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綜合信息 漆器歷史 漆器工藝 科技保護 名品欣賞 學術研究 學術著作 考古出土 關於我們 友情鏈接
滾動信息:
站内搜索
漆器工藝
北方漆藝

       我國北方漆藝以北京為中心。北京漆器,屏風則造型莊重,構圖豐滿,氣勢雄渾,裝飾繁富;小件則設色華美,圖案豐滿,裝飾性強.明顯接受了明清官廷審美的影響。宮廷審美輻射到了河北、山西、陝西、製肅,這些地區的漆器,於宮廷審美影響之外,又各自表現出北方特點和當地民風。比較南方漆器的配色柔和、格調清新,北方漆器往往配色熱鬧、格調繁富;比較南方漆屏風素髹一色的框架,北方漆屏風框架和內堂四周往往密密排嵌橄欖形螺鈿,以取得熱熱鬧鬧的效果。北方漆器產地除北京外,以平遙、天水最具代表性。

(一)以雕漆、金漆鑲嵌見長的北京漆藝

  1.曆史沿革

       雖然北京琉璃河西周遺址出土過鑲嵌蚌殼的漆器殘片,北京大堡台西漢墓葬出土過鑲嵌瑪瑙、玳瑁等的漆器多件,但是,北京地區至今沒有發現上古漆器作坊遺址,因此,不能說上述漆器出土與今天北京漆器生產有直接的聯係。

       元、明、清三朝,北京作為皇都,始有官營漆器作坊。元初北方,劉元從阿拉伯人阿尼哥學藝,塑幹漆佛像著名。元統治者從各地拘押工匠進京,北京元大都遺址出土軟螺鈿廣寒官殘漆盤,今藏北京博物館。永樂時,嘉興名工張德剛、包亮先後召人宮廷作坊果園廠,使永、宣剔紅上承元代嘉興剔紅風格,“比元時張成、揚茂劍環香草之式似為過之”,又以“填漆刻成花鳥,彩填稠漆,磨平如畫,久而愈新”;明後期,雲南工匠進京,又將用刀不善藏鋒、又不磨熟棱角的滇派剔紅風格帶人了宮廷。雍、乾兩朝,北京漆作能製皮胎、脫胎等各種漆胎,黑、朱、金、彩等各種色髹,描金、填漆、戧金、雕漆、陽識、堆起等各種裝飾,產品有桌幾、椅、床、屏風等。光緒二十八年(1902年),清政府設工藝局,下設雕漆科、畫塗科等15科,北京雕漆和金漆鑲嵌開始分科製作。

       光緒三十一年(1905年),匠師肖興達、肖樂安等在中剪子巷談字胡同開設了“繼古齋”雕漆商店,他們與吳瀛軒所製《百子圖》花瓶、《群仙祝壽》大圍屏,分別獲得1910年南洋勸業會一等獎、1915年巴拿馬萬國博覽會一等金牌獎。除繼古齋外,20世紀上半葉,北京雕漆作坊尚有德誠局、明古齋、甫潤齋、全信齋、寶文成、聚義信、華豐、蘇記、陳記等。後起雕漆店中,以1922年繼古齋匠師李永惠開設的“和合局雕漆店”著名。1934年,北京有雕漆作坊幾十家、工人500餘人,集中於前門、崇文門、朝陽門一帶。

       民國初,北京漆業從修舊和仿古開始,發展為金漆鑲嵌,20世紀30年代,北京金漆鑲嵌從業人員已達400人左右。作坊有:英明齋、瑞興齋、瑞豐齋、華豐齋、中和局、興一局等,蘇漆作生產彩繪描金漆器,小器作生產鑲嵌漆器,北京西單牌樓“隆和號”的金漆漆器、廣安門外“巨興號”的彩漆勾刀漆器譽滿京都。

