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綜合信息 漆器歷史 漆器工藝 科技保護 名品欣賞 學術研究 學術著作 考古出土 關於我們 友情鏈接
滾動信息:
站内搜索
科技保護
辨偽與鑒定
辨偽與鑒定

 一、偽造漆器的常見方法

(一)改款法

        改款是漆器作偽最常見的手段,改款的方法有兩種,一種是偽刻,即將原有漆器款識用漆塗抹,覆蓋原款或者將原款刮磨掉,重新刻上新的款識。另一種是改刻,即將原款內容增加或減少,由於作偽者不懂規律,有時偽款的位置刻得不對,有時對款識的內容不了解,像增加款文內容的畫蛇添足的情況,將本不屬本時代的款文內容也加了進去,不符合時代特征。如永樂作品均為製造年號款,而有將“大明永樂年製”六字款文改刻成“大明乙未永樂年製”八字款就是例子。經偽刻或改刻的款識,其風格特點與真實款識不相一致,經仔細審視,可發現這種現象通常有修補、塗抹過的舊痕,且經塗抹後改款部位的漆色與原有漆色略顯不同;還有的雖經刮磨抹,但迎著日光或借助放大鏡,仍隱約可見原款的存在。

       漆器上改款作偽的現象比較複雜,尤以明代宣德時期較為突出,在我們所見到的漆器中,很多款識都存在問題或疑點,歸納起來大體有以下幾種情況:(1)真器假款;(2)假器假款;(3)晚器早款;(4)早器晚款。

       (1)真器假款:即器物本身為宣德時期所造,但款識卻不具宣德款風格,也不是宣德時所刻,顯然是後人所為。這種情況作何解釋,經仔細審視,分析研究可得出這樣的結論:此種現象是在損壞、脫落的原器底重髹以後又仿造原款加刻上宣德款,如乾隆時期就有將宣德器修底後又刻上宣德款,這種情況在清官造辦處檔案中屢有記載。北京故宮收藏的宣德款剔紅《庭園高士圖》圓盒,器底左側刻有“大明宣德年製”豎行楷書款,字體及金色都不具宣德款特點,而且在後刻款的下方隱約可見已被填平塗抹的原有“大明宣德年製”款,變成了雙宣德款。一為原款,一為後刻款的情況還有故宮收藏的剔紅九龍紋大圓盒等,使真器變了假款。

       (2)假器假款:是指器物本身和款識都不是宣德年製,即器款不符,這裏有兩種情況:一種是常有特殊含義的假器假款,所謂“假”是就宣德時代而言,把不是宣德年製的漆器又由後人刻上宣德年製款,故暫且把此款也列作假器假款。如北京故宮收藏的雕漆花鳥紋長方盤,就其紋飾和雕刻風格看,應為萬曆時期的作品,而器底卻刻有“大明宣德年製”六字橫行款,後人刻上去的跡象十分明顯。

       另一種是器、款均係模仿舊器,為謀利所為,係名副其實的贗品。

       (3)晚器早款:係將後代漆器刻上前代款識,所見有在永樂器上刻元代“張成造”款,在明宣德器上刻永樂款,在嘉靖、萬曆器上刻宣德、嘉靖款等。

       以上三種款識作偽,旨在提高文物價值,以獲利為目的,因為時代的遠近與文物價值有著直接的關係,時代越早,其收藏價值、文物價值就越高。

       (4)早器晚款:這是漆器中一種十分特殊的作偽現象。所謂早器晚款,即把時代早的漆器刻上晚時代的款識,此等作偽現象,主要表現在明代宣德時期,大致有以下幾種情況:①將元代漆器刻上宣德款,故宮藏剔紅《觀瀑圖》八方盤,足內有後刻的“大明宣德年製”款,足邊“楊茂造”針劃款依稀可辨。②將永樂漆器刻上宣德款的漆器所占比重較大,故宮藏剔紅芙蓉花圓盒就是一例,此盒足邊“大明宣德年製”刀刻填金款刻在被塗掩的針劃永樂原款上,原款留有刮磨舊痕。類似這種現象較多,有些雖經刮磨改款,但迎光映照,仍隱約可見原款的存在。此種現象,按清初高士奇等人的觀點是為逃避處罰,而采取以交差為目的之手段,且不論高氏的說法是否準確可信,但此種現象已從現有部分文物中得到了證實。

