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綜合信息 漆器歷史 漆器工藝 科技保護 名品欣賞 學術研究 學術著作 考古出土 關於我們 友情鏈接
滾動信息:
站内搜索
詳細內容
洪石:先秦兩漢嵌綠鬆石漆器研究

作者:洪石 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原文刊於《考古與文物》2019年第3期 

       綠鬆石為一種含水的銅鋁磷酸鹽礦物,或因其“形似鬆球、色近鬆綠”而得名,簡稱“鬆石”。綠鬆石產地以鄂西北的鄖縣、竹山縣最為著名,其次是陝西的白河、安康,新疆、安徽也有產出。中國綠鬆石之名,始著於清;甸子之名,始見於元。《清會典圖·冠服一》載:“皇帝朝珠,用東珠一百有八,佛頭、記念、背雲、大小墜珍寶雜飾惟宜。惟圜丘以青金石為飾,方澤珠用蜜珀,朝日用珊瑚,夕月用綠鬆石”。
       宋、元、明時期,稱綠鬆石為“碧澱子”、“碧甸子”、“碧靛子”、“北靛子”、“甸子”等。南宋周密《癸辛雜識·西域玉山》記載:“劉漢卿隨官軍至小回回國,去燕數萬裏。每雨過,山泥淨盡,數百裏間皆玉山相照映,碧澱子皆高數尺,豈所謂琅玕者耶?”《元史·食貨二》載:“山林川澤之產,若金、銀、珠、玉、銅、鐵、水銀、朱砂、碧甸子、鉛、錫、礬、硝、堿、竹、木之類,皆天地自然之利,有國者之所必資也,而或以病民者有之矣。”又載:“產碧甸子之所,曰和林,曰會川。”元代陶宗儀在《南村輟耕錄》之“回回石頭”一節中列舉了三種甸子:你舍卜的,即回回甸子,文理細;乞裏馬泥,即河西甸子,文理粗;荊州石,即襄陽甸子,色變。明代王佐《新增格古要論》卷六載:“碧靛子出南蕃、西蕃,青綠色,好者頗與馬價珠相類,有黑綠色者低,皆不甚值錢,又謂之北靛子,宜鑲嵌用”。
       漢唐以前,夏商周乃至新石器時代,綠鬆石有何稱謂,學界尚無一致認識。有研究者根據古文獻記載,認為“琳”指綠鬆石,“璆琳”指球狀或粒狀綠鬆石,“璆琳”有時簡化成“璆”或“琳”,皆指一物;“璆琳琅玕”可直釋為“球粒狀綠鬆石珠”,簡稱“綠鬆石珠”或“鬆石珠”。也有研究者考證“璆琳”為青金石,“琅玕”為巴㻝(寶石)。
       對於中國古代嵌綠鬆石漆器,尚無學者做過專門研究。對於中國古代綠鬆石器,尤其是新石器時代綠鬆石器,一些學者的研究成果可資借鑒。從目前的考古發現情況看,至遲在新石器時代已在漆器上嵌綠鬆石了。本文重點探討考古發現數量相對較多的先秦兩漢嵌綠鬆石漆器,雖胎骨大多已朽,但存痕跡及綠鬆石嵌飾,有的可辨器形和紋飾,有的尚可複原。下麵擇保存稍好、器形較明確者進行重點分析。
       一、先秦兩漢嵌綠鬆石漆器的類型及其特征
     (一)新石器時代嵌綠鬆石漆器的類型及其特征
       考古發掘能夠確認的新石器時代嵌綠鬆石漆器數量非常少,可辨器形有腕飾、頭飾等。
       1. 朱漆木器、木柄 江蘇新沂花廳新石器時代墓地M4“在靠近墓主腳部的墓底,有一塊長寬各約0.4 米的不規則塗紅彩的地麵,上麵鑲嵌8 顆圓形小綠鬆石片。”M18 男性墓主“頭部近坑邊處有一片朱紅色彩繪地麵,上麵鑲嵌綠鬆石,與M4 的情況類似。”花廳M4和M18 中的所謂嵌綠鬆石的紅彩地麵,應是漆木器腐朽後的殘跡。同墓地M50 出土一組10件綠鬆石片(M50:29),色澤碧綠,磨製光滑,正麵略弧鼓,底麵平整(圖一,1)。其中圓形1 件,直徑1 厘米;條狀圓角形9 件,兩端呈圓弧狀,兩邊近似直線,長1、寬0.5 厘米。此為玉斧木柄端的嵌飾,木柄應髹朱漆。

       2. 腕飾 山西臨汾下靳墓地出土2 件嵌綠鬆石腕飾。M76:1,寬環帶狀,在黑色膠狀物上貼附綠鬆石碎片,其上等距鑲嵌3 個白色石貝。周長30、寬9 厘米(圖一,4)。M136:3,狀似手鐲,在黑色底上貼附綠鬆石。外徑9.5 厘米。兩墓主均為老年女性。

