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綜合信息 漆器歷史 漆器工藝 科技保護 名品欣賞 學術研究 學術著作 考古出土 關於我們 友情鏈接
滾動信息:
站内搜索
漆器工藝
雕漆工藝

        雕又稱剔,如雕紅漆,稱為剔紅。它是在胎體上一層層髹漆數十層以上,工細者多至百層,待漆達到一定厚度,然後在漆層表麵勾畫紋飾圖案,繼而操縱手工刀具進行雕刻,剔除不用的漆層,形成高低凹凸、遠近深淺的藝術透視感。其藝術表現層次高於平麵漆器,製作技藝也更接近雕塑藝術,給人一種全新的視覺感受。雕漆被認為是最高貴的髹漆工藝,至今仍受人們推崇。根據漆層色彩不同,各隨其類分剔紅、剔黃、剔黑、剔綠、剔彩、剔犀等。

1.剔犀.

       剔犀是在胎骨上用二色或三色漆相間塗漆,再雕花紋,花紋斜麵呈現二色或三色相間的線紋。剔犀的工藝作品比單色的雕漆更為華麗,雕刻的紋飾有雲紋、回紋和卷草紋等,但以雲紋多見,故又稱“雲雕”。考古工作者在江蘇、福建、四川、山西等地的宋、金墓中,發現了許多精美的剔犀,有奩、盒、碗、扇柄等。

       唐代雕漆技法已臻成熟,不僅有單色的剔紅,也出現了一器之上使用了兩種色漆的做法。到宋時,有關雕漆的著錄較多,且傳世和出土的雕漆如剔黑、剔紅、剔犀實物也有所見。雕漆工藝多以金銀為胎,為皇宮所鍾愛,皇宮內府製作的雕漆種類較多,以盒、盤、手鏡、瓶、扇墜等造型為主,可惜傳世者稀少。

       宋代雕漆工藝運刀之通法,藏鋒清楚;壓花之刀法,隱起圓熟;錦紋之刻法,纖細精致;與唐代“刀法快利”,鋒棱畢露的風格迥然不同。

       元、明、清三代,雕漆類器物風行天下,幾乎成了中國近現代漆器的標誌性產品。在元代雕漆工藝達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尤其是晚期,把雕漆藝術推向輝煌時期。

       元代的雕漆以浙江嘉興地區最為著名,流傳至今的作品不少。多數是嘉興西塘張成、楊茂二人落款。造型以盤、盒為多,顏色以剔紅、剔犀為主,風格基本沿襲宋代,圓潤光滑,很少見到刻刀的痕跡。桼之質感濃烈,繪畫內容含蓄。由於受江浙文人影響,題材離宗教神話較遠,而表現文人生活和意趣的較多,反映出嘉興工匠的文化和藝術修養都比較高,也有別於後來宮廷藝術的那種歌功頌德、宣揚皇權神威的題材。

       元代雕漆也是中國傳統髹漆工藝最後的絕唱。至此後,中國人在漆工藝領域已無重大建樹,也失去了世界領先地位,這不由不使人扼腕歎息。

       明代雕漆在繼承元代雕漆工藝的基礎上有了飛躍的發展。宣德期間的某些雕漆作品,肉漸薄而地漸疏,已開始有自己的風格;到嘉靖又判然一變,刻法由藏鋒圓潤轉向刀痕外露;至萬曆而再變,布局運刀,無不抑斂,形成了崇尚繁縟、工巧華麗、紋飾縝密的新特點,將雕漆工藝發揮到極致,刻、鑿、鏤、勾,無不用其精細之功。嚴謹的構圖,豐富的畫麵,立體的形象,使雕漆工藝成為中國漆器裝飾的最高成就之一。雕漆製品有盤、盒、瓶、幾椅;顏色有剔紅、剔綠、剔黃、剔黑、剔彩、剔犀;題材有山水、花鳥魚蟲、人物樓閣、龍鳳怪獸等。雕漆製造除官府內府外,由於政府重視,民間雕漆也隨之興旺。至明代晚期,“雕漆”一詞正式出現,成為稱呼在厚漆層上進行浮雕的漆器藝術品的專用名詞。

       明代雕漆有兩種不同風格的藝術流派。其一以浙江嘉興為代表,其風格渾厚圓潤,講究磨工。其二以雲南雕漆藝人為代表,其風格是雕漆棱線分明,錦地精細,用漆不堅,刀不藏鋒、棱不磨熟。這兩個流派,又先後成為明代雕漆的主流,基本以嘉靖年間,明世宗朱厚熄征調雲南藝人入京充實果園廠為分界。前期,即永樂、宣德時,剔法以渾厚圓潤為主流,不刻錦地,雕漆題材十分廣泛,花卉有水仙、牡丹、海棠、玉蘭、杏花、牽牛、梅花、竹、菊花、茶花、石榴、蓮花、芙蓉、葡萄、桂花等,動物有蘆雁、獅球、龍、鳳、孔雀、錦雞、喜鵲、蜻蜓、牧牛、燕子等,此外還有山水、人物等題材;後期,即嘉靖、萬曆時,以鋒棱外露的剔法為主流,以錦紋為地,多用情節性題材,如聚寶盆、龍舟競渡、貨郎圖、雙龍捧壽、龍捧乾坤等,在藝術風格上形成了崇尚繁縟細膩、工巧華麗的新特點,構圖謹嚴,紋飾縝密,尤其到萬曆時期更勝一籌,刀鋒深峻,運刀如筆,顯示出刀鋒之美,形成一種新的藝術傾向,為萬曆以前所未見。清乾隆時雕漆作品之纖巧繁瑣於此已見端倪。

