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綜合信息 漆器歷史 漆器工藝 科技保護 名品欣賞 學術研究 學術著作 考古出土 關於我們 友情鏈接
滾動信息:
站内搜索
漆器工藝
東南沿海漆藝

       我國東南沿海,交通便捷,商品流通迅速,城市建設率先在東南沿海興起,東南沿海的漆器,大多表現出市民階層奇巧新異的審美趣味。唐代以來,我國東南沿海諸省與日本不斷有所往來,因此,東南沿海漆藝除表現出濃鬱的市民情趣以外,又見日本漆藝反傳中華的痕跡。其中,福州漆藝堪稱我國東南沿海各色漆藝的排頭軍。

(一)以薄料拍敷、厚髹填嵌為旗幟的福州脫胎漆藝

 1.曆史沿革

       宋代,泉州成為我國重要的商港,出口商品有瓷器、漆器、絲綢等。1975年,福州北郊南宋黃異墓出土絲織品334件,同時出土漆器7件。明代,日本泥金銀蒔繪之法傳入福州;清初,琉球派員到閩學習貼金之法。康熙時李漁遊曆福建,得知“八閩之為雕漆,數百年於茲矣”,令工人製雕漆匣,“所雕係博古圖、尊、墓、鍾、磬之屬是也;後麵無屜而平者,係折枝花卉,蘭、菊、竹、石是也。皆備五彩,視之光怪陸離”,他記下了工匠名字“魏姓,字蘭如;王姓,字孟明。閩省雕漆之佳,當推二人第一”。清人楊兆魯曾著《髹器銘》,讚美“髹器莫良於汀”,他所訂製的漆壺樽,中納漆器“大小七十有二,用白金鑲其裏者六十有一”。清末倡洋務興實業,各省紛紛創辦工藝局。光緒三十三年(1907年),福州開辦了工藝傳習所,下設漆、竹、皮、藤各科,漆科分東漆科、中漆科,共計招收學員40名,分別由日人原田、中國人林鴻增擔任教席。

       福州脫胎漆器始於乾隆年間沈紹安(1767 -1835)。沈紹安見舊漆匾木胎已經朽爛,麻布和漆依然完好,因而受到啟發,以泥塑為胎,用漆糊麻布裹於泥胎之上,漆幹後擊碎泥胎,成漆布空殼,從此製成脫胎漆器,並在福州城內雙拋橋開辦前店後坊的脫胎漆器店(。晚清作坊傳至第五代,為沈氏漆器世家的黃金年代。各房自開漆器店,各店都以“沈紹安”在前,再號自己店記。光緒間,福州漆器店作達40餘家。抗日戰爭爆發後,福州脫胎漆器店僅剩“蘭記”、“德記”兩家,門庭冷落,不複當年光景。   

       上世紀50年代,福州先後成立了六個漆器生產合作社,1957、1958年,先後改製為福州第一脫胎漆器廠、第二脫胎漆器廠,它們曾經是全國赫赫有名的漆器生產單位。由於福州漆器的小型性、個體創作性而非揚州、北京漆器的大型性、集體生產性,我國經濟轉型以後,兩廠迅速解體,100多家小型作坊取而代之,鼓山附近村落,家家生產漆器。雖然福州沒有揚州、北京那樣有影響力的漆器企業,但是,福州漆藝對中國大漆髹飾工藝的貢獻,絲毫不在揚州、北京漆器企業之下。

  2.工藝和藝術特色

       沈紹安脫胎漆器是近現代民間漆器最為光輝的一麵旗幟。

       沈紹安漆器世家全麵恢複了我國傳統的脫胎漆藝,從麻布脫胎進為夏布、綢絹脫胎,能夠脫出仙佛人物、鳥獸瓜果等各種複雜造型。朱啟鈐《漆書》記沈紹安漆器“入水久浸,不改常度”,“外國人嗜沈紹安手製品,視同古玩值雖千金亦無吝色”。沈紹安後代又創造了薄料漆拍敷工藝,把金銀箔研成金銀泥,兌人快幹漆成薄料漆,用拇指球薄敷拍打於漆麵,大大節約了用漆,更使漆器在朱、黑等傳統的暖色、低調色外,出現了含金蘊銀的明亮色彩,實在是中國漆藝的獨家發明,晚清到民國漆藝中最富創意的貢獻。從此,福州漆器一改“白唯非油則無應矣”的曆史局麵,嬌黃、粉綠,千顏百色,形成了以脫胎漆器見長,造型豐富、堅牢輕巧、明麗鮮亮、光可照人的地方特色。