       山西襄汾陶寺墓地出土8 件腕飾, 分別出自M2001、M2013、M2023、M3168、M2010、M2028、M3003、M3085。其中墓主為男性者2 座、疑為男性者1 座,墓主為女性者2 座,性別不明者3 座。其中7 件出自右腕部,1 件情況不明。鑲嵌所用的綠鬆石片均呈不規則形,大小不一,最大的長2.3、寬處達1.3、最小的長僅0.2、寬僅0.1、厚0.03 ~ 0.15 厘米。綠鬆石片表麵一般都磨光。“鬆石片以下普遍有一層黑色膠狀物,同玉骨組合頭飾及漆木器彩繪層下發現的性狀相同,至今仍有一定黏度,厚0.2 ~ 0.4 厘米不等,推測是生漆或其他有機樹脂類黏合劑。有的在黑色膠狀物之下另有一層較疏鬆的炭化物,顏色比膠狀物稍淺,無黏性,或應是皮革一類襯托物的痕跡”。筆者認為這些綠鬆石片應是漆木腕飾上的嵌飾,皮革既薄又軟,不適合鑲嵌大量綠鬆石飾,更不適合作腕飾。保存較好的4 件中有3 件形製大致相同,呈圓筒狀,出土時已被壓扁,每件暴露部分表麵嵌綠鬆石片均為一百數十枚,每片大小相近,長、寬多為0.3 ~ 0.5 厘米。M2001:3,寬10.8、高8.3 厘米(圖一,7)。M2010:4,寬10.5、高7.8 厘米(圖一,5)。M2023:4,在上下邊緣各有長條形的牙片兩列鑲出邊框,每列各見6 片。下緣大部已殘缺。寬8.8、高5 厘米(圖一,2)。M3168:6,上端寬14、連同石璧高25厘米。較突出的牙飾有五組,牙飾之間及周圍滿布綠鬆石片,約90 餘枚。其下部為一件大理石質的璧。外徑13.5、厚0.7 厘米(圖一,6)。發掘報告認為這件石璧也是腕飾的一部分。筆者認為這件石璧應是單獨的,並非與綠鬆石片和牙片共同作為嵌飾使用。因為石璧太大、太厚、太重,不宜作為嵌飾,而且從出土情況看,它原來也應是套在腕部的,後被壓平,其上緣與牙飾下緣互相疊壓。

       3. 頭飾 山西襄汾陶寺墓地M2010、M2001、M2028、M3018、M2023、M2003、M2011、M2024、M2081、M2255 出土玉骨組合頭飾,形製相似,嵌綠鬆石,最少的10 餘片,最多的60 餘片。笄上部表麵有黑色膠狀物,笄與環交接部位用黑色膠狀物膠著固定,綠鬆石片底部也有黑色膠狀物。發掘報告推測黑色膠狀物是漆或某種樹脂。墓主有男有女。其中最精美、保存最好的頭飾為M2023 出土者,包括骨笄、半圓形穿孔玉片、弧形穿孔玉片、玉墜飾各1 件以及綠鬆石嵌飾60 餘片(圖一,3)。

       值得注意的是,考古發現的新石器時代綠鬆石嵌片還有很多,特別是新石器時代末期,發現的綠鬆石多數是作為鑲嵌片使用,在一些遺址中發現了大量的鑲嵌顆粒和鑲嵌片,其中不乏漆器上的嵌飾,惜具體情況不詳,器形不明,本文不作討論。

       (二)夏商周時期嵌綠鬆石漆器的類型及其特征

       1. 動物形綠鬆石嵌飾 主要有龍形和獸麵形,應為漆木器上的嵌飾,具體器形不明。

       河南偃師二裏頭遺址2002VM3 出土1 件龍形綠鬆石嵌飾,由2000 餘片各種形狀的綠鬆石片組成,以三節實心半圓形的青、白玉柱組成額麵中脊和鼻梁,以頂麵弧凸的圓餅形白玉為睛。龍首外緣立嵌兩排綠鬆石片,龍身外緣立嵌一排綠鬆石片。在距綠鬆石龍尾端3.6厘米處發現1 件綠鬆石條形飾,與龍體近於垂直,二者之間有紅色漆痕相連,原應為一體。每片綠鬆石的大小僅有0.2 ~ 0.9 厘米,厚僅約0.1 厘米。龍身長64.5、最寬4 厘米。由龍首至條形飾總長70.2 厘米(圖二)。整個龍形綠鬆石嵌飾及其近旁有多處紅色漆痕。這些綠鬆石片和玉飾均無孔,應是嵌粘在某種器物上的,這種器物應比龍形綠鬆石嵌飾大,胎骨有一定厚度,考慮到龍形綠鬆石嵌飾及近旁有多處紅色漆痕,筆者認為其為木胎漆器的可能性最大。