       清代雕漆風格融合了明代不同時期的雕漆藝術精華,秉承了明代的傳統,取得了很高的藝術成就,幾近盡善盡美,重色雕漆仍很流行,但色彩和雕刻技法都較明代有很大的進步不同:漆色雖仍以紅、黃、綠等為主,但較明代更加豐富多彩,同為黃色,但有正黃、土黃、橙黃之分;綠有墨綠、草綠、正綠之別,還出現了紫色漆;明代漆色暗紅,清代鮮紅;明代花紋莊重渾厚,清代則較為繁縟纖巧;明代一般為木胎,清代則兼作其他胎質,並且與其他工藝結合,如鑲上鎏金銅飾件、琺琅、鐫玉、雕牙等。清代雕漆既不同於明早期“隱起圓滑,藏鋒清楚”的特點,也不似明代晚期“刀法快利、棱角清晰”的風格,而是根據圖紋的實際需要,把兩者結合起來,使圓滑與鋒利相得益彰。對細部的處理則更多吸收繪畫中的皴、擦、點、染的技法,重刻工而輕磨工。雕工運刀如筆,力求精細;景深越推越遠,追求藝術上的細膩真實;漆層越來越厚,浮雕的層次和力度空間漸漸增強;錦紋愈來愈講究,變化甚多,超越了前朝,增強了山石樹木的層次感和立體效果。這些風格的變化,令清中期的雕漆工藝給人以耳目一新之感。

       不同色漆錦地的運用也是這一時期重色剔彩工藝藝術成就的體現。明代剔彩器多以一種色漆刻錦地,隻是以所刻錦紋的不同來區別天、水、地麵的不同空間,故天、水、地麵均處於同一平麵上,沒有起伏層次。萬曆時出現了異色錦地,清代則有所發展,它不僅沿襲了明代施刻各種錦紋表示不同空間,而且不同的錦地又采用不同的色漆,因剔刻漆色深淺不一,又有顏色之別,故使層次更加分明。

       堆色雕漆也得到進一步發展,此種技法常用以表現主題畫麵,像這一時期大量湧現出來的波濤中的海獸、魚龍等題材,就多用增色法表現,常見的作品以剔綠漆表現海水,雕紅漆表現海獸、魚龍、人物形象等。

       康熙、雍正、乾隆三朝是清代的鼎盛時期,而其中的乾隆時期又被稱為盛世,百工炫巧爭奇,除繼續發展前朝漆器品種外,雕漆工藝尤為出色。乾隆皇帝酷愛雕漆,禦用漆器大至屏風、床榻、坐椅、立櫃,小到盤、碗、盒、匣等都有雕漆製品,無論在器物造型、裝飾紋樣、製作工藝、雕工技法還是生產數量方麵都達到了漆工藝史上最高水平,精巧華麗,空前絕後。

       乾隆時期的雕漆器,在雕刻刀法上大體有兩種風格:一種是既有元末明初渾厚圓潤的特點,又具明晚纖巧細膩、刀鋒顯露的風格,往往一器之上既有磨工又見刀鋒,多根據物體和紋飾的不同,采用不同的刀法;另一種是前所未見的嶄新風貌。據檔案記載,乾隆初年,弘曆命在造辦處“牙作”當差的刻竹名匠從事雕漆,乾隆“三年十月十四日,傳旨:雕漆盒若漆得時,交牙匠雕刻,欽此。”以刻竹技法雕刻漆器,自然把竹刻那種奇峭清新、精致纖密的風格帶到雕漆中來,影響所及,使乾隆雕漆立刻呈現出刀鋒犀利精密,棱線深峻有刃,表現出鋒棱之美的嶄新風貌,所製剔彩器雕刻之精幾乎無懈可擊,因這一時期更加追求精細纖巧的效果,故無法施刻錦地,研磨也無處可施,故紋飾鋒棱俱在,成為剔彩漆器的顯著特點。

       清代雕漆的風格,一方麵是受到民俗民風的影響;另一方麵,由於科舉森嚴,極講究等級戒律,因而在藝術表現上崇尚細微之差,有時達到繁瑣堆砌,過於纖巧、零碎,流於繁瑣,這種過於形式化的傾向必然衝淡了作品的想象性、藝術性,藝術風格日趨衰落。



版權所有@中國傳統漆器文化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