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綜合信息 漆器歷史 漆器工藝 科技保護 名品欣賞 學術研究 學術著作 考古出土 關於我們 友情鏈接
滾動信息:
站内搜索
漆器工藝
江南漆藝

       江、浙、皖是明清以來士大夫文化最為集中發達的地區,這一地區的造型藝術,舉凡漆器、家具、園林等等,莫不打上士大夫文化的深深烙印。首領士大夫文化文采風流的,明代當推蘇州,清代則推揚州,而以揚州出現的文化高潮,集有清一代全國之盛。文人參與漆器設計,藝人借文人著述揚名以擴大市場,中國長期重道輕藝的傳統,隨晚明“玩古”、“玩時”的風氣發生了變化,手工藝因文人的吹捧聲譽倍增。以揚州漆器為代表的江、浙、皖漆器,正是江南士大夫文化的物化。揚州漆器的高潮向周邊輻射,形成了江、浙、皖以揚州為中心、風格相近的漆文化圈。20世紀,江浙皖漆器風格仍然是明清士大夫漆器風格的延續。上海、江蘇口岸銷售蘇、滬、皖漆器,一概冠之以“揚州漆器”,從中可見蘇、滬、皖漆器如一川之水,水有分支。

(一)以雕漆嵌玉、嵌螺鈿見長的揚州漆藝

1.曆史沿革

       早在兩漢時期,揚州便出現了第一個漆文化高潮,揚州漢墓出土漆器不下萬件,其造型輕靈,漆膜腴潤,色澤柔和。但是,揚州至今沒有發現漢漆造於當地的紀年銘文,沒有發現漢漆作坊遺址,所以,暫時的結論隻能是:揚州漢墓漆器的輝煌出土,是揚州漆器生成前的偉大孕育。

       唐代,揚州成為全國商業、手工業的中心,經濟的富足可比長安,幹漆像工藝隨鑒真東渡遠傳日本,日本奈良唐招提寺藏有兩國僧人合作的幹漆鑒真像,漆器與金銀平脫銅鏡的製造,見於《大業雜記》、《舊唐書》、《朝野僉載))等史書和雜記。元後期,全國漆器生產中心南移到了嘉興、揚州一帶。

       明代,江南城市經濟繁榮。揚州漆器於晚明聲名鵲起,形成了螺鈿鑲嵌、百寶嵌、剔紅等著名的雕嵌品種,出現了百寶嵌名工周柱、螺鈿名工江千裏等著的漆器藝人。清代,康熙、乾隆皇帝各六次南巡,揚州出現了空前的文化高潮。清中期,揚州漆器鑲嵌工匠大批被招進京,為宮廷作坊造辦處製作漆器。工匠們把宮廷審美帶回了揚州,清後期揚州出現的雕漆嵌玉屏風,已見明顯的宮廷趣味。在中國漆器工藝整體走下坡路的晚清,揚州漆器高潮未見冷落,漆器被士大夫們當做案頭清玩,投向了士大夫的懷抱,文房用具如漆茶壺、漆沙硯、漆臂擱等,成了士大夫以坯當紙、寄情其中的所在,咫尺之間,窮極變化,詩書畫印,融為一體。有清一代,見於記載的揚州漆器藝人有:夏漆工、王國琛、徐履安、盧映之、盧葵生等。

       近代,鐵路運輸的興起使揚州不複有交通樞紐的位置,揚州經濟迅速敗落。上海口岸開辟以後,揚州漆器向“洋莊貨”轉換,生產品種轉向家具、屏風、楹聯,“外作”成為揚州漆器作坊中代表資本主義生產關係萌芽的新興力量。創於清同治七年的梁福盛號漆器作,在推出外銷家具、屏風的同時,牢牢抓住內銷漆玩,製品以揚州書畫家鄭燮、華岔、王小棵、何紹基等的書畫為粉本,無論設計和工藝,沒有羅綺粉黛、矯揉造作,沒有裱華、富麗、暄熾和熱烈。如嵌玉,選色沉著,或用竹、木、骨、牙材料鑲嵌畫麵,材料本色外露,不加些許掩飾,天然肌理,樸雅可愛,與宮廷製品的豪富氣截然有別;刻灰,或仿白描陰刻線條保留漆麵,或在圖像內外的地子上播撒螺蚌沙屑,寥寥數刀,清逸出塵,簡潔秀勁。