       武漢盤龍城遺址楊家灣商墓M17出土獸麵形綠鬆石嵌飾1 件(M17:31)。獸麵由大量各種形狀的綠鬆石片組成,呈兩組分布於南北兩側,中間則見較小的方形或梯形綠鬆石片。獸麵的眉、目、鼻梁和牙用金片製成。南麵殘存獸麵長約16.5、寬約20 厘米,北麵殘存獸麵長約13、寬約6 厘米(圖三,1)。發掘者做了複原研究,認為它可能是一件獸麵紋麵具。清理時在綠鬆石片上下曾發現黑灰色物質,應是所附著器物的痕跡,筆者認為以木胎漆器的可能性最大。楊家灣商墓M13出土五處綠鬆石飾。其中一處由數十塊綠鬆石片和蚌片組成,綠鬆石片形狀各異,麵、邊磨製光滑,有一件呈橢圓形,似鳥眼珠;蚌片均為長方形。從彩照觀察,其應為漆器的殘存部分(圖三,2)。

       2. 漆觚 內蒙古赤峰大甸子墓地有30 多座墓葬出土了漆器,可辨器形有觚、筒形器等,內外皆髹朱漆,並發現經過加工的綠鬆石片、蚌片、螺片。“所見鬆石片皆拚擺呈平麵,蚌、螺片都是修整呈長條形,拚擺在鬆石片之間。這些都是一麵磨光,另一粗糙麵貼附黑色膠結物質、或紅色塗料、或漆膜。表明這些鬆石、蚌、螺片是附在已朽壞器物上的鑲嵌物。可能墓中原來有鑲嵌鬆石、螺甸的小型漆木器”。如M726:7,木胎,直徑16.5厘米,下端殘,現存高30.5 厘米(圖四,1)。該器漆膜薄如紙,出土時尚有韌性,呈紅色。全器內外表麵均有漆膜,內外漆膜之間的胎骨已朽,呈1 毫米左右的空隙,漆膜裏側印有纖細的木質紋理。M726 中還有2 件與此器形狀相同的漆器痕跡。另外還有5 座墓的壁龕中各有1 件漆觚。從考古發掘報告的文字介紹和圖片看,還不能肯定漆觚上嵌了綠鬆石,但可以確定的是,該墓地出土了嵌綠鬆石漆器,且嵌蚌飾。

       北京琉璃河西周燕國墓地M1043 出土1件嵌綠鬆石漆觚(M1043:14),木胎,器身髹紅漆,鑲三道金箔,在下麵兩道金箔上鑲嵌有綠鬆石,兩道金箔之間雕刻出三個變形夔龍紋,以綠鬆石為目。複原口徑13.3、高28.3 厘米(圖四,2)。M1043 墓主身份為燕國高級貴族。

       3. 漆盤、盒 河北槁城台西商代遺址T6 西房的最南室和西房北起第三室的門外出土漆器殘片26 塊。木胎已朽,但原來塗在器內的朱紅色和器外的髹漆依然存在,而且色彩絢麗鮮明。這些殘片中,T6:57 都是先在木胎表麵用利刃雕刻成各種各樣的花紋,然後再塗朱、髹漆、鑲嵌。這樣在漆器的表麵,就顯露出黑紅兩色浮雕式的美麗花紋。花紋的種類有饕餮紋、夔紋等,在雷紋和饕餮紋中還嵌綠鬆石(圖五)。綠鬆石形狀有三角形和圓角方形兩種,大都嵌在饕餮紋的睛部和眼角。器形有圓形淺腹盤、圓形帶蓋盒等。

       江蘇滸墅關真山大墓出土百餘件形狀不一的綠鬆石片,皆為一件漆盒上的嵌飾。綠鬆石片被加工成雲雷紋或夔紋的一部分,另有圈、點等形狀,可拚成多組圖案。該墓年代為春秋中晚期。墓主身份可確定為吳王。

       4. 漆木柄 湖南慈利縣石板村戰國墓M20 出土匕首柄1 件(M20:2),木胎,竹節形,用薄銅片穿紮其間,外髹黑漆,近首端飾複線幾何紋和三角雷紋, 嵌綠鬆石, 寬格兩麵均飾同心圓紋,外飾凸點紋一周。莖殘長11.4、寬2.8 厘米(圖六,3)。墓主身份等級不詳。

       5. 漆背銅鏡 湖北包山楚墓M2出土2 件嵌綠鬆石漆背銅鏡。由鏡麵和背托兩部分組成。圓形鏡(M2:432-9),鏡托中央鑄柿蒂紋,周圍鑄鏤空四分蟠螭紋;外圈飾勾連雲紋,其內嵌綠鬆石多已脫落。鏡托髹黑漆。直徑14.9、厚0.3 厘米(圖六,2)。方形鏡(M2:432-3),鏡托中央鑄柿蒂紋,周圍鑄鏤空四鳳紋;外圈飾勾連雲紋,其內嵌綠鬆石多已脫落。鏡托髹黑漆地,以紅、黃色彩繪。邊長11.1、厚0.25厘米。該墓年代為戰國晚期,墓主身份等級為大夫。