       1951年,北京雕漆生產合作社領先於全國工藝美術企業而成立,未久,轉為北京雕漆廠,生產瓶、盤、罐、盒、煙具、茶具、文具、燈具、首飾、家具、屏風等14大類產品,還為現代賓館雕刻大型獅子、壁畫、抱柱等。20世紀後期,北京雕漆工人超過600人。北京雕漆技術力量雄厚,技藝積澱深厚,海內外無有可比者。計劃經濟向市場經濟轉變以後,北京雕漆廠難以為繼,於2003年停產。   繼北京雕漆廠後,北京金漆鑲嵌廠成立,生產屏風、箱、櫃、桌、幾、凳等漆藝家具,也製作盤、盒等漆器小件。1958年,北京金漆鑲嵌從業人員超過千人,工藝門類豐富,技術力量雄厚。今天,北京金漆鑲嵌產品已經發展到屏風、家具、牌匾、漆畫、室內陳設等3000餘種,北京成為揚州之外全國漆器持續生產和銷售最好的地區之一。

  2.工藝和藝術特色

       北京漆器是我國宮廷風格漆器的代表。

       (1)剔紅北京雕漆多為銅胎剔紅,經過設計、製素胎、製漆坯、反複上漆、過稿、雕刻、烘幹、磨光、磨銅口、磨銅裏、銅裏拋光等多道工序製成。銅胎磨糙以後,用生漆打底,待幹,髹塗三道黑推光漆,漆工稱為“墊光漆”,每遍待幹,打磨平順,製成漆胎。改為層層髹塗厚料漆,北京漆工稱“籠罩漆”,稱此道工序為“改地”或“改漆”。待漆層累積到需要的厚度,隻待幹燥不待幹固,便進行雕刻。

       北京雕漆創造性地發展了明代永、宣剔紅技藝,刀鋒顯露,圖案豐滿,裝飾性強,以高浮雕和鏤空雕花籃盤與多層鏤空雕漆球為一絕,全世界同類技藝無有可比;區別於漆色沉靜、雕刻細致、刀法圓熟、藏鋒不露、尤擅“薄物厚做”的揚州剔紅。如果說現代揚州剔紅多平麵造型,再現繪畫趣味,畫風寫實,特別擅長表現山水樓閣細如微芒又疏密有致的界畫;現代北京剔紅則多為立體造型,多圖案題材,重裝飾趣味,製品莊重而典雅,華美而繁茂,與福建、四川、貴州漆器或質樸或靚麗的民間趣味頗見不同,與揚州漆器講究繪畫章法、追求意境情趣更迥然有異。

       (2)金漆鑲嵌  金漆本是我國古代一些地區對天然大漆的稱謂,民間則把調入金粉的漆液稱為金漆,把渾金漆器或描金漆器稱為金漆漆器。北京地處皇都,封建統治者以金色象征尊嚴華貴,宮廷器物常髹以金。北京金漆鑲嵌便成為除雕漆外以天然大漆髹飾、以鑲嵌等漆藝為裝飾的北京漆器的總稱。它直接繼承明代宮廷作坊果園廠填漆漆藝和清代宮廷造辦處鑲嵌漆藝,以雕填、骨石鑲嵌和刻灰為主要工藝,以博古、民間傳說和北京風光題材體現出宮廷趣味和地方特色。金漆鑲嵌屏風骨架粗壯厚實,較南方屏風形體高大,平麵分割較南方屏風豐富,穩妥的空間布局、古雅的用色,使大型屏風有凝重氣度。屏風框架簡括的塊麵搗去棱角,雕刻不過淺淺隱起,大塊麵上髹深色厚漆,顯得簡樸,圓渾,厚重;框架上或再加之以描繪、勾戧、嵌飾,圖案繁富;屏風牙板以雜木髹漆,少見南方屏風牙板玲瓏剔透的鏤雕。以上種種,構成北京金漆鑲嵌屏風造型莊重、構圖豐滿、氣勢雄渾、裝飾繁富的宮廷風格。

         北京金漆鑲嵌從修舊和仿古起家,所以,北京金漆鑲嵌廠擅製仿古家具。北京仿古家具沒有濃妝粉黛,多作擦漆或退光處理,淳厚古樸,一枝獨秀,成為對漆器裝飾過分風氣的反撥。

(二)以堆漆、幹著色見長的平遙推光漆藝

1.曆史沿革

       明清兩代,山西商賈活躍於全國,給山西帶來巨大的財富。乾隆間,平遙“日昇昌錢莊”以專業金融聞名全國,直到20世紀20年代,平遙作為中國金融中心的曆史才告結束。山西推光漆藝從福建傳人,清代,平遙鴻錦信作坊的漆器出口新加坡、美、俄等國,1922年出口法國。當地民諺道:“平遙古來三件寶,漆器、牛肉、晉山藥。”光緒間,平遙有油漆店兩家、漆器店鋪l4家。