       除宣德時改款現象十分嚴重外,其他各代做假款的現象也時有發生,北京故宮藏剔紅雙龍紋盤,盤上刻海水龍紋及錦地,刀法細謹,純屬萬曆風格,但足內有“大明嘉靖癸巳年製”款。仔細觀察,此款亦係後刻,原有的萬曆款被塗掩住,但尚有痕跡可尋。類似這種改款現象,多為後人所為,因為嘉靖在萬曆之前,前代改後代款是不可能的。還有將永樂、宣德、嘉靖、萬曆器刻上“乾隆年製”款,其中有係器底重髹時加刻,有係故意加刻或改刻。

       又如剔紅《百花圖》長方盤,盤內飾方格錦紋,雕折枝花卉多種。足內朱漆,上足邊處有刀刻填金“大明永樂甲午年製”八字橫行款,下有乾隆四十七年(1782)弘曆題詩:“見恒永樂細針鐫,亦頗薌名贗鼎傳。獨此百花製甲午,紛如群卉寫黃荃。細枝搖若迎風嫋,嫩葉翻猶帶露鮮。運意摹神奪畫格,果園哪得混為宜!乾隆壬寅孟春禦題。”此盤年款中記幹支,不符合永樂款識常例,且雕法風格亦為明代中期,而絕非永樂風格,其字體及刻款部位均符合明萬曆款識常例,故此盤應是明中期的作品,而年款應是萬曆時期加刻上去的,乾隆時刻詩,實屬器款不符。

       故宮藏嘉靖剔紅鬆竹梅仙鶴紋三層套盤也是最好的實例。此套盤二、三層盤底均刻有乾隆五十五年( 1790)禦製詩一首,並有“大明嘉靖年製”款,一層盤底有“乾隆年製”四字,款旁粘黃紙簽墨書“乾隆五十四年十一月初三日收古董房呈覽紅雕漆圓盤一件,缺漆蠟補”。這種黃簽均係當時內監所貼,由此可知此盤是乾隆五十四年冬經古董房呈進修補後加刻上乾隆年款的。

       從上述事例不難看出,漆器的款識是十分複雜的,故不可簡單地以現有款識來判定漆器的真偽。

(二)修補拚配法

      常見有把原器底換掉或將器底重新修補刮磨塗漆,使原來麵貌不複存在。如故宮藏剔紅雙龍牡丹山石紋盒,盒麵雕牡丹花卉襯底,兩龍奮爪相向追戲一火球,圖案壯麗雄偉,刀工肥腴圓熟,不失為永樂雕漆中之精品。但盒底光素黑漆,無款,漆色鋥亮如新,且無斷紋,明顯是後來重新配底,這種情況不乏其例。

       在故宮收藏的漆器中,還有一種拚配器物,以盒為例,有的器蓋並非一器,或早器晚蓋,或晚器早蓋,此種器物表現出上下漆色不一,風格各異,即使時代相差不遠,也有裝飾紋樣、雕刻刀法等不相一致之處。故宮收藏的剔紅荔枝紋圓盒、剔紅三獅紋小圓盒,均屬此種情況,其原因可能是因為原器遺失或損壞而經後來拚配而成。

(三)作舊補綴法

       漆器上常見有作舊痕的現象,所謂做舊痕,在漆器技法術語中叫做“設骨剝”,是指在新做成的仿古漆器上做出剝落或斷紋等痕跡,以充古器,這是仿古漆器中常見的做法。

       漆器的種類較多,因此作偽的方法也不盡相同,據《古玩指南·漆器之鑒別》載:“雕填之偽者,係將舊螺鈿物起去螺鈿而填以新漆,然後香薰之,以孫茶抹之,故必須詳考其顏色也。”