       6. 漆繪銅腰扣 滇池地區出土了大量鑲嵌型扣飾,這類扣飾扣麵內凹,中央鑲嵌瑪瑙扣,部分扣飾瑪瑙扣邊緣用黑漆繪幾何紋;扣麵鑲嵌綠鬆石片或玉環,通過綠鬆石片的排列形成各種花紋。其年代大致從戰國至西漢。如昆明羊甫頭戰國中期滇文化大型墓葬M19出土了10 件嵌綠鬆石腰扣。其中8 件圓形內凹,正中及扣麵嵌瑪瑙、綠鬆石飾等,個別嵌一周玉環,直徑7.8 ~ 15.6 厘米(圖六,1)。另2 件為圓形鷹麵扣,直徑17.1 ~ 19.6 厘米。發掘簡報對於這些銅腰扣的介紹非常簡單,未配彩照,隻能根據同一墓地漢墓出土銅腰扣彩照推斷,它們表麵也應有漆繪紋樣。

       7. 漆車 《周禮·春官·巾車》中有較多關於漆車的記載,如“漆車藩蔽”等。考古發現的漆車數量也不少。可以確定以綠鬆石為飾的漆車,在商代已出現。如河南殷墟小屯第二十墓出土的第一類乙種車,在輿的範圍內有很多紅漆皮,應與輿有關。車的銅構件上嵌綠鬆石。其中輿盤的前軓後踵等上均有精美紋飾,周圍還飾有40 枚嵌綠鬆石的八角星形大銅泡;輿門周邊飾36 枚形製略小也嵌綠鬆石的七角星形銅泡(圖七,1、2);軎、轄上也有用綠鬆石嵌成的星形紋飾等(圖七,4);輈端有一龍頭,五官均嵌綠鬆石;兩軛上均用綠鬆石嵌成星形紋飾等(圖七,3)。

       此外,還出土了較多商周時期嵌蚌泡漆器,蚌泡中心有一孔。根據考古發現的個別保存較好的蚌泡推斷,蚌泡中心孔內原應嵌綠鬆石圓片。這類嵌綠鬆石漆器主要有豆、禁,出土地區主要有河南、陝西、山西、北京。

       (三)秦漢時期嵌綠鬆石漆器的類型及其特征

       考古發掘出土遺物中尚未見秦代的嵌綠鬆石漆器。東漢漆器出土數量很少,目前也未見嵌綠鬆石者。西漢嵌綠鬆石漆器主要見於江蘇盱眙大雲山西漢江都王陵一號墓和河北滿城漢墓。

       1. 漆杯、盤 大雲山一號墓出土漆杯中有嵌綠鬆石者。M1:3853,紵胎。銀耳。器外髹深褐色漆。簡報稱,銀耳正麵淺刻雲氣紋並對稱嵌入兩顆瑪瑙飾與三顆玉石飾。這三顆“玉石飾”應為“綠鬆石飾”。口長13.6、連耳寬11.7、通高3.1 厘米(圖八)。同墓出土漆盤中有嵌綠鬆石者。M1:4729,紵胎。銀釦上麵鑲嵌一周瑪瑙和綠鬆石飾,二者相間分布。銀釦上還淺刻幾何紋,下麵為素麵。口徑21.2、底徑15、高3.2 厘米(圖九)。

       2. 漆案 大雲山一號墓出土鎏金銅釦漆案,案身為紵胎,正麵通體髹黑漆,中心朱繪神獸雲氣紋,外飾兩周勾連雲紋。邊框飾四組紋飾帶,兩組紋飾帶較寬,表麵皆隨意撒嵌綠鬆石,另兩組紋飾表麵以長條形角質素麵帶滿嵌。四組紋飾間隔排列。案邊飾以鎏金銅釦,表麵通體刻飾雲氣紋並鑲嵌瑪瑙珠飾16 枚。案長63.4、寬40.3、高9.5 厘米(圖一〇)。

       3. 漆奩 大雲山一號墓出土1 件七子奩(M1K1 ⑥ :1402),紵胎,銀釦。從殘存跡象看,母奩的蓋壁外側嵌有大量綠鬆石。

       滿城二號漢墓出土1 套五子奩(M2:4024),紵胎。器內髹朱漆。殘存銅飾。母奩蓋壁上有一圈寬4.2、厚0.15 厘米的銅飾帶,中部鏤空,刻龍紋和怪獸紋,龍、獸之間點綴流雲紋和山形紋,這些紋飾的輪廓及細部都錯以金、銀;上下花紋帶飾錯金、銀三角形幾何紋和卷雲紋,三角形內緣頂角錯銀並鑲嵌綠鬆石飾,外緣頂角錯金並鑲嵌瑪瑙飾(圖一一)。蓋頂隻存柿蒂形銅飾和外圈環形銅飾各1 件。柿蒂形銅飾裝飾以錯金、銀卷雲紋和流雲紋,四葉各鑲一桃形玉片,中心圓形鑲嵌物已不存。外圈環形銅飾上亦有錯金、銀和鑲嵌瑪瑙、綠鬆石的裝飾,紋樣和上述銅飾帶上的上下花紋帶相同。五個子奩也隻殘存銀釦和蓋頂銅飾。蓋頂銅飾當中為錯銀柿蒂形,柿蒂中心嵌瑪瑙飾,四葉嵌綠鬆石飾(圖一二)。母奩直徑25 厘米。墓主為中山靖王劉勝之妻竇綰。