      在戰亂頻仍的近代,不少地區漆器工藝人亡藝絕,而揚州人卻湧往上海,揚州漆器靠上海口岸外銷得以一脈留傳,梁福盛號漆器作傳了五代,20世紀30年代最盛,1948年閉業。

      20世紀50年代以後,揚州漆器生產銷售完全麵向外部市場,漆藝家具成為主要生產品種,揚州漆器廠、江都特種工藝廠成為全國名牌漆器企業。20世紀後期,輕工業部將全國漆器情報中心、全國漆器檢測中心設在揚州。

 2.工藝和藝術特色

       揚州漆器裝飾工藝豐富,有雕漆嵌玉、嵌螺鈿(嵌硬螺鈿、嵌軟螺鈿)、漆沙硯、骨石鑲嵌(即百寶嵌)、刻灰(即款彩)、彩繪(即描漆)、彩勾刀即金理勾描漆)、剔紅等等。與東南沿海漆工長於畫漆不同,揚州漆工長於雕嵌。雕漆嵌玉漆器區別於南北鑲嵌屏風的獨特工藝處理,顯現出特有的高貴典雅、儀態端方、沉著大度,成為揚州最富裝飾意味、最具“台閣氣象”的漆器品種。平磨螺鈿漆器圖像磨顯清晰,紋工細致純熟,技藝爐火純青,集中體現了文人趣味。漆沙硯以楠木胎雕刻作各種藝術造型,硯盒用軟螺鈿漆器工藝裝飾,窮工極巧又文綺秀麗。

       (1)雕漆嵌玉  雕漆嵌玉漆器是百寶嵌漆器的一個分支,清代蘇州、揚州多有生產,現已成為揚州獨此一家的高檔漆器品種。揚州雕漆嵌玉屏風主體突出,層次分明,不繁不亂,影像富有韻律,彩玉琳琅滿目的反光圖像為吸光雕漆錦紋地襯托,天然色澤,柔和腴潤,兩種工藝,珠聯璧合,紅木擦漆的屏風框架對五色陸離的鑲嵌畫麵起了穩定統一的作用,端莊典雅又華美天成。雕漆嵌玉漆器以其特有的典麗氣象,經常被選為國家禮品。

       (2)嵌硬螺鈿  揚州嵌螺鈿有兩類:嵌硬螺鈿、嵌軟螺鈿。

       嵌硬螺鈿,揚州漆工稱“平磨螺鈿”,其畫麵疏密有致,構圖活潑秀麗,黑白對比,極富文綺之美,螺片所占麵積,一般不超過漆麵麵積的三分之一。其選料精當,精糙厚匏,開紋純熟,不露拚撞痕跡,圖像磨顯清晰,漆麵平整,漆質肥美,烏亮如玉,長期享有較高的聲譽。

       (3)嵌軟螺鈿嵌軟螺鈿,揚州漆器業稱“點螺”,或出於“鈿螺”讀音訛錯,或作如此解釋:“螺”指材料,“點”指點植技法,極言螺片之小。

       (4)漆沙硯漆沙硯以輕質木材作胎骨,用大漆調入有研磨作用的沙粒髹刷硯麵,胎質輕巧,堅固耐磨。料想古人製造漆器,無意中發現了漆灰的研磨作用,因而研究配方,髹刷硯池,漆沙硯從此問世。1984年,揚州姚莊漢墓出土木胎漆硯,硯池殘留墨跡,觸摸有極細沙粒,原件藏於中國曆史博物館。這方漆硯雖然不足推斷西漢已有漆沙硯的製作,至少可以認為,西漢時,漆沙硯工藝已見端倪。宋代,漆沙硯為內府製造。康熙丁酉年(1717年),揚州漆器藝人盧映之於南城買得一方漆沙硯,上有“宋宣和內府製”銘文,於是讓工人仿製。傳至盧葵生,漆沙硯聲名大噪,銷售日本,備受歡迎。約鹹豐前後,揚州漆沙硯失傳。