       金漆之作偽也是從顏色上做手腳,金漆的做法是在糙漆表麵刷一道粘漆,即“打金膠”,然後再把金箔或金粉粘到器物表麵上去。年久以後,金漆上的有些金色自然就會被磨掉,露出下麵的漆地,舊金漆磨擦久了,脫落得很自然。一般作偽的金漆,是故意將金漆磨去一部分,因而往往有時顯得很不自然。

(四)仿造斷紋

       仿造斷紋是漆器作偽的手段之一,漆器年代的遠近,與漆器的斷紋有著密切的關係。

       漆器上的斷紋有多種,如有梅花斷、冰裂斷、蛇腹斷、牛毛斷等。比較常見的大體為兩種,一種是細碎斷紋,類乎人手上之皴,故稱手皴紋,又謂之牛毛紋。有這種牛毛斷的漆器一般表明漆器所處年代都較久遠,明以前的漆器多有這種斷紋。另一種斷紋稱蛇腹紋,即斷裂如蛇腹上的橫斷紋,古漆器上這種斷紋較多,且無論年代遠近,都或多或少有此斷紋。

       漆器上的斷紋多因氣候變化而形成,實際上是一種毛病。形成的原因是複雜的,主要還是依據漆器的底胎、漆的做工等。如底胎做工比較講究,則不易發生斷紋,如果底胎漆灰刮得過厚,或底胎本身未完全幹定,都容易發生斷紋的毛病,因此,斷紋也可以人為,這些都是就蛇腹紋而言。而年代久遠漆器上的細碎裂紋,即牛毛斷紋,是隨著歲月流逝而逐漸產生,這種斷紋是無法人工仿製的。《古玩指南》載:“以漆漆物,必須陰幹,若未幹時遂見風日,則往往破裂而為長條蛇腹紋,故蛇腹紋古物有之,即新物亦能有之,不可隻以蛇腹紋定新舊也。惟手皴紋係多年自然漸生者。”所以隻有古漆器才有所見,新製漆器絕不會有。宋人趙希鵠在《洞天清錄集》中講到古琴斷紋的作偽方法:“用信州薄連紙,先塗一層於上,加灰,紙斷則有紋。或於冬日以猛火烘琴極熱,用雪罨激烈之。或用小刀刻畫於上。”關於仿古漆器之斷紋,範和鈞先生在《中華漆飾藝術》一書中也有論述。他分別論述了漆麵裂、漆中裂、漆下裂幾種作偽方法後指出:“古舊漆器未必都有斷紋,有裂紋者未必都是古漆器……仿古者欲求逼真古器,常喜做出裂紋,但需注意某種裂紋隻會在某些漆飾中出現,不會在別種漆飾中發生,若張冠李戴,豈不成笑話。總之,有裂紋的漆器,不論新舊真假,其對漆器本身之牢固程度,都有相當折扣。”

       在仿古漆器中,確有仿漆器斷紋者,據王世襄先生介紹,民國時期,“住北京西郊海澱的某漆工所仿製的明代漆器,都仿造斷紋,勻密自然,幾乎可以亂真”。王先生“親眼見過他所做的花鳥紋嵌螺鈿黑漆小幾和花鳥紋雕填小幾,隻是其偽造方法不詳”。從範先生斷紋作偽經驗中,使我們對漆器仿斷紋的方法有所了解。

       除以上作偽方法外,乾隆時期仿古風氣盛行。漆器仿古有依樣模仿品,即在造型、紋飾、款識、色調等方麵,都在追蹤古物的韻味,也有在依樣模仿品上刻上前代款識,其仿製之絕妙,為曆代仿製品所不及。

二 、漆器辨偽的主要方法

(一)形製特征辨偽

       每一時代漆器的形製特征,是鑒別漆器年代及真偽的重要依據。因為漆器的各類造型,多能表現一個時代的生活習俗、風俗風貌以及工藝技術條件等。從整體和局部看,隨著社會的發展進步,各個時期的器物造型都或多或少有些變化,代表了一個時代的特征。早期器型比較簡單,多為盤、盒、碗、壺、杯、缽等簡單造型,且胎骨多以斫製、挖製為主,越到後來,器物造型就越為美觀、複雜。如宋代漆器與同期瓷器造型相似,多為出棱分瓣的複雜器型。明代漆器造型式樣繁多,形態各異,如銀錠式、方勝式、海棠式、梅花式等,都是具有時代特征的新造型。器型的多樣化以及製作之精細程度,代表了一個時代的生產力發展水平以及工藝的發展與進步。

