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綜合信息 漆器歷史 漆器工藝 科技保護 名品欣賞 學術研究 學術著作 考古出土 關於我們 友情鏈接
滾動信息:
站内搜索
漆器歷史
漢代漆器

(一)漢代漆器的特點

        漢代漆工藝在繼承戰國和秦代傳統的基礎上,又向前邁進了一大步。從出土的漢代漆器考證來看,數量之多、品種之全、工藝之精、生產地域之廣,都達到了前所未有的水平,漆器製作規模日趨增大,據《鹽鐵論·散不足》記載:“一杯棬用百人之力,一屏風就萬人之功”,可見當時的規模。在漢代宮廷,達官顯貴和地方豪富大賈的生活中,精美的漆器是財富和身份的象征,為了滿足生活享受的需要,不惜以大量人力、物力、財力製作漆器。西漢前期的漆器在安徽、山東有重要發現,而地處偏遠的廣西也開始大量生產漆器,這都說明當時各地的髹飾工藝正在交流融彙。這一時期的漆器已沒有戰國時的地域風格,各地風格趨於一致,數量增多,尤其到了西漢晚期,漆器生產已遍布全國各地,除了賞賜和流通外,最主要的原因是漆器產地的增多,從而使漆工藝的發展達到了空前的繁榮。

         東漢,隨著中央集權勢力的削弱,官辦手工業相應減少,再加之瓷器的興起,漆器製造業出現了衰落的趨勢,從考古發掘的情況證明,東漢後期的漆器較前期減少。東漢以後,形成了三國鼎立,漆器製造業走向衰落。

         漢代的髹漆器物,包括鼎、 壺、鈁、樽、盂、卮、杯、盤等飲食器皿,奩、盒等化妝用具,幾、案、屏風等家具,種類和品目甚多,但主要是以飲食器皿為主的容器。另外漆器還增加了大件的物品,如漆鼎、漆壺、漆鈁等,並出現了漆禮器,以代替銅器。漢墓出土還有漆棺、漆碗、漆奩、漆盤、漆案、漆耳杯等,均為木胎,大部為紅裏黑外,並在黑漆上繪紅色或赭色花紋。

          從目前所見實物來看,漢代漆器有木胎、夾紵胎、竹胎、金屬胎、陶胎、牙骨胎和皮胎等。其中占主要的是木胎和夾紵胎,其餘都很少見。製作方法有刮削、剜鑿和卷製三種。

          漢代漆器的裝飾工藝主要有如下幾種:

1.漆繪:用生漆製成半透明的漆液,加上各種顏料描繪於已經塗漆的器物上。在有花紋的漆器中,漆繪占絕大多數。一般是在黑漆地上描繪紅、赭、灰綠色漆,也用少量在紅漆地上描繪黑色漆的,色澤光亮,不易脫落。鼎、盒、鍾、鈁、盆、盤、案、耳環等漆器上的花紋大多是漆繪。

2.油彩:是用朱砂或石綠等顏料調油(可能是桐油),繪描於已塗漆的器物上,見於奩,幾、屏風等器物。在一些精致的漆器上則係髹黑褐色漆為地,再在漆地上貼金箔(加適量銀粉,稱清金箔),然後油彩描繪。色有紅、黃、白、金、灰綠等色。金色顏料似為黃銅,已部分鏽化為孔雀藍。這種油彩,因其中的油脂年久老化,所以極易脫落。

3.針刻:用針尖在已經塗漆的器物上刺刻花紋,稱為“錐畫”;有的器物在刺刻出來的線縫內填入金彩,產生了類似銅器上金銀錯的花紋效果。

4.金銀箔貼:用金箔或銀箔製成各種圖紋,貼在器物的漆麵上,呈現了類似“金銀平脫”的效果。紋樣的特點是細致而流利。

5. 堆漆裝飾法:長沙發現的西漢大墓漆棺上的花紋,都是用濃稠的厚顏料堆起,四壁上的渦紋和花紋上的邊線,都是用特製的工具將厚顏料擠出作為鉤邊線和渦紋,高出一層顯出浮雕效果,“識紋隱起”係屬堆漆技法之一,這是前所未有的重大發現。在兩千年前就創造出這種堆漆的表現技法,說明漢代的漆藝已極精妙。

         除此還有以下幾種較為突出的裝飾技法:

1.金箔片貼花:在長沙、蒙古和朝鮮北部古樂浪等處都發現有用金箔片製成的各種裝飾花紋的漢漆器殘片。其中人物類有駕車的、騎馬的、騎龜的、負弩的,奏樂的、舞蹈的、表演雜技的、及人形怪獸等。動物類有虎、兔、牛、馬、豬、羊、飛禽及獅負猴等。團花紋類:有長條形、三角形、圓形等,並在其上可壓精細菱格紋及渦卷紋,線條優美,技法精妙。黑地金花,更顯華麗。