(二)以漆線雕為特色的廈門漆藝

  1.曆史沿革

       漆線雕初起於清初,蔡氏漆工世家在同安府開設作坊“西竺軒”,以陶土、桐油與大漆調配為漆凍,捶打搓撚成長線,將漆線盤繞於佛像衣袖邊緣,成陽紋衣錦。蔡氏漆線雕廣傳閩南、台灣和東南亞地區,這一帶華裔寺廟中供奉的佛像,大多以蔡氏漆工世家的漆線裝飾。1947年,蔡氏第11代傳人蔡文沛把作坊遷到廈門。1955年,以蔡氏家族成員為主的廈門市雕塑合作社成立,1958年改製為廈門市工藝美術廠,廣收門徒,家傳技藝從此公開於世。

 2.工藝和藝術特色

       漆線原本盤為衣錦,不著一刀。20世紀70年代,蔡水況首創在盤、盒、花瓶、屏風之上,用盤、堆、雕、鏤諸法作成浮雕畫麵,幹後貼、上、泥金,成獨立的手工藝品。“漆線雕”從“線起者陽文”的“識文”工藝,到以漆線製為浮雕圖像加陽紋,1973年,蔡水況將它命名為“漆線雕”。

(三)福建其他地區漆藝

       福建地處我國東南沿海,其濕熱的氣候,為大漆髹塗的自然幹燥提供了最佳條件,加之沿海貿易的方便,使福建民間漆器產地集中於東南沿海,形成了各具特色的八閔漆藝。其品種大抵較小,其造型靈活多樣,其工藝往往因時、因地而製宜,不拘泥於程式。清代,漳州的竹胎髹漆描金盤碗、龍岩和南平的髹漆描金藤枕、龍岩的髹漆描金臂擱、長樂的斷紋漆畫杯和退光金畫屏風,都是鄉土風味濃鬱、深受百姓喜愛的日用品,清《福州通誌》載,“漳州描金漆杯,用竹絲編成,又有茶盤,俱耐用”;“龍岩州漆藤枕,兩端描金龍風人物花卉等形,工致絕倫,又漆護子,俗名靠枕,置榻上用以靠臂者,製法與漆枕同,惟州有之”。類似的髹漆描金藤枕,我國皖南、贛南和兩廣民間也有製作。遺憾的是,漢民族聚居地區,小型日用漆藝品的需求量在迅速萎縮。

       福建永春於明代始造漆籃,現代,永春工藝美術廠生產的漆籃,有扃籃、格籃、盛籃三大類,有用大漆髹飾,有用光油髹飾,從高到數尺的抬籃,到高僅寸餘的掌玩之籃,以黑、紅二色漆間隔髹飾,其上描金為飾。

(四)以皮胎、紙胎為特色的陽江漆藝

  1.曆史沿革

       早在漢代,廣東就已經製造漆器了,廣州近郊漢代木槨墓中,曾經出土烙印有篆文“蕃禺”的漆篋。史稱“千三百四十五年,有阿拉伯人音巴忒大者,旅居廣東,見其地所製漆器,稱歎其光潤堅滑,謂輸入於波斯、印度者居多”,“即在今日輸出亦盛……所製之漆箱,黑漆地描金”,所製漆扇、漆盒、錫胎漆壺等,彩繪嵌以螺鈿、象牙,璀燦豔麗。清人則記“廣中產漆,售行他省,皆稱廣漆。粵中工人製造幾匣器皿,無不精雅。髹器中磨砑最細者,退光為上”。