       (5)刻灰。  揚州刻灰工藝,流傳有緒並且裝飾麵貌豐富,有陽紋款彩,有陰紋款彩;有黑漆地,有色地,有貼金地,有螺鈿屑地,有仿古斷紋地。著色講求不髒,不火,不冒,並且多加仿舊。黑地淳和古雅,色地溫和含蓄,金地金碧輝煌,螺鈿屑地對比明朗,仿古斷紋古色古香。

(二)重砌爐灶的蘇州漆藝

       蘇州漆器曆史悠久,吳江縣新石器時代遺址曾經出土漆繪陶器,瑞光塔出土北宋朱漆描金真珠合利寶幢、嵌螺鈿藏金漆匣等,元代蘇州漆工王某、明代蘇州漆工蔣回回,分別以製漆皮舟、倭漆等載人方誌筆記。蘇州邦佛像有名。據《五台山碧山寺募造羅漢聖像功德碑》記,今五台山碧山寺戒壇內的脫胎漆羅漢,為順治七年(1650年)佟國胤捐資在蘇州製作,輾轉運往碧山寺,當時計造觀音大士像、韋馱像、羅漢像20尊。乾隆年間,蘇州漆器生產進入盛期,徐揚<姑蘇繁華圖》中畫有六家漆器店,《乾隆府誌,漆作》記蘇州漆藝,“有退光、明光,又剔紅、剔黑、彩漆皆精”。從《養心殿造辦處各作成做活計清檔》記載可見,乾隆在位時,蘇州漆工所製雕漆,從小巧為直徑半寸的圓盒到氣勢磅礴的寶座屏風,從器皿、陳設、文具、供器到家具,品種甚多。乾隆在蘇州製花瓣形脫胎朱紅漆盤上題詩:“吳下髹工巧莫比,仿為或比舊還過。脫胎那用木和錫,成器奚勞琢與磨……”故宮博物院藏有許多清代蘇州漆工製作的漆器。

       嘉慶以後,蘇州漆器業衰落,以至光緒為慈禧做壽,命蘇州製雕漆器,竟無人能作。道光間,蘇州漆業建立同業公所一一“性善公所”,據當時《漆作業創建性善公所夥友捐助姓名碑》記,蘇州漆工有七八百人,《道光蘇州府誌》記,“吳中趙滸者,能以羊皮為燈及脫紗為人物。今城隍廟東房三官神像,其手製也,極其工巧”。20世紀30年代,蘇州尚有油漆店380家、工人800人,年出品價值約30餘萬元;其中“王滄洲”、“王森泰”、“白萬興”、“繆泰成”等20餘家製作漆盤盒、漆提籃等漆器;1929年西湖博覽會上尚有“蘇漆”,唯“出品不多,隻有描金木器數件,均尚佳。”20世紀50年代,蘇州性善公所改為蘇州髹漆工會,漆器工人分別劃人油漆社、紅木雕刻社等單位,蘇州漆器製造暫告停止。

       20世紀60年代,蘇州紅木雕刻廠派工人前往福州學習脫胎漆藝,試做未幾,又停止。又派工人前往上海學習平磨螺鈿、刻灰、鑲嵌漆藝,歸來以後,成立了漆器生產小組,不久上升為蘇州漆器雕刻廠,從頭創業,生產刻灰、平磨螺鈿、鑲嵌屏風家具,其風格不是自身傳統的延續,而是轉手學習上海,大體上仍然是揚州漆器的家數。