       4. 漆背銅鏡 西漢南越王墓出土1 件漆背銅鏡。由鏡麵和背托兩部分組成。鏡托背麵錯金銀、紅銅、綠鬆石嵌成複雜圖案。直徑29.8、邊厚0.7 厘米(圖一三)。

       5. 漆繪銅腰扣 雲南出土西漢時期的漆繪銅腰扣數量很多。如江川李家山M68X1:14-5( 圖一四,1), 昆明羊甫頭滇文化小型墓M328:10(圖一四,3)。晉寧石寨山M6出土了2 件邊緣雕以猴子的圓形銅扣飾(M6:16、42),中央鑲一紅色瑪瑙扣,正麵嵌綠鬆石片,周邊用紅、黑色漆繪八角芒紋(圖一四,2)。

       6. 漆車 滿城一號漢墓出土6 輛實用的漆車,木質部分已朽,存紅色漆皮。銅質車器中有以錯金銀為飾的,也有以鎏金為地、點嵌綠鬆石和瑪瑙的(圖一五,1)。大雲山一號墓出土馬車20 餘輛,有的漆車上的漆木傘柄的銀箍飾及銀質蓋弓帽上嵌瑪瑙和綠鬆石飾,綠鬆石飾呈圓形、三角形和水滴形(圖一五,2)。

       此外,還出土一些嵌綠鬆石的金屬構件,其中有些應是漆器上的構件。如滿城一號漢墓出土14 件銅鋪首,表麵鎏金或鎏銀,有的還嵌瑪瑙、綠鬆石或白玉飾,多數形體較小,應為漆木器上的構件。凡此種種,此不贅述。

       二、先秦兩漢嵌綠鬆石漆器的分期與特點

       縱觀先秦兩漢嵌綠鬆石漆器的發展曆程,大致可分為三期:新石器時代、夏商周時期、秦漢時期。上文已分析了各期嵌綠鬆石漆器的類型及其特征,下麵探討各期嵌綠鬆石漆器的主要特點。

       新石器時代為嵌綠鬆石漆器的發端期,器類很少,包括腕飾、頭飾、木柄等,以腕飾和頭飾為主。胎骨多為木胎,也有在骨笄上髹漆並嵌綠鬆石的。鑲嵌方法基本為平嵌,直接嵌在胎骨上。有的腕飾的上下緣立嵌牙片,如陶寺墓地M2023:4,在上下邊緣各有長條形的牙片兩列鑲出邊框。至於綠鬆石片的形狀,朱漆木胎漆器和木柄上的綠鬆石片被製成圓形或橢圓形,底麵平、上麵弧鼓,便於鑲嵌,鑲嵌方法為散點式;腕飾和頭飾上的綠鬆石片均為不規則形,鑲嵌方法為拚合式。此時期嵌綠鬆石漆器基本組合為腕飾、頭飾等裝飾品。花廳M50 出土的一組綠鬆石嵌飾由中間一個圓形、周圍九個橢圓形綠鬆石片組成放射狀圖案,其他漆器上的綠鬆石片基本為密集拚合,嵌滿器物表麵,沒有拚成圖案。從與其他嵌飾的搭配組合看,綠鬆石片多與牙片、石貝組合鑲嵌,如山西襄汾陶寺墓地出土的幾件腕飾;個別與玉飾組合鑲嵌,如山西襄汾陶寺墓地出土的頭飾。本期嵌綠鬆石漆器出土地區主要有江蘇和山西(表一)。綠鬆石原料不易獲取,加工技術要求高,尤其是在金屬工具使用之前,加工難度較大,產品精美,屬於稀缺物品,自然珍貴,使用者身份等級很高。

