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綜合信息 漆器歷史 漆器工藝 科技保護 名品欣賞 學術研究 學術著作 考古出土 關於我們 友情鏈接
滾動信息:
站内搜索
漆器工藝
中南、西南漆藝

       我國以成都、重慶為代表的中南地區,以貴州為代表的西南地區,以宜春、鄱陽為代表的贛南地區,地理條件封閉,少受東洋、西洋八麵來風的影響,漆器如瓶、盤、盒、糖缸等小件器皿,緊扣實用,不拘程式,較其他地區漆器更多地散發著當地鄉土氣息。

(一)以布胎和擺錫為特色的宜春漆藝

  1.曆史沿革

       鄭師許《漆器考》記,五代兩宋,中國漆器的製造中心“初為湖南,後移江西”。宋元間,江西廬陵就以製造螺鈿漆器知名,20世紀50年代,贛州還有漆藤枕的製作,可見,江西是我國淵源有自的漆器產地。宜春和龍南久有生產布胎漆器的傳統。其中,宜春布胎漆器是江西名產,迄今已有800多年曆史,盤、盒、花瓶、帽筒、帶耳蓋碗等傳統器皿,耐火燙,耐水浸,輕巧玲瓏,色澤光豔,光緒間曾獲南洋勸業會銀獎。現代塑料器皿興起以後,宜春布胎漆器銷售不暢,已很少製作,轉向紙胎、塑料胎漆器的生產和台花、嵌蛋殼等廉價的工藝裝飾。

    2.工藝和藝術特色

       宜春布胎漆器,用大漆裱糊麻布、棉布或絲絹成胎,用生漆瓷灰作灰漆,體輕質堅。從胎骨成型到上底灰、打磨、上漆、磨退、推光到裝飾,需要周轉幾十道工序,器麵以擺錫、赤寶砂、綠寶砂等工藝作裝飾。

       “擺錫”初見於佛像裝鑾,《圓明園內工則例·佛作》中,記載了“刷色擺錫”所需要的工料,卻沒有記載“刷色擺錫”工藝。清代,宜春、鄱陽漆工將“擺錫”移植於漆器工藝。工藝是:在上塗漆麵刻出花紋,花紋內填以兌入膠水的透明推光漆,趁濕,密密播撒錫粉,稍幹後,砑壓成銀色的錫片效果,用水銀擦光,當地稱“嵌銀”,其實並不嵌入銀片。從表麵看,宜春擺錫與福州台花——錫片平脫花紋都呈銀色,都與漆麵相平,工藝卻不同:台花在中塗漆麵貼錫片紋樣,擺錫在上塗漆麵刻陷處播撒錫粉;台花的花紋要通過磨顯露出漆麵,擺錫花紋不加磨顯;台花花紋平滑,擺錫花紋有顆粒狀肌理。宜春“擺錫”已成絕響。赤寶砂、綠寶砂具體工藝是:先以引起料引起濕漆麵不平的斑紋,幹後剔除引起料,貼金,再幹後,罩紅或綠色透明漆,磨平,推光,漆下如有寶石閃爍。

(二)以仿窯變和隱花為特色的鄱陽漆藝

 1.曆史沿革

       鄱陽布胎漆器皿的生產曆史已逾百年。20世紀20年代,鄱陽布胎刻漆戧金花鳥帽筒獲巴拿馬博覽會金牌獎。抗日戰爭爆發,鄱陽漆器業轉向蕭條,工人改製家具和匾額。1954年,鄱陽成立油漆生產小組,1959年擴大為鄱陽漆器廠,20世紀末閉業。

 2.工藝和藝術特色

       鄱陽漆器以仿窯變和隱花為特色。仿窯變具體工藝是:將樟腦油稀釋了的推光漆髹塗於完成中塗的漆地,隨即將汽油稀釋了的推光漆潑、灑、滴上去,抬起漆板或豎起器皿,用刷、括牽引,使不同顏色的推光漆互相浸漫滲化,幹後磨顯,推光,漆麵漆色淋漓繽紛,酷似燒陶中的窯變,漆工稱其“仿窯變”、“流漆”。波陽隱花有數種:在中塗漆地描漆以後罩透明漆,在中塗漆地描金以後罩透明漆,在漆麵鏤嵌花紋、填漆幹後磨平再罩透明漆,靈活多變。

(三)以雕填、嵌錫絲光為特色的成都漆藝

 1.曆史沿革

       巴蜀自古就是大漆重要產區。20世紀以來,四川出土了大量戰國秦漢漆器:青川、滎經、羊子山、新都出土的戰國至秦漆器,胎有厚木胎、薄木胎,其上銘文“成亭”;湖南、湖北如長沙馬王堆漢墓、江陵鳳凰山漢墓大量出土的漢初漆器,夾紵胎增多,其上銘文“成市”;“工官”期,漢武至漢末,四川漆器遠傳,近如貴州、遠至樂浪都有出土,大部分為夾紵胎,其上文“蜀郡工官”、“廣漢郡工官”等。“成亭”、“成市”指成都,“廣漢郡”在今廣漢縣北郊,“工官”是官營作坊的標誌。可見戰國秦漢,四川已經是我國漆器生產中心。唐代,四川雷威、雷紹、雷震、雷霄、雷文、雷儼、雷玨、雷會、雷迅善製琴,雷威製琴尤其著稱於世。五代,嵌金銀漆藝見存於蜀中,成都前蜀王建墓出土有嵌銀片寶盞和嵌銀片冊匣。明代,“髹剔銀銅雕鈿諸器,滇南者最佳。蓋唐時閣羅鳳犯蜀,俘其巧三十六行以歸,故至今擅之”,四川工匠把髹飾工藝帶到雲南,使明代雲南填漆漆藝、雕漆漆藝出現了長達數百年的巔峰期。清代,四川漆工藝盛行,清末,成都勸工局舉辦工藝培訓班,周孝懷建勸業場,培養出一批髹漆工人。20世紀30年代,成都還有漆器作坊店鋪50餘家,如科家巷、小科家巷、太平街的漆鋪瑞昌號、同發號等,生產方盤、圓盤、鏡匣、圓盒、桃形盒、書形盒等小件器皿,或造金漆牌匾。1956年,成都市鹵漆社成立,生產脫胎、木胎小件漆器皿和少量掛屏、圍屏。

 2.工藝和藝術特色    .