2.鑲嵌:用銀銅薄片,在鈿飾之處,刻成四葉蒂形紋,鑲嵌在器蓋的中心化為裝飾,有的還有四葉紋中鑲上玻璃珠和金銅帽釘的,並有蒼玉鑲嵌和彩繪相結合的裝飾法,更見華麗,這類高貴的裝飾法,為唐代平脫和明代百寶嵌創造了範例。

3.彩繪與金銀鈿相結合的裝飾法:彩繪漆器的邊緣或器型中配合金銀色的鈿器,互相襯托對比。還有朱盒彩繪,使色彩更加燦爛輝映。

4.玳瑁裝飾:樂浪出土的漆盒,有利用斑紋美麗質地光滑的玳瑁片作為漆器裝飾。這種善於利用自然界美麗物質來豐富漆器的裝飾,可以看出工匠們的聰明智慧。

       西漢中期以後,流行在盤、樽、盒、奩等器物的口沿上鑲鍍金或鍍銀的銅箍,在杯的雙耳上鑲鍍金的銅殼,這便是所謂“銀口黃耳”或“扣器”。有些漆器如樽、奩和盒的蓋上常附有鍍金的銅飾,有時還鑲嵌水晶或玻璃珠。

       漢代漆器的紋樣以流雲紋、旋渦紋、變形蟠蠡紋、菱格紋和飛禽走獸辟邪為主,色彩多為紅黑二色相間,或用朱、青,或用朱、金彩繪,強烈大方。人物畫多一孝子故事和神仙羽人為當時的題材,有的描繪神仙或飛廉,並配以鳥獸在流雲中奔馳之狀。線條流動,有如行雲駕霧遨遊太空。這類題材與漢代墓室、享堂的畫像石、壁畫、畫像磚之類的題材大致相似。它同樣是一種神仙升天思想的反映。西漢前期的漆器,花紋富麗而繁複;東漢的漆器,花紋比較簡素。從西漢中期到東漢,少數漆器的花紋是神仙、孝子及其他以人物為主的故事畫。

       漢代漆器製作分工日益細密,生產組織嚴謹。官營漆器作坊承繼秦製,設有專門的官吏管理督造,生產管理製度日臻完善。據《漢書·貢禹傳》記載,僅廣漢郡一地,為金銀飾漆器生產就設立了三工官,每年費用五千萬錢。漆器製作督造嚴格,分工明確,漆器上還標明出產地名、年號及工匠名。許多出土的漢代漆器遺存,銘文記載十分詳細,如貴州清鎮平壩西漢墓出土的漆器銘文記錄了漢代官營漆器工場的分工與督造情況,督造官吏大致有工長、丞長、護工卒史等。一件漆器需經素工、髹工、上工、銅鈿黃塗工、畫工、渭工、清工、造工、供工、漆工等工序,從中可以看出漢代漆器工場生產規模之龐大、分工之細、工藝之精、管理之嚴。西漢官營漆器業所設置的這種係統而嚴密的組織和生產機構,保證了當時的髹飾工藝在戰國、秦代的基礎上,向縱深持續發展,中國髹漆工藝與漆器保護促使西漢漆器攀登上了中國古代漆藝文化發展曆程中的第一個高峰。

        對於漆樹的栽培管理模式,漢承秦製,生產規模進一步擴大,《金石索》卷五載有“漆園司馬”和“常山司馬”兩顆漢印,說明司馬已是由政府設立的一種專門管理漆園的官職。

       在春秋中葉以前,漆器手工業生產主要是一種“工商食官”製度,由官府控製,生產的產品主要是為了滿足貴族的需要。到了漢代私營漆器手工業迅速崛起。

(二)漢代漆器的考古發現

        漢代漆器先後在國內外眾多地點出土。例如:朝鮮、蒙古,中國的湖北、湖南、河南、廣東、廣西、貴州、安徽、浙江、山東等。現依地區和重點以及發現時間分別介紹如下:

1.湖北漢墓

1)1972年湖北雲夢大墳頭1號漢墓出土了隨葬漆器八十一件。器物有圓盒、盂、盤、壺、耳杯盒、耳杯、鳳形勺、匕、圓奩等。

2)1973年湖北江陵縣的楚故都紀南城內發掘了九座西漢早期的土坑木槨墓,出土漆器二百六十餘件。器物有漆盾、耳杯、壺、奩、圓盒、盂、卮、盤、案、幾等。

3)1975年湖北江陵鳳凰山漢墓出土漆器二百多件。這些漆器造型品種也是多種多樣的,主要有漆奩,和大小長方形、正方形、橢圓形、圓形、馬蹄形等漆盒。還有耳杯,漆盤以及帶有銅環把的漆碗。漆器胎骨大件的是木胎,小漆盒係夾紵胎。器身都髹黑漆,用朱漆描繪花紋,大部分都較完整,花紋以卷雲紋、花草為主。中繪有鳳、鹿等動物,構成精美的畫麵。但紋樣較為鬆散,不像戰國時繁縟。從描繪筆法可以看出其繼承關係。大長方漆盒蓋內均用朱漆書有“程長卿”三字,字體係西漢隸書,根據各種出土文物考證,係西漢初期的遺物。