       廣東陽江明末清初開始生產漆器,至今已有300多年曆史,初始生產漆皮箱、漆皮枕,髹以紅、黑兩色漆,繼而生產皮雕漆盒等。20世紀20年代,陽江有漆器作坊數十所,“老義和”、“廣泰成”等,在香港、廣州設有分廠,產品銷售東南亞,在華僑中甚受歡迎。

       1956年陽江漆器廠成立以後,從傳統項目皮箱、皮枕的製作,轉向生產漆木家具和磨漆畫,還有盤、盒、花瓶、茶具、酒具等。1984年,輕工業部在陽江漆器廠建立腰果漆生產基地,從原料投放到漆液製成到殘液回收,形成自動化流水線,輕工業部命名陽江生產的腰果漆為“陽江漆”。從此,陽江漆器用腰果漆髹飾。

  2.工藝和藝術特色

       陽江漆器以紙胎、皮胎為特色。漆皮箱用杉木做骨架,內外粘貼大張牛皮,固胎、熨平後,先在皮上手工雕刻花紋,然後髹漆,窨幹。漆皮枕用木做骨架,用藤條編織為枕形,將牛皮繃緊縫於其上,熨平,髹漆,窨幹後,兩端彩繪。皮雕漆盒先在皮上手工雕刻花紋,成型後髹漆。製品質輕,耐潮,耐燙,耐侵蝕,耐磨,耐用,成為全國獨家經營的名牌產品。紙胎漆器則有茶葉罐、蒜頭花瓶、柿子盒等。

       西風東漸以後,廣東手工藝品首當其衝受其熏染。陽江地近商業大都會廣州,陽江畫漆的風格受洋瓷影響,構圖活潑,色彩靚麗,有港粵文化重感官愉悅的特點,蒜頭花瓶、柿子盒等,給人的審美感受不是古樸莊重,也不是清朗雅致,而是活潑、輕巧、生動。陽江漆器用腰果漆髹飾以後,進一步形成陽江漆器五彩繽紛、色澤靚麗的地方特色。陽江腰果漆器的胎質,不再守住傳統的皮胎、紙胎,而有木胎、布胎、塑料胎等,裝飾工藝則廣學四方漆藝,如描金、印花、填漆、嵌鈿、漆下彩等,快速適應民間需求。陽江漆器廠生產的漆藝屏風,造型輕靈,漆麵平滑光亮,彩繪明麗燦爛,格調玲瓏細膩。

(五)以金漆木雕為特色的潮州漆藝

 1.曆史沿革

       明清,潮州金漆木雕已很有名,以浮雕、鏤雕、圓雕等技法雕刻為建築構件,或製成屏風、櫥櫃、床榻、椅凳、燭台、筆筒、饌盒等。潮汕各縣宗祠都有描金、泥金木雕神龕,精工絢麗。潮州金漆木雕器具銷往港、澳、東南亞,尤為華僑喜愛。

 2.工藝和藝術特色

       潮州金漆木雕成品金碧輝煌,極富民間裝飾趣味,製作工藝是:選擇優質樟木,精雕細刻後磨光,髹漆,最後上金。木雕技法有浮雕、拉花鏤雕、多層鏤雕、圓雕等,尤以多層鏤雕為特色。其題材大多選自民間故事、神話傳說、地方戲劇,還有花卉、山水、禽走等等。裝飾於建築的潮州金漆木雕,人物故事往往連續構圖,刀法粗獷簡練,而於五官、動態適當誇張,以取得遠視清楚的效果;裝飾於日用器具的潮州金漆木雕,則精雕細刻;更有潮州金漆木雕擺件,專供把玩,多層鏤雕,構圖飽滿,繁而不亂。比較潮州金漆木雕自身傳統,現代潮州金漆木雕裝飾趣味似有減弱,從布局飽滿漸漸轉向雕刻瘦、透、漏。

