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綜合信息 漆器歷史 漆器工藝 科技保護 名品欣賞 學術研究 學術著作 考古出土 關於我們 友情鏈接
滾動信息:
站内搜索
詳細內容
揚州漢代木漆器首次亮相 深受楚文化影響 形成地域特色

2018年03月26日 08:53 揚州晚報  記者 陶敏 文/圖

   鏟釋三城——寧鎮揚三地考古成果展”正在揚州博物館展出,展品以漢唐文物為主,揚州出土的一批木漆器日前在出土木漆器保護國家文物局重點科研基地揚州工作站完成修複後,在此次展覽中首次亮相,這些亮麗如新的漢代漆器非常“吸睛”,也使不少人對揚州地區出土的漢代漆器所蘊含的曆史文化信息充滿好奇。

  揚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館員劉鬆林在研究近幾年來出土的漢代漆器時發現,揚州地區西漢時期的漆器在器形、紋飾及胎質等方麵,均深受楚文化影響,但繼承中也有創新,並形成一定的地域特色,最終融入漢文化體係,成為其中的一分子。

  漢代是揚州曆史上的第一個繁盛時期,在此次“寧鎮揚三地考古成果展”中,揚州出土的漢代漆器就是一大亮點。

  劉鬆林查閱了相關資料說,西漢時期的揚州地區,除了揚州、高郵、江都、儀征、寶應及所轄鄉鎮外,還包括天長及所屬鄉鎮。這是由於天長在西漢時與現在的揚州地區為一個體係,其墓葬形製及隨葬品特征與現在在揚州地區發現的相同。

  劉鬆林說,西漢揚州經濟的強盛,客觀上帶動了社會各階層生活水平的提高,從平民墓葬的規模、隨葬品的品種及數量即可見端倪。在隨葬品的品種方麵,尤以漆器最為精美,在形製、紋飾及胎質方麵均極為講究,受楚文化的影響較深,並具有一定的地域特色。

  揚州地區出土的漢代漆器的品種涉及較廣,不僅有生活用具,也包含喪葬明器,而這些漆器的質地有木胎、夾紵胎、竹胎、銅胎、陶胎等,其中木胎有厚木胎、薄木片卷胎、木片拚合胎三種。

  看過揚州漢代漆器的市民,幾乎都會驚歎當時工匠精湛的手藝。考古人員發現,這些漆胎工藝主要有斫製、旋製、卷製及雕刻,一些也采用膠黏合方法,釦器工藝極為發達,器表裝飾手法主要有單彩繪、多彩繪、針刻等工藝,單彩繪多飾小型器皿,如碗、小耳杯等,有黑地朱繪、朱地黑繪,或褐紅地朱紅繪;多彩繪一般多用於大型器皿,如奩、案、幾等,有朱紅、赭紅、土黃、金黃等;針刻多見於夾紵胎漆器,如耳杯、小型壺、罐等;雕刻工藝多見於漆器柄、把等附件,如漆勺柄等。而且,漆器上的紋飾流暢、纖細,以雲氣紋和龍鳳紋為主,動植物紋為輔,動物種類較多。

  “楚國國境核心區域位於兩湖即湖南、湖北一帶,戰國時占據大半個中國,其中包括揚州地區。楚墓隨葬品中尤以漆器較為精美,特征鮮明。”劉鬆林說,“通過對揚州地區西漢中小型墓葬與楚墓出土漆器特征的分析,我們可以看出這裏的漆器種類、胎質、工藝及紋飾等均受楚文化強勢影響,延續時間較長,西漢晚期仍可見楚文化的印跡。”

  “揚州地區西漢漆器雖然受楚文化影響,但是,也在繼承中有創新,並形成一定的地域特色。”劉鬆林舉例說,揚州地區的漢代漆器中出現了新的品類,如生活用具(魁、扁壺)、喪葬明器(麵罩、鎮子)等,這些均在楚墓中極難發現。在胎質方麵,揚州地區厚木胎相對減少,薄木胎與夾紵胎相應增多。在工藝方麵,揚州地區的漆器中出現了錐畫紋(針刻紋)新工藝,紋飾細膩如遊絲,其細微效果用彩繪是難以表達的,而且釦器、榫卯結構、黏合工藝、金銀錯等工藝亦較楚有較大發展。總之,兩者均使用斫製、挖製、卷製、鏇製、雕刻、釦器、金銀錯、編織等工藝,但各有輕重,表現出繼承中有所創新。

  “還有一些兩者相似的漆器風格,既存於生活器具中,亦存於喪葬明器中。”劉鬆林介紹,楚人崇尚鳳鳥的習俗較甚,雕刻工藝精湛,在墓葬中常出現雕刻、繪製鳳鳥形象的器物,這種工藝亦被揚州地區所繼承,在部分小型器物上有所體現,例如上世紀70年代在揚州市東風磚瓦廠西漢墓出土的一件鳩形杖首,就采用了深雕、淺雕兩種刀法,簡潔純樸。

   此外,揚州地區的漆器還有著鮮明的地域特色。劉鬆林說,例如漆麵罩作為殮具在楚墓中難以發現,而在揚州地區較為流行。錐畫紋(針刻紋)在揚州地區出土的漆器中發現較多,其紋飾形為遊絲,做工極其講究,楚墓中同樣少見。由此可見,揚州地區漆器是動態繼承楚文化的,而不是一成不變、固步自封的。      



版權所有@中國傳統漆器文化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