物也悟對通神, 表現得惟妙惟肖, 尤其是畫中女子的身姿動態的描繪, 既能體現其身份特征又各富個性。因為此漆畫以紅漆為底色, 繪師都用黃、白、青綠、橙紅、灰藍等覆蓋力強的色彩來繪製, 所以顯得富麗精致, 體現了漆畫藝術的深沉魅力。

 

 

 

  

 

 



版權所有@中國傳統漆器文化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