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綜合信息 漆器歷史 漆器工藝 科技保護 名品欣賞 學術研究 學術著作 考古出土 關於我們 友情鏈接
滾動信息:
站内搜索
漆器工藝
少數民族漆藝

       當漢民族聚居地區漆藝民具需求量迅速萎縮之時,少數民族聚居地區的漆藝民具,仍然生氣勃發。漆藝民具沒有陳設漆器錯彩鏤金的美,卻一掃陳設漆器玩弄材料技藝的弊端,突出實用功能,造型洗練,工藝簡易,情感沉摯,質樸動人。那蘊含其中的生命熱情和永無休止的創造力,是少數民族漆器煥發藝術光彩的關鍵。

(一)流傳有緒的彝族漆藝

       我國西南邊陲彝族聚居的地區,大小涼山峰巒疊翠,原始森林浩瀚無邊。山高林深,環境封閉,使彝族的本元文化凝固至今。據傳,彝族漆器為狄一夥普創造,流傳至今已一千六百餘年,現在,四川涼山彝族自治州家家使用漆器。

  1.工藝和藝術特色

       彝族漆器胎骨取自當地天然材料木、角、皮、竹。食器如杯、壺、盤、碗、盒等,多以木材製胎;武裝用具有鎧甲、盾牌、護腕、護膝、弓箭、箭筒、馬鞍、馬鞭等,多以牛皮製胎。木胎的成型方法,有車旋、砍鑿兩種。牛馬皮經過水浸、火烘以後,蒙在木楦子上定型,用刀修整以後,塗漆彩繪。其髹飾方法接近中原原始社會墨染朱畫的簡單工藝:米湯調和鍋煙灰染黑胎骨,不做漆灰,直接在胎上髹塗生漆。漆不精製,漆膜粗糙。然後,用桐油加石黃、朱砂調配成黃漆、紅漆,用山羊胡子作筆,在粗糙的黑色漆膜上描畫,有的還鑲上金銀邊,有的嵌入磨光的骨珠,有的用金屬粉末調漆堆出圖案。

       彝族人民至今保留著席地而坐的習慣,漆器審美直追彩陶,食器造型與彩陶青銅時代的缽、豆、敦接近,比陶器更能適應遊牧為主的生活。彝族人以黑色象征崇高威嚴,紅色象征火、勇氣和熱情,黃色象征太陽和希望。他們將日月星辰、山川林木、鳥獸蟲蛇抽象為點線,組合成四瓣花、六瓣花、卷雲紋、放射紋、八瓣紋等圖案繪於漆器,圖案簡樸剛直,色彩對比強烈,線條拙重有力,風格粗獷強悍。彝族漆器是西南少數民族堅韌勇敢、吃苦耐勞習性和質樸原始審美趣味的物化,是彝族人民思想感情、生活習慣的凝聚和積澱。

(二)其他少數民族的漆藝

       藏族聚居於我國西北青藏高原以及川北、甘南地區,漆藝被廣泛用於生活用具、喇嘛教用具以及儺戲麵具上。生活用具如奶茶碗、酥油盒、糌粑盒等,多以木材車旋而成,漆籃以竹篾編製而成。其外壁或以朱、黑二色漆髹為間隔的色帶;或在紅、黑漆地上貼金成金色環帶,環帶上刻細紋後,罩以油光漆;或在紅、黑漆地上描以金色圖案;或外壁通體髹金,刻細紋後罩油光漆。其漆色大抵為朱、黑、金三色,其上裝飾大抵非描即刻。儺戲麵具則以木材雕鑿或以夾芝法成型,然後以五彩織物裝飾,表情崢獰,漆色粗獷濃豔,其傳達出的生命活力,遠在漢民族漆器之上,堪稱原始藝術的活化石。四川阿壩州羌族、貴州苗族等,也有儺戲漆麵具的創作。物館陳列有數以百計的少數民族儺戲漆麵具彌足珍貴。

       雲南是我國多民族聚居的地區。生活於西雙版納的傣族人民,在竹籃、竹編盆、竹編食盒、竹編飯桌上髹漆,黑漆地刻細紋再填漆作為裝飾。傣族文化與緬甸、泰國文化同屬大湄公河文化圈,生活習俗接近,緬甸至今流行這種黑漆地刻細紋再填漆的工藝,日本漆器業音譯為“藥醬”。思茅佤族人民用藤條繞作足箍、腰箍,其上髹漆,套於腳踝或腰上作為裝飾,並防風濕;大理白族自治州有用椰殼胎雕刻漆器習慣;普米族人、傈傈族人和摩梭人也製作髹漆器物。

       我國湘西、鄂西是土家族聚居的地區。土家族酷愛用金漆木雕裝飾建築和家具,外至木質窗戶,內至大床、洗臉架等,往往浮雕、鏤雕出人物故事,髹漆再加貼金,五官、動態、比例都加以誇張,形象生動有趣,刀法粗獷簡練,極富裝飾趣味。筆者在皖、浙、贛鄉間也看到金漆雕點綴於民居隔扇門絛環板或是小型器皿上,不似土家族髹漆用具這樣鋪天蓋地,紅金相映,喜氣洋洋,民間原生態保存比較完整。湘西苗族還用牛角髹漆,撒銀粉成龍鳳圖案,罩漆研磨為酒杯,每有客人來訪,主人必立於門口舉杯相迎,客人接杯一飲而盡,才可以進入主人居室。

       西北遊牧民族的漆藝民具,往往適應遊牧生活。哈薩克人用皮胎髹漆製成水壺,以適合馬上生活的需要。他們還在木碗、木勺、木盤、馬奶盆、搗馬奶杵子上繪簡樸的黑花,如花草、動物和線紋、角紋,塗透明漆,審美樸素爽利。維吾爾族人、蒙古族人用木材剜胎,髹漆描金,製成盒、罐等日用器具。

 

 

 

 

 



版權所有@中國傳統漆器文化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