       夏商周時期為嵌綠鬆石漆器的大發展期,器類較多,包括嵌綠鬆石龍形飾、獸麵形飾的漆器,以及觚、盤、盒、木柄、漆背銅鏡、漆繪銅腰扣等,還有豆、禁等。值得注意的是,實用的大型漆車也以綠鬆石為飾。其中夏、商、西周時期,嵌綠鬆石漆器以觚、豆等容器為主;東周時期嵌綠鬆石漆器種類很少,不見容器,主要器類是嵌綠鬆石漆背銅鏡和漆繪銅腰扣。胎骨多為木胎,也有在銅鏡背麵和銅腰扣表麵漆繪並嵌綠鬆石的。鑲嵌方法基本為平嵌,也有個別立嵌。如二裏頭遺址2002VM3 出土龍形綠鬆石嵌飾,龍首外緣立嵌兩排綠鬆石片,龍身外緣立嵌一排綠鬆石片。至於綠鬆石片的形狀,觚、盤、盒等容器上的綠鬆石片基本呈圓形、橢圓形、三角形等較規則形,一般配合彩繪紋飾,點綴其間,多呈散點式分布。如槁城台西商代遺址T6:57,綠鬆石形狀有三角形和圓角方形兩種,大都嵌在漆器上饕餮紋的睛部和眼角。組成龍形飾、獸麵形飾的綠鬆石片形狀多樣,鑲嵌方法為拚合式。如二裏頭遺址2002VM3 出土龍形綠鬆石嵌飾,由2000 餘片各種形狀的綠鬆石片拚合而成。銅腰扣上的綠鬆石片幾乎均呈圓形,中心有一小孔,鑲嵌方法亦為拚合式。本期嵌綠鬆石漆器基本組合為觚、豆等容器。觚是酒器,豆是食器, 可組成一組餐飲用具。綠鬆石嵌飾或點綴於漆器彩繪紋飾中,如饕餮紋的眼睛;或緊密結合並拚成圖案,如龍紋和獸麵紋。從與其他嵌飾的搭配組合看,綠鬆石片多與玉飾、蚌泡、金箔組合鑲嵌。如二裏頭遺址2002VM3 出土的龍形綠鬆石嵌飾,以三節實心半圓形的青、白玉柱組成額麵中脊和鼻梁。盤龍城遺址楊家灣商墓出土獸麵形綠鬆石嵌飾M17:31,獸麵的眉、目、鼻梁和牙以金片為之,視覺效果十分突出。琉璃河西周燕國墓地出土漆觚M1043:14,在下麵兩道金箔上鑲嵌有綠鬆石,兩道金箔之間雕刻出三個變形夔龍紋,以綠鬆石為目。此外,商周時期較多嵌蚌泡漆器,如豆、禁,根據考古發現的個別保存較好的蚌泡推斷,蚌泡中心孔內原應嵌綠鬆石圓片。雲南滇文化墓葬出土較多漆繪銅腰扣,綠鬆石與瑪瑙扣、玉環搭配裝飾,為滇文化典型器物之一。本期嵌綠鬆石漆器出土地區較多,主要有河南、河北、湖北、山西、內蒙古、北京、甘肅、湖南(表一)。使用者身份等級很高。需要指出的是,雲南地區漆繪銅腰扣,在大小墓葬中均有出土,不限身份等級,男、女均可使用。

       秦漢時期為嵌綠鬆石漆器的衰落期,其中秦和東漢漆器中未見嵌綠鬆石者。西漢嵌綠鬆石漆器數量和器類都很少,器類有杯、盤、案、奩、漆背銅鏡,漆車中也有以綠鬆石為飾者。值得注意的是,繼前期之後,本期雲南地區出土大量漆繪銅腰扣,顯示出鮮明的地域文化特色。從胎骨看,基本為紵胎,如杯、盤、案、奩;漆車為木胎;銅腰扣上漆繪並嵌綠鬆石。鑲嵌方法基本為平嵌。至於綠鬆石片的形狀,杯、盤、奩等容器上的綠鬆石嵌飾基本呈圓形、橢圓形、三角形等較規則形,一般配合紋飾,點綴其間,呈散點式分布,如大雲山M1 出土的杯、盤等。與前期一樣,銅腰扣上的綠鬆石片幾乎均呈圓形,中心有一小孔,鑲嵌方法為拚合式,大量綠鬆石片緊密地排列在一起。值得注意的是,這一時期出現了地紋式鑲嵌方法,如大雲山M1 出土鎏金銅釦漆案,案身正麵通體髹黑漆,邊框兩組較寬的紋飾帶表麵皆隨意撒嵌綠鬆石。本期嵌綠鬆石漆器基本組合為杯、盤、案、奩等容器,是漢代日用漆器的一個完整組合,即案上放置杯、盤,杯可作酒器也可作食器,盤為食器,共同組成一套餐飲用具,而多子奩為妝奩,是漢代男女均配備的日常梳妝用具,主要用來放置銅鏡、梳篦和化妝品。綠鬆石嵌飾或點綴於漆器紋飾中,如雲氣紋和三角形幾何紋;或緊密結合並拚成圖案,如銅腰扣中心的綠鬆石嵌飾與漆繪結合構成的太陽光芒狀紋樣,周圍則是綠鬆石嵌飾拚成的環帶狀紋樣。從與其他嵌飾的搭配組合看,綠鬆石片多與瑪瑙飾、玉飾、金屬構件如銀耳、銀釦、鎏金銅釦等組合鑲嵌在漆器上,如大雲山M1:3853,漆杯銀耳正麵淺刻雲氣紋並對稱嵌入兩顆瑪瑙飾與三顆綠鬆石飾。滿城M2:4024,五子奩蓋壁上的銅飾帶上下花紋帶飾錯金、銀三角形幾何紋和卷雲紋,三角形內緣頂角錯銀並鑲嵌綠鬆石飾,外緣頂角錯金並鑲嵌瑪瑙飾。蓋頂外圈環形銅飾上亦有錯金、銀和鑲嵌瑪瑙、綠鬆石的裝飾,紋樣和蓋壁銅飾帶上的上下花紋帶相同。本期嵌綠鬆石漆器出土地區不多,主要有江蘇、河北、雲南、廣東(表一)。使用者身份等級很高,基本為諸侯王級別。與前期一樣,本期雲南地區銅腰扣的使用者仍不限身份等級、不限男女,體現了滇文化特色。

