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綜合信息 漆器歷史 漆器工藝 科技保護 名品欣賞 學術研究 學術著作 考古出土 關於我們 友情鏈接
滾動信息:
站内搜索
漆器歷史
漆器的產生

      “漆之為用也,始於書竹簡,而舜作食器,黑漆之,禹作祭器,黑漆其外,朱畫其內,於此有其貢,周製於車,漆飾愈多焉,於工之六材,亦不可缺(闕),皆取其堅牢於質,於其廣彩於文也。……呼呼,漆之為用也其大哉!……於此千文萬華,紛然不可勝識矣。”

        在遠古時代,人類會用天然材料對破損、殘缺、斷裂的生產工具或生活用具進行黏結、修複利用。在先民們了解了漆的物性後,他們便開始會有意識地利用漆來加固破損、斷裂的生產生活用品,或用其來調和經過碾磨的顏料,用於塗布、標記、描畫。先是簡單地在地麵、岩洞、石頭、樹皮等上麵描摹出一幅幅樸實的圖畫,標記一個個符號,進而發展到漆與天然礦物顏料調和,“配製”成原始的髹塗性物質,用其髹飾器具、物品,因此,漆器的裝飾藝術隨著漆的利用而發端。

        隨著生產力的發展,為了滿足日常生活的需要,產生了各種烹飪器、飲水器、食物存儲器,從而逐漸製作出了竹木質、骨角質及至陶質的容器來。時至今日,人們已經無法確證世界上第一件漆器產品發明製作的具體年代,隻能根據極其有限的考古證據、典籍記載做出非常受限製的推斷,但可以肯定的是漆器的產生必然經曆了一個極其緩慢的演變過程。

1.古代史料考證

        在古代典籍中,關於漆之源考,記述漆器的文字寥若晨星,但透過零零星星的文字記載,我們還是可以窺見中國漆工藝發展源流中的一些蛛絲馬跡。

       《韓非子·十過》所雲:“堯禪天下,虞舜受之,作為食器,斬山木而財之,削據修之跡,流漆墨其上,輸之於宮以為食器……舜禪天下,而傳之於禹,禹作祭器,墨染其外,而來畫其內。”是目前所知中國漆的使用最早的文字記錄。這段“舜作食器”、“禹作祭器”的文字記載,揭開了中華生漆文化光輝燦爛的一頁,使我們可以將髹漆工藝的起源追溯到中國原始社會末期和夏代,為探索漆器工藝美術的發端提供參考依據;而“流漆墨其上”、“墨染其外,而朱畫其內”,說明在中國原始社會末期就已利用了漆的流動性和調和性,其髹漆手法采用“流”、“染”、“畫”等樸素的藝術形式製作漆器,漆器製作工藝雖說古樸,但已趨成熟。“觴酌有采”,“樽俎有飾”,“食器雕琢,觴酌刻鏤”,表明了漆器裝飾的多樣性及其文化特征。

        戰國時期莊周撰寫的《莊子·人世間》有:“桂可食,故伐之,漆可用,故割之。人皆知有用之用。”說明春秋戰國時期,人們已經普遍認識到漆之功用,並采割生漆為我所用,也反映出當時的漆器手工業已經發展到了相當的水平。

      《周禮·地官司徒·載師》所雲:“唯其漆林之征,二十有五。”說明人類為了拓展漆源,已經開始人工栽培經營漆林,並征以高額賦稅;至漢時,漆樹的種植已非常普遍,在《史記·貨殖傳》所載:“木器髹者千枚……漆千鬥”,“陳、夏千畝漆。”說明漆樹已成片栽培,漆器生產頗具規模。生漆采割和漆器的製作很可能已經成為人們普遍而又經常性的生產活動了。

