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綜合信息 漆器歷史 漆器工藝 科技保護 名品欣賞 學術研究 學術著作 考古出土 關於我們 友情鏈接
滾動信息:
站内搜索
科技保護
功能與使用
功能與使用

        漆器的製造和使用主要是以生活用器和陳設用器為主,它以漆器製品的高昂價格和裝飾之華麗,高躋貴重工藝品的行列,深受人們的青睞,成為上層社會生活用具中的大宗物品。漆器出現後,其地位便一直居高不下。

        漆器的使用方式多種多樣,依其主要使用方式,大致可以劃分為禮儀用器,陳設用器,生活用器,兵、樂器以及殮葬具等幾類。漆器的主要作用和地位分述如下:

  一、禮器

       禮器是統治階級用來祭天祀祖,宴享賓朋,賞賜功臣,紀功頌德的,禮器還用於殉葬,直接為禮儀製度服務。為這些目的製作出來的器物,即漆禮器,就成為是中國漆器文化發展到極高階段的一個重要標誌。

       漆器的禮儀地位和作用最早見於《韓非子·十過》:“……由餘對曰:‘臣聞昔者堯有天下;飯於土簋,飲於土鍘,其地南至交趾,北至幽都,東西至日月之所出入者,莫不賓服。堯禪天下,虞舜受之,作為食器,斬山木而財之,削鋸修之跡,流漆墨其上,輸之於官,以為食器,諸侯以為益侈,國之不服者十三。舜禪天下,而傳之於禹,禹作為祭器,墨漆其外,而朱畫其內,縵帛為茵,蔣席頗緣,觴酌有采,而樽俎有飾,此彌侈矣,而國之不服者三十三。……”’從“禹作為祭器,墨漆其外,而朱畫其內”可以看出,早在四千多年前的原始社會新石器時代末期,禹就使用漆器作為祭器,標誌著生產力的提高和階級的進一步分化,致使“國之不服者三十三”。其後“周製於車,漆飾愈多焉……後王作祭器,尚之以著色塗金之文,雕鏤玉珧之飾,所以增敬盛禮……”

       在奴隸社會的西周遺址中也有漆禮器的發現。1981-1983年琉璃河西周燕國墓地中首次發現了漆簋、漆罍、漆觚。由於這些品種器類在西周時期均屬禮器,因此,從出土的器類看,它們是與青銅禮器共同組成的一套完整的禮器,與青銅禮器具有同樣的地位和功用。在封建社會裏,漆禮器一直占有一定的位置,這種作用一直延續到清代。如在湖南長沙馬王堆漢墓中發現的成組漆鼎、鍾、盒、鈁等,均為漆禮器,而且是西漢墓中常見的一組禮器。以後各朝各代,如舉行葬禮、齋醮祈禱、皇帝受禪、太子初拜等活動,均有使用漆器作為禮器的。故宮收藏有明清時期成套的漆製八寶,爐、瓶、盒及缽、杯、碗、盤、香鬥等,均為當時宗法儀式。

 二、財富和權力的象征

       漆器除當做重要禮器外,在人們心目中還是財富、權力、地位的象征。以西漢為例,漆器被統治階級視為時髦之物,價格昂貴,《鹽鐵論·散不足》記載有“夫一文(紋)杯得銅杯十”,就是說一件畫有花紋的漆杯可以換取十隻銅杯。據出土的漢代漆器銘文,可知當時官營作坊中,漆器製作分工很細,有十幾道工序。由於工序複雜,所花工時極多,因此《鹽鐵論·散不足》中才有“一杯椿用百人之力,一屏風就萬人之功”的感歎。

       漢代以漆器作為衡量財富的標準,“漆器千件,邑推首富”。《史記·貨殖列傳》列舉了當時“通邑大都”的商賈們得以致富的商品,其中就有“木器髹者千枚……漆千鬥”的記載,認為手中掌握了千件漆器,千桶漆者,其財富也相當於“千乘之家”(即和千戶侯一樣富有)。這裏雖沒有具體講到漆器的價格,但可看出它一定是十分昂貴的。正因為如此,統治階級把漆器的多寡,看地位、身份、尊卑、財富的區別,他們不僅生前享用,還在死後將其大量下葬,以求在陰曹地府繼續享用。因此,在厚葬成風的漢代,上自皇帝,下至一些普通平民,都把漆器作為隨葬品的一個重要內容。從出土情況看,僅湖南長沙馬王堆三座漢墓就出土漆器七百餘件;廣西貴縣羅泊灣漢墓出土的漆器也多達七百餘件,其中包括殮葬用具。漢墓中出土漆器的數量之多,保存之完好以及工藝之精巧,都是前所未有的。當時漆器作為一種時尚和高檔用器,還隻能為權貴、商賈享用,一般平民所用寥寥無幾。漢代一些小型墓葬出土的漆器數量不多,有的隻有一兩件,其尊卑的區別是極其鮮明的。