(六)以泥金彩漆、朱金木雕為特色的寧波漆藝

 1.曆史沿革

       寧波古稱“明州”。宋元間,明州是通往日本的主要門戶,兩國漆工藝交流頻繁,日本奈良唐招提寺建築上的朱金木雕,就是隨鑒真赴日本的明州藝人製作的。《浙江通誌》載:“大明宣德年間,寧波泥金彩漆、描金漆器名聞中外。”寧波天一閣曾經收藏有明代竹編漆盒,漆麵堆塑暗八仙並以描金裝飾。又宣德間,浙江漆工楊塤“奉命往日本學製漆畫器,其縹霞(漆下研磨彩繪)山水人物,神氣飛動,描寫不如,時號‘楊倭漆”’。《乾隆•鄞縣誌》記,“寧波出描金漆器。寧郡切近海灃,自設立海關以來,外洋諸貨畢竟,居民遂仿為之如漆器之類,雖不及洋製,而民間亦資之以為利”,可見明清寧波漆藝受日本泥金蒔繪漆藝影響。清代,寧波幫佛像裝金享譽全國,藝人足跡遍及各省。史載:“漆作……甬之是行出品最著名者為朱紅漆為擦漆,二者外如金漆透光漆等亦遠勝外邦。”

       20世紀下半葉,寧波市工藝美術廠成立,生產泥金彩漆漆器,有屏風、櫃、茶幾、鼓凳等。1

 2.工藝和藝術特色

       寧波泥金彩漆漆器以木胎為主,也有篾胎,幾乎一律在黑、朱二色漆地上作描金花紋,有浮花、平花、沉花三種。浮花先在漆麵堆塑漆凍或瀝粉,再貼金或上金、泥金;平花直接在漆麵用調入金粉的清漆勾描花紋;沉花描金以後再罩透明漆。細分其用金法,則有堆漆貼金、瀝粉貼金、沙地堆金、平金、凹凸金、追金、開金等等。

       寧波朱金木雕多取材仙佛人物、民間傳說、戲曲故事,還有花卉、飛禽、走獸,構圖飽滿,刀法剛健粗放,鏤空處都漆朱紅,有時漆大綠,平麵貼金,對比強烈。其用途則有四類:朱金日用家具,流行於奉化、寧海一帶,以千工床、萬工轎、萬工船、抬閣為精良,木雕髹以朱金,嵌以螺鈿。其中千工床,床前設馬桶箱、梳妝台、首飾箱、點心箱等,因江南建築開敞而缺乏私密性,千工床以私密性彌補了房間的缺陷;萬工轎耗時更巨,精工雕刻又漆朱貼金,專門用於元宵燈會。寧波保國寺保存有19世紀的千工床;浙江博物館收藏的萬工轎,雕七層樓台亭閣、上百個人物,又稱百子轎。朱金佛像雕刻,以餘姚為製作中心。朱金建築木雕,見於傳統建築。小型朱金木雕,見於寺廟陳設。

(七)以油泥塑為特色的溫州油飾

1.曆史沿革

       溫州漆器,宋代號稱全國第一,我國浙江、江蘇出土宋代堆漆描金、戧金漆器多起,均為溫州製品,溫州漆器鋪甚至開到了都城臨安。《溫州府誌》則載,溫州漆藝有“鷂色、綠色、牙色、錦犀、純朱、刻花、退光、磨光、卷素、剔金、灑金、泥金、嵌螺、漂霞(即磨顯填漆),今漸失其製”。明清,漆泥塑與油泥塑流行於溫州,用於寺廟佛像及婦女妝奩,20世紀50年代,溫州甌塑油漆廠將油泥塑發展為獨立的手工藝品。

2.工藝和藝術特色

       油泥塑比較漆泥塑,配色更自由,可塑性更強,堅韌細膩,經久不蝕。其工藝簡易,設色俗豔,受到市民階層的喜愛。藝人將堆塑與雕刻、繪畫結合了起來,具體工藝是:在黑地、咖啡地、深綠地的屏風、掛框、掛鏡以及家具、花瓶、首飾盒之上,用熟桐油調和白陶土加礦物顏料成瀝粉,邊淋邊堆,成人物、山水等薄意浮雕圖像,幹後,用彩漆描繪,金勾衣紋配景。因為溫州別稱“甌”,所以溫州油泥塑被稱為“甌塑”。

 

 



版權所有@中國傳統漆器文化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