       《尚書•梓材》所載:“若作梓材,既勤樸斫,惟其塗丹腹。”這是我國關於製作漆器最早的文字記載。

2.早期出土實物考證

        世界上最早的漆器,是在中國發現的。1973年,考古工作者在距6500年的浙江餘姚河姆渡遺址第三文化層,發現的l件漆器存世之物——朱漆木碗,其後在第四文化層又出土了朱漆木筒,距今7500年。他們是目前世界上已知出土最古老的漆器遺存,由此可以說明漆器是中國的發明創造,是中國對人類的重大貢獻。朱漆碗造型美觀,漆碗口徑9.2-10. 6cm,高5.7cm,厚木胎,口部與腹部略殘,圓圈足外撇,腹部作瓜棱狀,而且內外均髹朱紅漆,色澤鮮豔。它的物理性能和漆相同。朱漆碗是中國漆器藝術曙光初現的標誌性器物,由此揭開了中國漆器製造史上光輝的一頁。它向世界昭示,至少在7000多前的遠古時代,我國先民就已經初步掌握了漆的使用技術和技能,標誌著中國在新石器時代,就已經有了漆器,已經進入生漆文化藝術發展的萌芽時期。從用朱漆來髹塗木碗的實物形態、製作工藝上判定,當時的人們已經利用了生漆的流動性和髹塗性,且已掌握了漆的調和功能和兌色技術,而在器物表麵之所以髹朱紅,隻是純碎為了裝飾功用,表達其審美情趣。平整光滑的漆膜表明所用的漆已經經過過濾,顏料經過粗略碾磨,顆粒均勻,雜質較少,反映出當時的漆工匠在製漆方麵已經達到一定水準,髹漆工藝經過長時期的進化,業已成為一種成熟的、高級的漆器營造工藝。

        1978年,在江蘇常州出土的距今6000年的馬家浜文化遺址中,出土有一件喇叭形器,上端塗成黑色,下端塗成暗紅色,有光澤,此外還出土有一些塗有漆的陶罐,直觀與現在的漆並無二致,是目前所知最早的以陶器為胎骨髹塗生漆的實物。在陶器上髹塗生漆,不僅增強了陶器的防水滲漏功能,更重要的是提高了陶器的裝飾性,顯露了遠古時代的人類對美感的追求和審美情趣的體驗。

         1959年,在江蘇吳江梅堰新石器時代末期良渚文化遺址中,發現有兩件彩陶,一件在燒製的黑陶器上用金黃、棕紅兩色繪出兩道弦間絲絞紋,另一件純用棕紅色,僅一道花紋。彩陶上用的彩繪原料經與漢代漆片和純屬陶器的仰韶文化彩陶、吳江紅衣陶進行化學對比試驗,結果發現與漢代漆片性能完全相同,而與仰韶文化彩陶、吳江紅衣陶不同。漆繪黑衣陶罐表麵先施一層稀薄棕色漆,然後在上麵用厚漆加繪金黃、棕紅色雙鉤網紋,網紋交接處斷開,表示層疊關係,繪製技術已趨成熟,這是漆工藝史上發現的最古老的彩繪漆器。

        1987年,在浙江餘杭瑤山良渚文化的祭壇遺址上,發現了不少的朱紅色的漆皮痕跡以及二百餘顆鑲嵌漆器的小玉粒,可見原有不少杯、碗等漆器隨葬,其中9號墓出土一件嵌玉的高足朱漆杯。雖然漆杯胎體已朽,但漆膜仍保持原狀,並顯露光澤,這說明良渚人已經利用了生漆的黏結力,將品質純正、色彩晶瑩的白玉鑲嵌在紅色的漆杯之上,使之相映成趣。它不但是我國迄今為止發現的最早運用鑲玉的漆器,而且開後世青銅器鑲嵌之先河,凝結了中華民族的聰明才智,是良渚人在漆器製作工藝方麵不懈探索的結晶,代表了五千年前,中國原始社會末期良渚漆器的高超水平,這也說明了我國漆器製作工藝在原始社會末期亦趨成熟。

        根據上述的考古發現推測,長江下遊的江浙地區,很可能是漆工藝的搖籃,此後,逐漸擴展到黃河流域等地。由於生產力的低下,髹漆藝術的發生經曆了一個相當緩慢的發展階段。

 

 



版權所有@中國傳統漆器文化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