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綜合信息 漆器歷史 漆器工藝 科技保護 名品欣賞 學術研究 學術著作 考古出土 關於我們 友情鏈接
滾動信息:
站内搜索
詳細內容
“李字”漆耳杯為劉賀傳家寶

2016年12月29日 09:05  來源:南昌新聞網 作者:徐蕾

 

    海昏侯墓出土的大量漆器中,還有很多為昌邑舊器,這些漆器上的銘文包含了豐富的文物信息。記者從南昌漢代海昏侯國遺址管理局獲悉,已有專家根據海昏侯墓考古成果,破解了海昏侯墓中漆器的諸多謎團。

“緒銀”彰顯漆器“銀扣”工藝

    在出土漆器中,一隻黑漆碗底部用隸書寫著“緒銀■十枝”五個字。其中“■”即為碗,說明那時製作漆碗主要用木質胎。那麼,“緒銀”二字又做何解?曆史學者王金中認為,緒,本來是指絲的頭,比喻事情的開端。“緒”字如果與“銀”字相連,就應理解為器物一端上的白銀裝飾。因此,古時稱為“緒銀”者,就是“銀扣”工藝。這件漆碗的名稱,便是銀扣黑漆碗。

    據史籍記載,漢代金銀扣器風行一時,達官貴人都以擁有名貴扣器為榮,人們不僅追求扣器,而且死後還要用扣器隨葬。海昏侯墓出土的許多銀扣漆器,就印證了史籍中的記載。扣器可以分為三種:金扣、銀扣和銅扣。黃金扣器隻供皇家享用。漢代郞衛宏在《漢舊儀》中說,“太官尚食,用黃金扣器。”太官是皇帝的屬官,說明隻有皇帝才能使用黃金扣器;白銀扣器是王公貴族享用的;銅扣則沒有使用限製,是最早用於扣器上的,但由於銅易生鏽,難以長久使用,於是一些有錢人便在銅扣上鎏金,以顯示榮華富貴。

“醫工”漆器證實劉賀享有高等醫療待遇

    在海昏侯墓出土的漆器中,一件紅底黑邊的盤盞分外顯眼,其器底書寫的五字:“醫工五禁湯”更是引人注目,它直接說明了這件漆器的用途。王金中認為,這件盤盞是用於喝湯藥的,而且固定盛放醫工製作的一種五禁湯。

    醫工,是古時對醫生的一個稱謂。諸王列侯們享有醫工伺候,是一種生活待遇。此次海昏侯墓出土帶有“醫工”字樣的漆器,證實劉賀生前享有這種醫療待遇。

    當時王公貴族之家使用的各種器皿,主要有陶器、青銅器、漆器和玉器。漆器完全是由天然原材料製成,耐高溫且耐腐蝕。選擇用它盛放熬製好的中藥,既不會發生化學反應,也不會燙手或太沉重。從漆器盤盞上“醫工五禁湯”的字跡分析,王金中推測,這很可能是海昏侯劉賀重病後,在江西置辦起來的,而且不止一件,至少有三到五件,方便輪流使用。

“李字”漆耳杯是劉賀的傳家寶

    在海昏侯墓發掘現場,人們在一方棋盤邊,發現了一個倒置的漆耳杯,黑漆紅紋,底部中央書寫著兩個黃色的字:一字清晰,為“李”;另一字模糊,從筆畫推斷,可能是“家”或“具”。而具字的可能性更大一些,因為具的本義為雙手奉鼎,準備飲食,用在耳杯上恰如其分。

    王金中認為,無論是“李具”還是“李家”,都說明這個漆耳杯原來並不屬於劉家,而是劉賀的父親、第一代昌邑王劉髆的母親李夫人家的。有文獻記載,漢代漆器的價值是青銅器的十倍,像這樣一個漆耳杯可以換取十個青銅耳杯,其製作過程要經“百人手”。也許正是由於這件漆耳杯十分貴重,所以才從李夫人那裏傳給了劉髆,又傳給了劉賀。

漆器銘文體現“崗位責任製”

    檢視海昏侯墓的漆器銘文,其中有三件都是以“私府”二字開頭。漢代的私府,主要是指各路諸侯儲藏錢物的府庫,掌管私府的官員一般都由朝廷統一任命。無論是昌邑王還是海昏侯的劉賀,家裏都設有私府,其中當然包括對漆器等貴重物品的製作與管理。在海昏侯墓出土的一件漆瑟上,有一段很長的銘文,共有“第一。廿五弦瑟,禁長二尺八寸,高十寸。昌邑七年六月甲子。禮樂長臣乃始,令史臣福、瑟工臣成、臣定造。”四十個字,透露出私府對漆器製作的管理。銘文中的“第一”是編號,說明這批漆瑟製作了不止一件。“禁長二尺八寸,高十寸”是漆瑟的具體尺寸,說明製作這件漆瑟是事先設計好,並嚴格按照規定的尺寸製作的。“昌邑七年六月甲子”是時間,說明製作這件漆瑟的時間在昌邑七年,即公元前91年農曆6月1日,這一年劉賀一歲。“禮樂長臣乃始”是官員的職務和名字,禮樂長為昌邑王劉髆家裏掌管禮樂的官員,名叫乃始。“令史臣福”也是官員的職務和名字,令史可能是指私府令,名叫福。“瑟工臣成、臣定造”,說明親手製作漆瑟的工匠有兩人,一人名叫成,一人名叫定。王金中認為,這是製作漆瑟的“崗位責任製”清單,從具體製作的工匠,到私府令,再到禮樂長,均記錄在案,各有其責。如果這件漆瑟的質量出現問題,除了要追究兩個瑟工的責任,還要追究私府令和禮樂長的責任。



版權所有@中國傳統漆器文化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