      1958年,平遙推光漆器廠成立,產品有屏風、桌櫃、首飾盒、食盒、食盤等五大類150餘種,銷售歐、美、東南亞等28個國家和地區。1979年,平遙推光漆器獲得輕工業部優質產品稱號。

 2.工藝和藝術特色

       平遙漆器業以堆鼓描漆、堆鼓描金形成特色,全國概莫能匹。“堆鼓”是平遙漆工對堆漆工藝的特殊稱謂,製作工藝是:用漿料一種特殊的漆凍,在完成推光工藝的上塗漆麵邊淋邊堆邊塑出山水人物的高低陰陽。幹後用彩漆描繪,稱“堆鼓描漆”;或打金膠,貼、上、泥、金,再幹,其上或金理,或黑理,或彩漆點染苔點夾葉,待幹,罩明成金碧山水,或用綠透明漆染罩為青綠山水,稱“堆鼓描金罩漆”。

       平遙幹著色工藝是:用明油調入立德粉畫出油像,然後,用幹淨棉球裹蘸顏料粉擦敷其上,平遙漆工稱為“擦色”,擦色以後再加勾金。幹著色以把握火候為關鍵:塗油太濕、太厚,則淹沒色粉,使色不鮮亮;塗油薄了,幹了,則粉粘附不牢。隨著入漆顏料的不斷增加和平遙漆器明豔風格的形成,簡易素樸的擦色漆器漸漸減少。現在,平遙漆器已基本不用擦色工藝了。

       平遙現代漆器前往往冠以“推光”二字。這並不是說其他地區漆器不需要推光,而是平遙推光漆器廠製品講究推光,推光漆家具上勾、刻、戧、畫、填、嵌,均有所能,或描紅著綠,喜慶稱麗,或既雕且繪,金碧輝煌,推光瑩亮。現代,全國漆藝家具形成揚、京、晉三大流派。如果說京派漆藝家具以漆木坯質量穩定見長,揚派漆藝家具以雕嵌精湛出色,晉派漆藝家具則以平遙堆鼓描漆和堆鼓描金罩漆、新絳雲雕和稷山軟螺鈿為特色工藝。區別於京派的典麗,揚派的綺麗,晉派漆藝家具顯得裱麗;平遙漆藝家具在裱麗的北腔之中,又見出些許南調的綺麗。

(三)以雲雕為特色的新絳漆藝

1.曆史沿革

       雲雕是雕漆的一種。嘉靖間,絳州漆工張凡娃鑽研元代雲雕技藝,研製出絳州雲雕漆器,從此代代相傳。20世紀20年代,雲雕藝人王思恭、趙普元、薛仙基經營油漆鋪,在修理破舊雲雕漆器的過程中,研究其刀法、漆層厚度與圖案結構,製作出一些仿舊產品。至20世紀30年代初,絳州已有雲雕漆器店12家。1927年,王小虎開設“同泰源雕漆店”。抗戰和內戰中,雲雕生產停頓。20世紀50年代初,同泰源雕漆店恢複生產。

2.工藝和藝術特色

       新絳以雲雕為特色工藝。具體工藝是:在漆胎上,以朱、黑兩色推光漆交替髹塗,一般以11層黑漆間髹3層朱漆,髹漆約80道,逐層待幹,不待幹固就抓緊雕刻,進刀上寬下狹,呈V形。

       製作雲雕漆器與製作其他雕漆漆器一樣,髹塗用的推光漆內必須兌入明油,以降低漆層脆硬度,便於深進刀。新絳雲雕漆器髹塗用的推光漆比各地雕漆漆器兌油為少,最後髹一道不兌油的推光漆,以耐打磨打光。因此,新絳雲雕漆光瑩亮照人,美感古樸剛勁淳厚。