(三)仿揚自成一家的上海漆藝

       宋元時期,中國文化中心兩度南移,漆器製作漸行於江南。上海寶山縣南宋譚氏墓出土素地漆碗,青浦縣南宋任氏墓出土雕漆東籬采菊圖圓盒以及漆奩、漆瓶、小漆圓盒等。

       1843年上海開埠通商以後,富豪洋商競相收購古漆器,上海成為漆器出口的重要基地。20世紀初,揚州經濟萎縮而新興城市上海興起,大批揚州人湧往上海謀生,揚州漆器工人舉家遷往上海經營和製造漆器,將揚州漆器工藝帶到了上海,由此派生出與揚州漆器同出一脈的上海漆器,揚州人成為早期上海漆器工人的主要成分。民國上海漆器生產已具規模,其中“解錦記”漆器作坊,有漆器工人近30人;謝慎昌漆器店,有漆器工人10人。漆器作坊和店鋪大多開設在老城隍廟(現上海南市豫園周圍),生產漆器招牌、匾額、屏風以及漆器雜件,其中,張元春所製箱櫥雜件頗受歡迎。抗戰前,上海漆器生產經過了十年興盛時期,漆器工人約150人。抗戰中漆器藝人紛紛轉業改行;三年內戰,更使上海漆器製造偃旗息鼓。1956年,8個漆器作坊和14個個體戶合並,組建為上海市漆雕屏風合作社,1958年上升為地方國營上海漆器雕刻廠,1959年,為布置北京人民大會堂上海廳,生產了骨石鑲嵌地屏鬆鶴圖、刻灰地屏廣寒宮、骨石鑲嵌掛屏八仙過海等。上海藝術品雕刻六廠、上海工藝美術研究所也曾經生產漆器。20世紀後期我國經濟轉型,上海漆器企業倒閉。

(四)以犀皮為特色的屯溪漆藝及安徽其他地區漆藝

1.曆史沿革

       清代至近代,安徽歙縣能製螺鈿漆器;清代至現代,安徽屯溪能製犀皮漆器。文獻記載犀皮工藝最早起於中晚唐1984年,安徽馬鞍山幣南郊東吳朱然墓中出土大批漆器。該墓出土一對犀皮黃口羽觴,表層漆皮磨顯光滑,黑、黃、紅三色如行雲流水,比犀皮工藝的記載早出600年。由此推斷,安徽犀皮漆藝當有自身傳統,安徽或為我國犀皮漆器發源地。20世紀下半葉,合肥、屯溪、金寨轉手模仿揚州平磨螺鈿、骨石鑲嵌、刻灰屏風家具,又模仿福州製作少量台花、彩繪漆器小件,自身犀皮漆藝幾至不傳。

2.工藝和藝術特色

       犀皮以竹括打起塗漆密集的突起,黃推光漆起花,幹後髹塗紅推光漆,再幹後髹塗黑推光漆,磨顯出片雲、圓花、鬆鱗等形狀的斑紋。屯溪漆工巧加變通,又發明了“破螺漆”和“菠蘿漆”。“破螺漆”做法是:漆胎髹塗濕推光漆後,稀疏地撒上破碎的螺鈿砂粒,幹後,依次髹塗黃、紅、黑諸色推光漆,逐層待幹,髹漆厚度沒過螺鈿砂屑並幹固以後,磨顯出螺鈿砂粒,圍繞螺鈿砂粒,黑、黃、紅漆圈圈成紋。“菠漆”做法是:用石青、石綠、石黃、朱砂等礦石顆粒稀疏地撒於濕推光漆麵,幹後,依次套髹黑、黃、紅色推光漆,逐層待幹,髹漆厚度沒過礦石顆粒並幹固以後,磨顯出礦石顆粒,推光,圍繞礦石顆粒圈圈成紋,其紋狀若削皮後的菠蘿眼,所以稱“菠蘿漆”。

(五)寧波嵌骨擦漆漆藝

1.曆史沿革

       早在隋唐時期,明州(今寧波)便是東南沿海主要通商港口,寧波骨嵌漆器通過日本遣唐使流入日本。日本奈良正倉院藏有寧波隋唐時期骨嵌紫檀木棋盤和雙陸盤。清代,寧波嵌骨家具馳名中外。北京頤和園仁壽殿和樂壽堂各保存有一對紫檀木嵌骨八角茶幾,用牙白色骨片鑲嵌山水勝景,是光緒年間寧波官員的貢品。江南園林裏,在在可見清代寧波嵌骨硬木家具,與江南士大夫園林的文化氣息合拍。