2.湖南漢墓

1)1963年長沙湯家嶺西漢墓出土有漆器數十件,大部分已腐朽而不能複原,其質地多夾紵胎。這批漆器多鑲嵌鎏金銅邊或金銀箔片,表麵裝飾繁複。

2)1972年湖南長沙馬王堆墓出土有漆器一百八十四件,全部保存完整,並且絕大部分光澤鑒人,完好如新。在已經出土的漢代漆器中,這是數量最大、保存最好的一批。

3.江蘇漢墓

1)1962年江蘇揚州七裏甸漢墓出土有漆器二十二件。

2)1974年江蘇揚州東風磚瓦廠漢墓出土有漆器七十餘件。

3)1973年江蘇海州西漢侍其繇墓出土了漆器三十八件。

4)1974年江蘇盱眙東陽漢墓出土了一批漆器。

此外在貴州、山東、安徽、四川等地發現的漢墓也均出土了漆器。

          

彩繪漆幾 西漢
長93.4cm 寬11.8cm 高7cm
湖南省長沙市望城坡古墳垸漢墓出土

長沙市文物考古研究所藏
  木胎。幾麵扁平,下立兩小曲蹄足。通體髹黑漆。幾麵四緣用朱、灰兩色繪鳥頭紋,中央先用灰色繪出雲氣紋,再用朱色勾勒邊緣,點綴加重,顯得舒展流暢,富有層次。小曲足上亦朱繪線紋。

彩彩繪漆食案 西漢
高5cm 長78.5cm 寬46.5cm
長沙市馬王堆1號漢墓出土

湖南省博物館藏
   斫木胎。長方形,平底,底部四角有高僅兩厘米的矮足,案內髹紅、黑漆地各二組,黑漆地上彩繪紅色、灰綠色雲氣紋。內外壁黑漆地上繪紅色雲氣紋。器底髹黑漆,紅漆書“(車+大)侯家”三字。出土時,案上放著五個盛著食物的小漆盤、兩個酒卮和一個酒杯。盤上放串肉的竹串一件,耳杯上放竹筷一雙。漆案上的擺設,反映了漢代的分餐製。

雙層九子奩 西漢

高20.8cm 口徑35.2cm

長沙市馬王堆1號漢墓出土

湖南省博物館藏
   蓋和壁為夾紵胎,底為斫木胎。器分上下兩層,連同器蓋共三部份。器表髹褐色漆,再在漆上貼金薄,金薄上施金、白、紅三色油彩雲氣紋。上層放手套三副,絲綿絮巾、組帶、 “長壽繡”絹鏡衣各一件。下層底板厚五厘米,鑿出深三厘米的陽槽九個,槽內放置九個小奩。小奩均為夾紵胎,器表在黑褐漆地上用金、白、紅三色油彩繪雲龍紋。盒內裝有各種化妝和梳妝用品。

                                                            

 博具 西漢
高17cm 長45.5cm 寬45.5cm
   這套博具包括博具盒、博局、黑白象牙棋子各六顆,二十個直食棋,筭四十二根及象牙削和割刀各一件,是迄今發現的最完整的博具。博具盒為木胎,止方形,由底和蓋合成,裏髹紅漆,外髹黑漆,錐畫飛鳥紋、雲氣紋,其中又用朱漆勾點紋。博局木胎,正方形,髹黑褐漆,上錐書雲氣、飛鳥、奔鹿等鳥獸紋,並用象牙條嵌成方框、十二個曲道和四個飛鳥圖案。

                                                                     

 漆劍鞘和漆角質劍 西漢
長78.8cm
  劍為角質,明器。劍鞘髹黃褐色漆,尾端髹黑漆。劍柄髹黃褐漆和黑漆。

  

 銀釦雲氣紋漆卮 西漢
高14cm 口徑12.2cm
  夾紵胎。蓋有銀扣和銀柿蒂形鈕座。器身有三道銀扣。近口沿處有一塗金銅扣,底有三個塗金銅蹄形足。器表以黑漆為地,朱漆彩繪幾何紋。

錐劃三角形漆壺 西漢
高14cm 弧長10.5cm 邊長6.7cm
  錐畫幾何紋,外壁上下邊飾針刻平行雙線紋,內填直線紋。

    

  • 1
  • 2


  • 版權所有@中國傳統漆器文化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