       清代以降,絳州還以軟螺鈿漆器見長。稷山軟螺鈿興起以後,新絳軟螺鈿漆器反為其盛名所掩。新絳雲雕漆器和軟螺鈿漆器表現出山西鄉土的質樸,區別於平遙、太原漆家具富於鄉土氣息的燦爛喜慶。

(四)以金漆彩繪為特色的太原漆藝

       如果說北京“金漆鑲嵌”所說的“金漆”指大漆,太原漆工所說的“金漆”,則是指“描金”。太原金漆廠學習平遙漆藝,主產漆藝家具,而以描金加描漆漆藝家具稍見特色。其工藝是:在推光後的黑漆麵上以描金漆藝裝飾為主體畫麵,再以描漆工藝勾勒點染,當地漆工稱  釜漆彩繪”。太原金漆彩繪家具不及平遙裝飾精細,卻較平遙粗獷雄放,見北方民間美術的特色。

(五)轉學京、津的西安漆藝及陝西其他地區漆藝

       陝西民間本有自身的漆藝傳統。明清時期,鳳翔以罩金漆器著名。將畫稿攤於漆麵,過稿,當地漆工稱“攤畫”;然後描銀,幹後,用紅油光漆(當地漆工稱“罩金漆”)罩明,幹後,不再打磨推光。成品漆麵厚亮,紅地金花,富貴喜慶。《西府誌》載,“罩金漆器,始於明,盛於清初,行銷西北等地”。

       現代,陝西漆藝不是自身漆藝傳統的延續,而是轉學京、津,以石刻鑲嵌、刻灰屏風家具為主要產品。

(六)以雕填、石刻鑲嵌為特色的天水漆藝

       甘肅天水自古出產優質生漆。天水先秦兩漢墓葬曾出土漆器多起,宋、元、明墓葬中,也有漆器出土。而清代中葉,甘肅方誌始有製作漆器的記載。肅民間有明清炕櫃、桌椅、祖先影匣等流傳,或紅油素髹,或黑漆素髹。清代流行描金紋飾,一類為油飾描金:以熟桐油調朱色髹塗於漆胎,描金飾花草紋樣,光亮鮮麗,此即聞名於西北的臨洮“紅油描金”工藝;另一類為描金罩漆:紅漆地上,以漆灰堆塑花鳥博古紋飾,打金膠,貼銀箔,幹後罩油光漆,人窨幹後,漆色深紅如棗皮,不打磨而有明光,漆下紋飾泛出金紅光澤,喜氣洋洋,為西北民眾喜愛。兩類漆藝廣用於民用器具,有木胎、竹胎、皮胎、藤胎,製成箱、櫃、盤、盒等,在甘肅民間流傳。後來匠作偷工減料,在木胎上刷品紅染料水,以膏泥堆畫錦雞、牡丹之類,漆石黃並用墨勾紋理後罩油光漆,雖然鄙俗,但價格低廉,漆光也能耐久,流行於農村,天水漆工譏之為“野雞箱子”。至今,油飾描金和描金罩漆仍然見存於甘肅中部、東部鄉間。

        天水雕填漆藝係從四川傳入。1916年,天水道尹張濟洪從隴南十四縣籌集款項,聘來蜀中藝人汪基成、汪俊傑,在天水開辦了隴南第一工藝廠,生產雕填家具、食器及手杖、梳妝盒、小漆饅饅等。汪氏二人善髹不善畫,所以延聘書畫家出稿,形成天水雕填酷似書畫的風格。1918年,張直忱、蒲寶珊成立了協濟工藝廠,所產雕填漆器銷於漢中、平涼、蘭州等地。20世紀50年代,天水雕填仍有精工之作問世,終因過於細膩秀氣,與本土氣質不合,而為石刻鑲嵌代替。

       1953年,天水市成立雕漆生產合作社,派員赴閩、渝學習漆器裝飾工藝。1958年,雕漆社改為國營雕漆廠,又派員赴北京、天津、揚州學習石雕、牙雕技藝。所以,20世紀五六十年代,天水漆器上出現了閩、渝等地的台花、印錦、彩繪、赤寶砂漆藝。

  



版權所有@中國傳統漆器文化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