(二)紋飾特征辨偽

       漆器上的裝飾紋樣,是不同社會存在的反映。不同時期的漆器紋飾,均有其不同的風格和特點,反映出極其鮮明的時代特征。就像戰國時代漆器裝飾紋樣,還沒有擺脫商、周青銅器以及玉器紋飾的影響一樣,在漆器上依然保留著饕餮、夔龍、蟠螭以及回紋、雷紋、幾何紋等紋樣,所不同的是此時漆器已把完全圖案化的花紋變得更加靈活罷了。繪畫類紋樣,多取材於現實生活中的宴飲、歌舞、攻戰、出行、狩獵等活動,與其所處的時代背景有著密不可分的聯係。

       又如漢代漆器上出現的以表現神仙幻境、孝子、義士、聖君、賢相為主流的題材內容,正是漢代信奉道教和漢武帝提倡的“罷黜百家,獨尊儒術”思想在漢代漆器紋飾上的反映。因此,任何一件器物的裝飾紋樣,都是一定社會的政治、經濟和文化在觀念形態上的反映,絕不會在戰國漆器上出現盛唐時代那種豐滿活潑的歌舞升平的紋樣,也絕不會在漢代漆器上出現戰國時代的蟠螭、饕餮紋。器物與紋樣風格矛盾者必偽,因而把握住每一時期漆器紋樣上的變化,是鑒別漆器時代特征的重要手段之一。

(三)工藝技法辨偽

       工藝技法的出現及其特點,是漆器鑒別的一個不可缺少的手段。曆史上,漆器的工藝技法並非出現於同一時代,而是有先後順序。依據目前考古發掘和傳世的漆器來看,每一時代漆器種類及其技法的出現已有印證,前已述及。因此,利用技法來辨識漆器的年代就顯得十分重要。如果把三國時代出現的犀皮技法定在漢代,顯然就是不了解漆器工藝的發展曆史,因此,每一時代漆器工藝技法的出現,是確定漆器時代的一個重要標誌。

       除掌握形製特征、紋飾特征以及工藝技法辨偽外,還要對常見作偽的幾種情況進行辨偽。

(四)款識辨偽

       古代漆器有具款和不具款的,在具款漆器中,款文代表了一代之風,並較多地表現了與時代的一致性。每個時代在款文內容和款文文字、落款部位等方麵都各有特征,表現方法均不相同,根據這些特征可檢驗為哪一時代的漆器。注意各種款文特點的同時,還應找出款文的演變過程和變化相承的次序,根據這些規律也可作鑒別古漆器真偽的依據之一。以刻款為例,元代雕漆多為針劃名謂款,如“張成造”“楊茂造”等,多刻在器底足內左側邊緣。明代永樂漆器雖亦多在器底左側邊緣針劃細款,但所刻均為年號款,如“大明永樂年製”。宣德漆器雖亦刻年號,但改用刀刻填金款,字體粗獷醒目。萬曆漆器在刀刻填金年款之外,銘文內容又加有幹支,如“大明萬曆乙未年製”。清代乾隆時除刻有年款外,多在年款下鐫刻器物的題銘,如“大清乾隆年製牡丹寶盒”,等等。由此可以看出,漆器的款識風格各個時代都有不同的表現方式和內容,’因而憑借款識特點來斷定年代和辨別真偽,也就顯得相當重要。掌握每一時期的款識風格特點,首先要研究每一時代款識的位置、排列的形式、款文的內容,然後研究其筆法、字體的結構以及落款所用的方法,真假實物款識比較,就可以辨別出偽造的款識。有些造假者隻能照貓畫虎,隻要我們對書法和款文內容、落款部位有所了解,仔細辨別,由此及彼即可推斷出真偽。

