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综合信息 漆器历史 漆器工艺 科技保护 名品欣赏 学术研究 学术著作 考古出土 关于我们 友情链接
滚动信息:
站内搜索
漆器工艺
台湾漆艺

  1.历史沿革

      史载“本省(指台湾)之漆器工艺,乃传自福建。明清以来,雕漆神像、神龛,均涂漆罩金。制造几榻、屏障、橱匣、盘篮等物,则尚朱漆、黑漆或画花纹,或施螺钿,外观上颇为高雅华美,但多过于单调”。明清时期,一批福州、泉州髹漆匠师移居台湾,从此,台湾渐有大陆风格的漆器,如鹿港、大溪等地生产干漆涂装家具,台中、台北、新竹等地生产漆篮、漆盘、漆盒等。

       日本占领台湾时期,日人大力进行文化渗透,有意识地扶植台湾漆工艺。20世纪20年代,日人在台湾引种越南漆树,在台中市设立工艺美术漆器制作所,台中市政府也设立了工艺传习所,产品供在台日人使用并销售日本。20世纪30年代,传习所改为私立工艺专修学校。20世纪40年代,日人在新竹成立植漆株式会社、理研株式会社,在苗栗县铜锣乡开办精制漆厂。此时,福州师傅的作品见大陆特色;冲绳师傅以堆锦出名;台中漆工擅长“蓬莱涂”,又见台湾乡土特色;山中工艺美术漆器制作所及理研株式会社生产的漆器则见日本特色。史载“日据时期,本省之漆器,有碗盘、匾额,作五色金钿缥霞,神气飞动者,悉为日人制品。省人之间,殊少名匠”。

       1945年台湾光复。未几,刘淑芳创立美成工艺社,生产大陆风格漆器,如脱胎漆器、漆画挂屏等,销售对象为岛上居民。台湾汉民族生活习俗多来自大陆,士绅家庭以高级漆器和漆挂联、屏风、匾额作为家中陈设,女子出嫁,床、柜、桌、椅、礼篮、谢篮、茶盘、果盆、烟盒、首饰盒、化妆盒、脸盆架、子孙桶等,为常备的嫁妆。由于外销断线,日式漆器生产归于沉寂,台中工艺专修学校和铜锣乡造漆器厂解散。

       20世纪70年代以后,日本经济迅速发展,劳务费高昂,林木保护政策使木胎漆器成本飞涨,于是,日本人再度来台,寻求木胎漆器的原料和廉价劳动力。短短几年,丰原地区、新竹地区的漆器工厂又蓬勃发展了起来,木胎盘、托、碗、盒等,全依日本商社的订单打样,用大漆或化学透明漆涂饰,主销日本。1980年至1985年是台湾漆器销往日本的全盛时期,每年漆器外销额达新台币六亿元以上。丰原地区漆器制造工厂达三四十家,占台湾漆器工厂数的90%以上,都是日本商社的漆器加工厂,从业人数达3000人。

       目前台湾的漆器产业,退为家庭作坊式的生产。浦里镇徐玉富的龙南公司设立天然漆文物馆,展示天然漆的采割、加工、髹涂过程,一面进行漆器加工;草屯镇王清霜的美研工艺社,生产塑胶胎漆盘、盒作礼品包装盒;台中市光山行有限公司,是台湾唯一生产堆朱漆器的工厂;苗栗县谢良进的台湾漆器股份有限公司,生产木胎厚涂漆食器;嘉义县溪口乡刘清林的汉三木业有限公司,自营漆器,并配合欣德工艺公司生产外销漆器。

    2.工艺和艺术特色

       台湾现代漆艺是台湾特殊历史、地理条件的产物。台湾气候湿热,漆、木、竹资源丰富,适合漆器生产。大陆漆艺、日本漆艺此起彼伏地轮番进入台湾,形成岛上大陆传统漆器衰落,而以现代审美为主导、以日本漆器工艺为借镜、浸透中华人文气息的台湾现代漆器诞生。它与社会生活的前进同步,从观念、设计、销售诸方面,较大陆漆器率先进入了现代生活。

       台湾工艺研究所开发的现代漆器,是台湾现代漆器的代表。它既不同于日占期的日式风格漆器,也不同于光复后的大陆风格漆器。它有着深厚的中华传统文化底蕴,又洋溢着现代气息,比日本漆器更见中华文化沉敛敦厚之美,比大陆漆器更见单纯简练的现代意识,其简练朴素的形态、愈见抽象的纹饰、丰富自然的肌理、质材与技艺的完美协调以及深藏的文化底蕴,实为大陆现代漆器所明显不及。加之台湾政府制定了一系列文化资产保存与传习的规划,设立民族艺术薪传奖、民族工艺奖,举办台湾省工艺竞赛,推广传统工艺,使台湾漆艺家个人的创作颇见实绩。散布于岛上的新、老漆艺家,从现代造型理念出发,结合雕塑与绘画,探求漆艺作为独立艺术的表现空间,追求漆艺质材的特殊美感。其作品各有特色,总体又都是台湾特殊的历史环境下,世界艺术潮流波涌浪激,中、日漆艺交融的产物。

 

 



版权所有@中国传统漆器文化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