       寧波嵌骨硬木家具的出名,得力於當地傑出的擦漆漆藝。“擦漆細工,向來甬(寧波古稱)人獨擅其法,純用右拇指磨擦而成,不煩漆帚。本質無論木竹,要先加工刮磨至極光滑。漆用一種所謂熟漆者,以筆蘸之,微點於木或竹上,然後拇指腡麵著實推擦之,擦之範圍逐漸擴廣,大約一點漆,著木擦至半小時,察其全體,則為第一度。幹置二三日,又重行蘸擦,則為第二度。凡漆,必經三度,始稱完功。其完成之品,光澤淨靚,似象牙質,古雅可愛。此種漆稱為本色,料甚省,所費者唯人工。據聞,尋常一方寸之木,窮一人一日之力,往往尚不克完成,其金貴可知矣。古時髹工必用發塗,用拇腡,不知起於何代。故老傳聞,清乾嘉時最盛行,太平軍事後遂衰落,至光緒初,是項擦法改用破絹或絲買、不複用腡,於是料費而人工省,與古法成一反比例。今且羼入油類假漆,工料俱省而器材並惡矣……嚐聞一老漆工言,是行工人始學時,每日必用羊肝石打磨其右拇指腡紋,使平滑不棘,至著水不留痕為良技,日常保護右拇指不接觸有色紙布等物。又言擦漆,亦稱揩漆。其出品俗有直呼為假象牙者。”而“自外國假漆(洋漆)充銷以來,甬匠遂不講究藝術,逐年退化,至今日則擦漆一項,全非本來麵目矣”。

       1958年寧波工藝美術廠成立,生產各式嵌骨硬木屏風家具。

 2.工藝和藝術特色

       寧波嵌骨漆藝在硬木器具上刻出凹陷圖案,將牛骨片、螺片、黃楊木片或石片按圖案鋸作嵌件,塗以膠漆,嵌入凹陷內,打磨平整,器具表麵再加擦漆,成品經久耐磨,光澤常新。蘇式家具的造型樣式加上寧波千年的特色技藝,成就了寧波嵌骨漆藝家具清雅精麗的風格特色。   

(六)濰坊嵌銀絲漆藝

1.曆史沿革

       道光間,濰縣金石學家陳介琪家藏青銅器及銘文拓片,時稱“萬印樓”、姚功甫、田佘帆為陳府座上賓客,目擊把玩青銅器銘文而發巧思,於是借鑒青銅上的金銀錯工藝,以銀絲嵌入紫檀、烏木、紅木,成篆字、瓦當圖案,擦漆,推光,製成鎮紙、墨盒、筆筒、硯盒、翎毛盒、朝珠盒等,饒富金石趣味,深得士階層喜好。田佘帆子輩田子正、田子由,在濟南後宰門開設“雅鑒齋”,專門經營嵌銀絲漆器,“二田之名大噪,所製用烏木為胎,銀絲堅固,曆久不脫,諸物皆善,而文具為最精”(《蘿窗小牘》))。

       1928年,濰縣設立嵌銀絲漆器店“桐蔭山館”,收學徒四五十人,並在濟南、南京、北京等地各設分號,產品銷往南洋及日、英、美等國。《中國近代手工業史資料》記,“田氏之裔有田曉山者,製器亦精”。20世紀30年代是濰縣嵌銀絲漆器的盛期,嵌銀絲漆藝走出田門,濰縣畫家郭南村開辦的“鬆蔭齋”,也經營嵌銀絲漆器。20世紀,濰坊嵌銀漆器廠有工人300多人,生產嵌銀絲漆器小件如筆架、筆筒、墨床、印泥盒、硯盒、印章盒、手杖、花架、煙盒、首飾盒等,以文房用具最受歡迎;大件如茶幾、花幾、坐墩、屏風、博古架等,共約300多種。

2.工藝和藝術特色

       濰坊地在山東,已出江南,濰坊嵌銀絲漆藝卻是典型的文人風格。嵌銀絲漆藝基本材料為紅木、銀絲、大漆,經過設計、木作、犁槽、嵌絲、磨絲、磨麵、木坯上色、擦漆、推光等工序,製成嵌入銀絲、銅絲圖案的紅木擦漆器皿和家具。用鑷子把壓扁的銀絲夾人槽內,小錘敲平,使之嚴絲合縫,與器相平,再研磨,擦漆,推光。成品色澤深沉厚重,銀絲線紋清晰,嵌飾精美細致,堅固耐用。嵌飾題材從初始階段的金石文字拓寬到花、鳥、人物、走獸,成品古樸典雅中見靈巧秀麗,再現金石趣味或白描效果,兼具實用價值和欣賞價值。

   

 



版權所有@中國傳統漆器文化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