       提起成都漆器,人們常以“鹵漆”稱之。關於“鹵漆”,解釋不一。《袈川府誌》有“乳漆桌麵,形如退光”的記載。沈福文認為,“‘鹵漆’或者就是‘乳漆’,形容漆器潤澤的意思”;更有人認為“鹵”與“漉”、“濾”音諧,鹵漆就是濕漆,是經過過濾的精製大漆。何豪亮則據(《唐書·東川府誌》認為,鹵漆和鹵簿用漆有關。據筆者考察成都漆藝親見,其所用大漆與各地大漆並無不同,各地漆工各有行業用語,給髹飾工藝平添了神秘色彩,也給髹飾工藝的交流帶來了很大困難。

       成都漆器以雕填、雕填隱花、嵌錫絲光、隱花為特色工藝。區別於揚州、北京雕填,成都鏤嵌填漆刻花淺平,刮人彩漆幹後打磨推光。唯其淺,奏刀流利而不跑刀則見功力,輕重疾徐則更難。區別於福建台花呈線型圖案,成都嵌錫工藝所用錫片較厚,將剪刻出圖案外廓的錫片粘貼於完成中塗工藝的漆胎,全麵髹漆數重,待漆幹透,磨顯出片狀圖案,錫片上毛雕紋理,罩聚胺酯,刻紋內外都呈銀色,漆工稱為“嵌錫絲光”、“雕錫絲光”、“銀片刻花罩漆”;一件漆器上綜合運用嵌錫片與填彩漆兩種工藝,則稱“雕錫填彩”。成都雕填隱花在刻陷的花紋內貼金銀箔,幹後罩透明漆,打磨,推光;而成都隱花,則是先畫花後罩明,琥珀色漆膜下的金花有突起感。成都漆器裝飾工藝還有:平塗描金、暈彩描金、勾刀、針刻、戧金、戧彩、研繪、嵌螺鈿、嵌蛋殼等。小品種,細工藝,形成成都漆器娟秀明麗的風格。

(四)以皮胎為特色的大方漆藝

  1.曆史沿革

       大方古稱大定,曆史上就是貴州重要的生漆產地。明初,大方漆業生盤帽筒、煙葉盒、茶葉罐、針線盒等,消費對象為西南少數民族。晚清,大方皮胎漆器聲名漸響,朝珠盒、頂子盒、鳳冠霞帔盒、滿漢席全堂餐具等進貢清廷,漆器品種逐步擴大。道光間,大方漆器作坊遍及城內,從業者竟達千餘人。民國年間,大方漆器作如張伯卿“寶光齋”,生產皮胎漆器,以造型準確、縫口嚴密、工藝細致見長;楊仲一“民生漆貨社”生產皮胎漆盤、盒、箱、奩外,還生產匾額、楹聯,以紋樣美觀知名。還有彭堯甫“利生光”號,汪漢生、潘和清、潘玉民、朱世海、張俊明、柳從如、杜桃葉等漆器作坊。1915年,大方漆器在美國舊金山巴拿馬萬國博覽會上獲銀獎。“迨至抗戰軍興,沿江沿海工業被毀,大定位於偏僻後方,漆業因之發展異前,銷場之廣,幾遍戰時西南,甚屬可觀。而從事此業者,幾增至三倍以上。現以該縣城內而言,從事漆業人家有四十餘所,產物品中,皮盤、漆煙盒、漆皮箱等外銷為最多”。20世紀40年代末,大方漆器作坊僅剩“寶光齋”、“民生漆貨社”兩家,從業者不足50人,皮胎漆器如茶船、帽筒、漆奩、七巧盒等銷量漸微,於是易皮胎為紙胎、皮紙混合胎漆器,質量流於低下。1954年,大方成立了漆貨加工小組,旋即上升為合作社,1958年成立國營大方漆器廠,工人最多時200餘人,大方漆器銷售又出現了約三十年通暢期。

  2.工藝和藝術特色

       大方漆器以皮胎最見特色。用馬皮或水牛皮為原料,而以水牛皮特別是母水牛皮最佳,經過水浸、火烘、木張、沙覆、土窨、石礱後成張。受皮張料形和成型方法的限製,皮胎漆器多為方形或圓形。成型法有圈裁、整箍兩種。圈裁:將牛馬皮裁接成四麵體、六麵體、圓柱體的盒、罐坯體;整箍:用鋼模衝壓皮張成盤形或其他形狀。然後,做兩遍灰以整形固形,使器物方圓規矩,縫口密合,再髹漆裝飾。皮胎漆器耐燙,耐摔,耐潮,不蛀,絕無開裂,其堅實程度、其盛人茶葉等食品的保色保味功能,均在其他漆器胎料之上。《貴州安順府誌》記,“革器有盤、盂、尊、罄之屬,累漆以成,故耐久”。遺憾的是,大方漆器廠成立未久,就將胎體更換為紙胎、脫胎、木胎、半紙半皮胎,傳統的皮胎工藝退出了生產線。

 

 



版權所有@中國傳統漆器文化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