       北京故宮收藏的剔紅葡萄紋橢圓盤為明永樂時期果園廠製漆器,盤底髹黑光漆,漆麵有斷紋,足內左側刀刻“大明宣德年製”楷書填金款,壓在被刮磨的原款上。此器款為後製的跡象比較明顯,改造的方法,是在磨去原款之後,加塗一層黑漆,然後在原款部位加刻上新款,原款有被刮磨過的舊痕。故宮藏剔紅雲龍紋盈頂長方盒,底部左側永樂款上直接加刻“大明宣德年製”刀刻填金款,款下隱約可見原永樂針劃款,也是這種做法的例證。

       改款漆器屢見不鮮,其改刻方法基本相同,均在塗抹或刮磨原款之後,塗上新的亮光漆,再刻上新的款文。隻要仔細觀察,就可以從漆器上有款和無款的地方之漆色、斷紋以及款識的書寫方法,款文內容等方麵找出破綻。如所見為數不少的刻有宣德年款的器物,款識卻不具備宣德款之神韻。真正的宣德款字體為官方常用書體,明代稱為“台閣體”,清代稱為“館閣體”,字體端正規矩,筆畫平直,粗細一致,其中“德”字“心”上無一橫為其明顯特征,而所見有的加刻假款較真款要麼更規矩、秀麗,要麼用筆起落變化大,且字內戧金濃豔,顯得時代較近,修過器底或局部的器物,很少有自然的斷裂紋,而且經後髹器底的退光漆較為明亮。

       台北故宮收藏的剔彩雲龍紋長方盤,盤心朱漆刻海水雲龍戲珠紋,上部以土黃色作花瓣錦地,下部飾綠色波紋。花紋間有許多挖補的舊痕,器外底有“大明宣德乙未年製”八字楷書橫行款。按時間計算,宣德在位總共十年,起於元年丙午,終於十年乙卯(1426-1435),這中間沒有“乙未”之年。據台北索予明先生介紹,“此款‘宣德’二字,所填之金色較其餘各字略異,近處之底漆有刮磨過的痕跡,一看便知,這兩字是為後刻,此盤的款識風格及位置,雕漆風格符合萬曆時的特點,實為萬曆時的作品。”

       北京故宮收藏的剔犀雲紋盤與安徽省博物館收藏的“張成造”剔犀雲紋盒比較,不僅漆色、紋飾相同,其刀工也如出一人之手,故被認為是元代作品。但盤底正中卻有刀刻填金“乾隆年製”四字款。此盤通體漆色沉穩,而足內黑漆顯得浮躁,與盤身漆色有差異,因此可知現款是在原底重髹漆後所刻,所以原來的斷紋尚在。

       從以上列舉的漆器款識作偽現象不難看出,文物款識的真偽是一個非常複雜而又較難辨識的問題。因此,鑒別漆器的真偽絕不能隻憑漆器現有的款識而武斷地下定義。除掌握款識作偽的方法外,還要掌握每一時期款識的內容、款字的位置、筆體風格等,隻有這樣,才能準確地通過款識來判斷漆器的年代和真偽。

(五)斷紋辨偽

       古漆器表麵上的斷紋,是漆質老化的必然現象,也是漆器的木質材料隨著氣候的變化自然伸縮的結果,這種胎質和漆層的不斷漲縮,年久漆表麵便出現裂紋,這就是所謂的斷紋。這種斷紋特征對鑒定漆器年代的的遠近,有著密切的關係。古代漆琴年代的測定,往往是把琴上的斷紋作為一個重要方麵來加以判斷,南宋嶽珂《程史》,趙希鵠的《洞天清錄集》中都有根據斷紋判斷古琴製作年代的記載。趙氏說:“蓋琴不曆五百歲不斷,愈久斷愈多。”從此書記載可知,南宋人所見古琴斷紋,大約有三四種:“有蛇腹斷,其紋橫截琴麵,相去或一寸或二寸,節節相似如蛇腹下紋。有細紋斷如發,千百條亦停勻,多在琴之兩旁,而近嶽則無之。又有麵與底皆斷者,又有梅花斷,其紋如梅花頭,此為極古,非千餘載所不能有也。”趙希鵠甚至提出了“古琴以斷紋為證”的說法,於是“斷紋就成為古琴家驗證古代漆琴製作年代的一個重要標誌”。北京故宮收藏的唐代“大聖遺音”琴上的斷紋,即趙氏所說的蛇腹斷,是古漆器上常見的斷紋。從漆器斷紋上可以推測其時間久暫,但並不能完全以此為據。因為漆器斷紋本身還有自然老化、木質材料不斷漲縮以及人工製作水平有關。因此,鑒定漆器的年代,除考慮斷紋以外,必須綜合考察其他幾個方麵的因素。