 三、生活和陳設用器

       漆器以生活用器所占比例最大,體現出極大的實用性,如食器、酒水器、盥洗器、承托器、盛放梳妝用器、娛樂用器、文房用器等,品類繁多,應有盡有。還有陳設擺放的幾案、座屏、掛屏、櫃桌、椅凳以及明清多見的寶座、屏風等,所占比例也相當大。

       此外,一些兵器及掛放兵器、樂器的座、架等,也無一不用漆來髹飾。可見漆飾與漆工藝在當時社會中的影響和地位是相當重要的。

 四、漆器作為貢品

       貢賦製度是古代中央政權斂財的一種重要手段,在中國已延續了幾千年。進貢的器物一般為土特產和珍異寶物等。所進貢品有朝貢品、年貢品,還有藩貢、邦國貢、外國貢等。清代進貢的花樣更為繁多了。如今,在中國第一曆史檔案館就珍藏著清代各地總督、巡撫、鹽政、織造等向曆朝皇帝、皇後等進獻物品的進單和貢檔,其中各地向朝廷進貢漆器的詳細文獻,是我們研究各地進獻漆器及各地漆器生產狀況的第一手材料。北京故宮博物院收藏的大量漆器中,就有相當一部分為當時各地的進貢物品。

       除國內各地進貢之外,史料中還有外國貢漆和進貢漆器的記載。明朝鄭和七次下西洋,密切了明朝與海外各國的交往,各國前來朝貢的使臣充斥朝廷,《明太宗實錄》記錄有永樂八年(1410)至二十一年(1423)間,安南(古稱交趾,即今越南)的貢漆情況。《大清會典》記有康熙八年(1669)琉球國進貢黑漆嵌螺鈿的茶碗等物品。故宮博物院藏品中,有黑漆嵌軟螺鈿盒,據盒上原貼紙簽,知是17世紀時的琉球製品。外國貢漆和漆製品的情況,無疑與漆器的貴重和中國統治者對漆器的愛好有直接的關係。

五、漆器作為賞賜、饋贈品

       漆器不僅作為貢品進貢給皇帝,而且統治者還把它作為貴重物品賞賜給臣屬或饋贈給外國友人。據文獻記載,北魏孝明帝正光二年(521),蠕蠕主阿那環歸國,詔賜以赤漆、黑漆槊、朱漆弓箭、黑漆弓箭、赤漆簷、黑漆竹楹、朱畫漆盤等。唐玄宗李隆基、楊貴妃也曾以各種平脫漆器賞賜給節度使安祿山。明成祖朱棣、清高宗弘曆也酷愛雕漆,都曾將雕漆器物饋贈給外國友人。據記載,明永樂皇帝先後三次贈日本國王及王妃雕漆禮品達一百八十六件之多,清乾隆皇帝祝壽時,經英使馬戛爾贈送給英王的雕漆多至數十件。

六、藥材用漆

       漆還有一個鮮為人知的作用,即藥材作用。明朝李時珍《本草綱目》木部漆條大明曰:“幹漆入藥,須搗碎炒熟。不爾損人腸胃。若是濕漆煎幹更好。亦有燒存性者。”還可“絕傷補中,續筋骨,填髓腦,安五髒,五緩六急,風寒濕痹。生漆,去長蟲,久服輕身耐老。

       幹漆,療咳嗽,消瘀血,痞結腰痛,女子疝瘕,利小腸,去抗蟲。殺三蟲,主女人經脈不通。治傳屍勞,除風。削年深堅結之積滯,破日久凝結之瘀血”。可見漆在中國文化中的地位和作用。

       總之,漆器的用途在曆代均有所不同,從原始社會至漢代以前的漆器,基本用途為生活用器、殮葬用器以及兵、樂器等,隻有少量作陳設工藝品。魏晉南北朝至唐朝,青瓷業的興起逐漸取代了漆器在日常生活用品中的地位,使漆器轉向工藝品方麵發展。這一時期,用於日常的生活用品的漆器明顯減少,而具有欣賞價值的陳設裝飾品和工藝品則逐漸增多。宋元時期,漆器的用途十分廣泛,不僅作為貴重的陳設觀賞品,其生活用品的特點也十分突出。當時漆器在民間使用十分普遍,並已有漆行、漆鋪等,把漆器作為商品大量出售。從目前發掘的實物看,宋代漆器大多為生活用器,像碗盤碟盒等類。元代漆器品種及工藝技法較宋代增多,因此,器物的裝飾性和觀賞性較宋代突出。

       明清兩代,漆器的使用涉及社會生活的各個方麵,無論是禮儀用器、陳設裝飾、生活用器還是兵器、樂器,範圍十分廣泛。除皇家禦用的官辦漆器工場外,民間的漆器作坊也很發達,因此,上至王公貴族,下至平民百姓,都或多或少地擁有和使用漆器。皇家用器包羅很廣,從寶座、屏風、桌、凳、幾、案,到生活用器如碗、盤、奩、盒等,再到禮儀用器、饋贈禮品等都離不開漆器。此外,明清漆器的最大特點是在實用的基礎上,其裝飾性、觀賞性較以前更加明顯和突出,任何一件生活用器,都是一件精美的工藝品。

 



版權所有@中國傳統漆器文化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