       三、先秦兩漢嵌綠鬆石工藝源流

       綠鬆石因其硬度較低,易於切割、打磨、穿孔,且顏色鮮豔、光澤強,自新石器時代以來,人們就對其進行加工、使用。綠鬆石器最早出現於新石器時代中期的裴李崗文化、大地灣文化及北福地一期遺存中。裴李崗文化的綠鬆石工藝基本停留在個人裝飾品層次上,多為圓形穿孔飾,主要作為掛飾或墜飾,幾乎沒有作為鑲嵌用的。在骨器、象牙器上鑲嵌綠鬆石,在大汶口文化中即見;在玉器上鑲嵌綠鬆石,則見於山東龍山文化和陶寺文化。

       從考古發現看,至遲在新石器時代人們已經在漆器上嵌綠鬆石了,如新沂花廳新石器時代墓地出土者,年代為大汶口文化中、晚期。從年代上看,以綠鬆石嵌飾裝飾漆器不比裝飾其他質地器物晚,或者可以說,從目前的考古發現看,大約是最早的。早在8000 年前,杭州市蕭山區跨湖橋的先民已對漆的性能有所了解並開始用漆,跨湖橋遺址出土的“漆弓”,比學界之前確認的最早的漆器——浙江餘姚河姆渡遺址出土的木胎朱漆碗,要早1000 年。此後,漆工藝不斷發展,特別是新石器時代漆器上嵌飾材料的選擇,體現出了地區、資源、文化、審美等方麵的差異。如海岱地區人們偏愛綠鬆石嵌飾。“海岱地區的鑲嵌物質全部為綠鬆石,反映出該區史前時期先民對這種玉料的一種偏好。就目前所見,其最早出現鑲嵌工藝的時代為大汶口文化中期,此後大汶口文化晚期至龍山時期一直盛行。其鑲嵌方法包括淺窩鑲嵌法、孔洞鑲嵌法。此外,據花廳遺址鑲嵌綠鬆石的彩繪木器的痕跡來分析,很可能使用了膠粘劑的平麵鑲嵌法”。陶寺墓地出土較多嵌綠鬆石腕飾和頭飾,反映了海岱地區大汶口文化與中原地區陶寺文化的密切關係。而在與大汶口文化大致同時期的鄰近地區的良渚文化時期,人們則偏愛玉飾,用以裝飾漆器,不見嵌綠鬆石漆器。新石器時代“漆器裝飾上最為突出的特點是鑲嵌玉器或有玉構件,而這類漆器又集中出土於浙江餘杭反山和瑤山良渚文化墓葬中。如浙江餘杭反山和瑤山良渚文化墓葬中出土的很多漆器上都嵌玉,並且用玉片、玉粒等組成圖案,非常精美,而北方的山西襄汾陶寺遺址等卻沒有嵌玉漆器出土”。

       嵌綠鬆石工藝不僅應用於漆器上,也應用於其他質地的器物上。在青銅器上嵌綠鬆石要比在漆器上嵌綠鬆石時代晚。關於青銅器嵌綠鬆石工藝,朱鳳瀚指出,二裏頭文化期的青銅器鑲嵌綠鬆石工藝成為先秦青銅器發達的嵌錯工藝的先導。此後,此種工藝經久不衰,一直延續使用至戰國時期。殷代鑲嵌綠鬆石工藝多施用於武器與小型飾物上,鑲嵌綠鬆石的容器很少見。西周青銅器中鑲嵌綠鬆石的器物較少發現。直到春秋早、中期鑲嵌綠鬆石器仍較少見,春秋晚期一些墓中出有鑲嵌綠鬆石的兵器與車馬器。至戰國時期,此種工藝有進一步發展。與以前明顯不同的是,鑲嵌綠鬆石的器物已不局限於小型器,鑲嵌綠鬆石的容器已較多見。戰國時期是漆器發展的一個高峰期,但容器上基本不嵌綠鬆石,而此時嵌綠鬆石的銅容器則較多見,反映了同時代不同質地器物在裝飾方麵的明顯差異。

