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綜合信息 漆器歷史 漆器工藝 科技保護 名品欣賞 學術研究 學術著作 考古出土 關於我們 友情鏈接
滾動信息:
站内搜索
漆器工藝
金屬胎

        由於漆液髹塗在器物上後,一經幹固,能耐酸、防腐蝕,使得器物不易受到外界自然因素的影響,特別是可以防止金屬表麵生鏽,因而我們的祖先很早就將其用於一些金屬器皿表麵,髹塗與紋飾並舉,融防護與美觀於一體。在商代就已有銅胎漆器(或稱漆衣銅器)的出現。

        銅胎漆器在漢初有較大的發展。據記載,早在1938年,在內蒙古伊克昭盟伊金霍洛西南地方的漢墓中,就出土了銅胎的漆鼎、漆壺、漆鈁、漆甑等,紋飾有狩獵紋和鳳紋,尤以廣西羅泊灣漢墓出土的銅胎漆筒、銅胎漆盆和彩繪銅胎漆壺以及山東諸城漢墓的彩繪銅胎漆壺最為精彩,堪稱漆與銅器相結合的裝飾手法之典範。

        漢代除了給銅器髹漆外,還給其他金屬器髹漆。如山東臨沂銀雀山1號漢墓出土的鐵胎漆鼎、漆鈁、漆壺,山西朔縣漢墓的鉛胎漆箭,山西渾源畢村漢墓的鉛胎漆器等。給鐵、鉛等金屬器髹漆,漢代以前是沒有過的,它們的出現,反映了漢代漆工藝的空前繁榮,器物髹漆之風極盛。

        從成都市撫琴台發掘的五代前蜀王建墓出土的銀鉛胎漆碟來看,此時,金屬胎的工藝材料已經有了進一步發展。該胎分兩層,內層為銀,外層為鉛,共厚約1mm,外層表麵極粗糙,其上髹漆;碟麵不髹漆,銀胎外露,其上覆極薄金皮一層,將花紋鑽於銀胎之上,鑽痕直透至鉛胎,空白處,金皮鏤空,與銀胎相映,這一漆碟,大概係記載中所稱的金銀胎剔紅。

       從古籍記載來看,凡是談刻金銀胎者,均為剔紅,並以為係宋代宮廷所用,是極為珍貴之用器。

       以金銀為胎戧刻後露出金銀的底胎,金色與朱紅對比分明,顯得格外燦爛奪目。宋代金、銀、銅胎髹漆之風雖盛,但傳世漆器甚少,或許正是金銀為胎之故。戧金技法受其啟示而生,由此可見胎骨材料的發展對漆藝裝飾技法具有一定的影響。



版權所有@中國傳統漆器文化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