(六)舊痕辨偽

       經重髹或刮磨髹漆的器底一般來講,重髹的漆色顯得光亮如新,如是刮髹過改款的地方,其漆色與原器底其他部位色澤不同。再有器物表麵,由於歲月之變遷,都或多或少有一些自然的斷裂紋。如是原有底款,其底部的斷紋就很自然,而經改款的,斷紋到款字附近,往往無斷紋或不像無款的部位斷紋那麼自然,仔細觀察,還可以發現有的字跡附近漆麵刮磨塗改的痕跡依存,用放大鏡觀察,還可看到經塗抹加款位置漆麵較之附近漆的水平麵略顯凸起,刮磨的痕跡更加明顯,有的連底下的原款也隱約可見。因此,修補或重新上漆的器底與器底其他部位和器裏的漆色,光澤度以及斷紋上都有一定的差異。

(七)刀工、磨工辨偽

       雕漆的刀工,各個時期的特點均不同,元代雕漆以張成、楊茂的作品為代表,其刀工渾厚圓潤,藏鋒不露。明代初期永樂、宣德時期雕漆承襲元代雕工之章法,風格趨於一致。明代中期雕漆開始出現鋒棱顯露的特點。到明晚期,完全為刀法快利、刀痕顯露、纖巧細膩的一派風格所取代。清代乾隆雕漆,完全沿襲明代晚期的特點並加以發展。

       元末明初雕漆極重磨工,因而漆器紋飾邊緣極其光滑圓潤,刀工痕跡全然不見,經過打磨的漆器,漆色光亮。明中期以後直至明晚期雕漆,雖亦經打磨,但已不如明早期磨工之大,光澤之佳了。清代雕漆很少講究磨工,所雕紋飾邊緣鋒棱盡在,也有光亮圓潤的一種風格。清代漆色發澀,有的器物雖經打磨,也看不到磨工光潤的效果。

(八)其他方法辨偽

       除以上幾種主要方法外,還可以通過觀察漆色,聞其味等方法辨偽。

       漆器的顏色也是鑒別漆器新舊、真偽的手段之一。年代久選的漆器,漆色呈暗紅,如紅漆即呈棗紅或暗紅色,顯得沉穆穩重。新仿作的漆器如剔紅器顏色豔紅發尖,一看便知為現代作品。正如《古玩指南》中所說:“漆器年代久遠,與其色相之變遷……實有密切關係。”元末明初剔紅器顏色為朱紅含紫,呈暗紅色;明中期以後的漆色較明早期顯得豔紅;清代則鮮紅而色滯。如《古玩指南》中所說:“至乾隆時,其紅色已不發紫矣,然比新者之紅色仍略紫。”漆器的顏色,同一時期往往也有些變化和不同,不能一概而論。

       鑒別漆器新舊真偽還可以用漆器之漆味來判斷。一般來說,年代久遠的漆器,隨著時間推移,其自身的氣味也會慢慢揮發消失掉。而新作或仿古漆器,即使用肉眼難以辨其真偽,其造型、漆色、紋飾、斷紋都仿造得真切,但漆的氣味,不容易一下子去掉。有鑒別常識和經驗的人,往往也把漆器有無漆之氣味作為判斷新舊真偽的一個手段。對漆器進行辨偽,涉及各方麵知識,除把握各時期的風格特征外,還要依據以上幾個方麵。隻要抓住特征,認真審視,研究,真偽比較,就能得到較為正確的判斷。

 

 

 

 

  • 1
  • 2


  • 版權所有@中國傳統漆器文化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