       各種質地器物的嵌綠鬆石工藝大同小異。鑲嵌方式主要有平麵式和槽孔式,大都使用漆或其他黏合劑加固。具體工藝可從二裏頭遺址2002VM3 出土綠鬆石龍形飾管窺。“全器由2000 餘塊綠鬆石飾片組合而成,每個飾片的大小互有差異,厚度似乎相當,形狀則因圖案組合的需要而呈長方形、方形、三角形、梯形、弧邊幾何形等。綠鬆石片都是經過精密加工而製成的,正反兩麵均十分平整光潤,加工工藝精良。正麵的麵積較反麵略大一些,從側麵觀察屬上寬下窄,似楔形,使塗抹於底部的粘接劑能夠將石片四周圍裹起來,增加組合與個體石片之間的牢固程度。綠鬆石片碼放的技巧及次序也十分到位,龍形器之麵部石片與石片之間的連接過渡和轉折角度恰到好處,縫隙縝密美觀”。

       漢以後,考古發掘出土的漆器數量不多,嵌綠鬆石漆器就更少。其中,唐代比較有代表性的漆器是螺鈿漆器,螺鈿鏡較常見,其中不乏嵌綠鬆石者。如唐李倕墓出土2 件鏡背髹漆,並嵌以蚌片和細小綠鬆石片(圖一六)。唐以後,綠鬆石與其他寶物一起作為漆器上的嵌飾,使得這些漆器五色陸離、精美華麗,當然價格昂貴。明清時期稱這種工藝為“百寶嵌”或“周製”。成書於明朝隆慶年間的漆工專著《髹飾錄》記載:“百寶嵌,珊瑚、琥珀、瑪瑙、寶石、玳瑁、鈿螺、象牙、犀角之類,與彩漆板子,錯雜而鐫刻鑲嵌者,貴甚。”清人錢泳《履園叢話·藝能》載:“周製之法,惟揚州有之,明末有周姓者始創此法,故名周製。其法以金銀、寶石、真珠、珊瑚、碧玉、翡翠、水晶、瑪瑙、玳瑁、渠、青金、綠鬆、螺甸、象牙、密蠟、沉香為之,雕成山水、人物、樹木、樓台、花卉、翎毛,嵌於檀梨漆器之上。大而屏風、桌倚、窗槅、書架,小則筆床、茶具、硯匣、書箱,五色陸離,難以形容,真古來未有之奇玩也。乾隆中有王國琛、盧映之輩,精於此技。今映之孫葵生亦能之”。

四、餘論

對於先秦兩漢綠鬆石礦源問題,有學者做過相關研究,主要是對於先秦時期綠鬆石礦源的探討。如對二裏頭遺址出土的龍形綠鬆石嵌飾及嵌綠鬆石青銅牌飾,研究成果較多,其中有的涉及綠鬆石的來源問題。經測試分析,可以初步判斷,位於鄂豫陝綠鬆石礦北礦帶的雲蓋寺礦是二裏頭遺址出土綠鬆石的礦源之一。還有學者對山西出土先秦綠鬆石製品進行初步研究後提出,“根據東北喀左東山嘴、陝西南鄭龍崗寺及山西臨汾下靳均出土有選料為‘黑色石皮為襯地的薄片狀料’的綠鬆石小飾件,聯係到陝西洛南出產此種綠鬆石料並且在曆史上也有開采跡象,故不排除這種特殊的綠鬆石料來源於陝西洛南一帶的可能”。也有學者提出“綠鬆石之路”假說:“著名的鄖縣鮑峽鎮雲蓋寺綠鬆石礦正位於漢江的支流——堵水旁,如果古代有‘綠鬆石之路’的話,它的礦石可能正是由堵水入漢江而運到各地需要的人手中”。

二裏頭遺址不僅出土了龍形綠鬆石嵌飾,還出土了幾件嵌綠鬆石青銅牌飾,並且在二裏頭遺址四期遺存中有大量的綠鬆石半成品及廢料,可見綠鬆石的製作已具有相當規模;半成品中主要為片狀綠鬆石而非管狀穿孔飾,表明作坊主要為鑲嵌製品提供綠鬆石原料。由此可知,一個大致的流程是,綠鬆石礦料從雲蓋寺綠鬆石礦山被開采後,流通至二裏頭,在二裏頭具有相當規模的綠鬆石礦加工作坊被加工成嵌飾。這些嵌飾除了滿足當地所需,或有一部分通過貿易等途徑流向了其他地區。

從文獻記載、考古發現和相關研究看,先秦兩漢綠鬆石礦源雖不多,但並不唯一。本文未重點討論先秦兩漢漆器上所嵌綠鬆石的來源問題,一是因為漆器上嵌的綠鬆石隻是先秦兩漢時期綠鬆石製品的一部分;二是因為這個問題很複雜,需從多方麵考察。究竟是原料(綠鬆石礦)或半成品(綠鬆石嵌飾)的流通,還是成品的流通,值得深入研究。



版權所有@中國傳統漆器文化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