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综合信息 漆器历史 漆器工艺 科技保护 名品欣赏 学术研究 学术著作 考古出土 关于我们 友情链接
滚动信息:
站内搜索
漆器工艺
雕漆工艺

        雕又称剔,如雕红漆,称为剔红。它是在胎体上一层层髹漆数十层以上,工细者多至百层,待漆达到一定厚度,然后在漆层表面勾画纹饰图案,继而操纵手工刀具进行雕刻,剔除不用的漆层,形成高低凹凸、远近深浅的艺术透视感。其艺术表现层次高于平面漆器,制作技艺也更接近雕塑艺术,给人一种全新的视觉感受。雕漆被认为是最高贵的髹漆工艺,至今仍受人们推崇。根据漆层色彩不同,各随其类分剔红、剔黄、剔黑、剔绿、剔彩、剔犀等。

1.剔犀.

       剔犀是在胎骨上用二色或三色漆相间涂漆,再雕花纹,花纹斜面呈现二色或三色相间的线纹。剔犀的工艺作品比单色的雕漆更为华丽,雕刻的纹饰有云纹、回纹和卷草纹等,但以云纹多见,故又称“云雕”。考古工作者在江苏、福建、四川、山西等地的宋、金墓中,发现了许多精美的剔犀,有奁、盒、碗、扇柄等。

       唐代雕漆技法已臻成熟,不仅有单色的剔红,也出现了一器之上使用了两种色漆的做法。到宋时,有关雕漆的著录较多,且传世和出土的雕漆如剔黑、剔红、剔犀实物也有所见。雕漆工艺多以金银为胎,为皇宫所钟爱,皇宫内府制作的雕漆种类较多,以盒、盘、手镜、瓶、扇坠等造型为主,可惜传世者稀少。

       宋代雕漆工艺运刀之通法,藏锋清楚;压花之刀法,隐起圆熟;锦纹之刻法,纤细精致;与唐代“刀法快利”,锋棱毕露的风格迥然不同。

       元、明、清三代,雕漆类器物风行天下,几乎成了中国近现代漆器的标志性产品。在元代雕漆工艺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尤其是晚期,把雕漆艺术推向辉煌时期。

       元代的雕漆以浙江嘉兴地区最为著名,流传至今的作品不少。多数是嘉兴西塘张成、杨茂二人落款。造型以盘、盒为多,颜色以剔红、剔犀为主,风格基本沿袭宋代,圆润光滑,很少见到刻刀的痕迹。桼之质感浓烈,绘画内容含蓄。由于受江浙文人影响,题材离宗教神话较远,而表现文人生活和意趣的较多,反映出嘉兴工匠的文化和艺术修养都比较高,也有别于后来宫廷艺术的那种歌功颂德、宣扬皇权神威的题材。

       元代雕漆也是中国传统髹漆工艺最后的绝唱。至此后,中国人在漆工艺领域已无重大建树,也失去了世界领先地位,这不由不使人扼腕叹息。

       明代雕漆在继承元代雕漆工艺的基础上有了飞跃的发展。宣德期间的某些雕漆作品,肉渐薄而地渐疏,已开始有自己的风格;到嘉靖又判然一变,刻法由藏锋圆润转向刀痕外露;至万历而再变,布局运刀,无不抑敛,形成了崇尚繁缛、工巧华丽、纹饰缜密的新特点,将雕漆工艺发挥到极致,刻、凿、镂、勾,无不用其精细之功。严谨的构图,丰富的画面,立体的形象,使雕漆工艺成为中国漆器装饰的最高成就之一。雕漆制品有盘、盒、瓶、几椅;颜色有剔红、剔绿、剔黄、剔黑、剔彩、剔犀;题材有山水、花鸟鱼虫、人物楼阁、龙凤怪兽等。雕漆制造除官府内府外,由于政府重视,民间雕漆也随之兴旺。至明代晚期,“雕漆”一词正式出现,成为称呼在厚漆层上进行浮雕的漆器艺术品的专用名词。

       明代雕漆有两种不同风格的艺术流派。其一以浙江嘉兴为代表,其风格浑厚圆润,讲究磨工。其二以云南雕漆艺人为代表,其风格是雕漆棱线分明,锦地精细,用漆不坚,刀不藏锋、棱不磨熟。这两个流派,又先后成为明代雕漆的主流,基本以嘉靖年间,明世宗朱厚熄征调云南艺人入京充实果园厂为分界。前期,即永乐、宣德时,剔法以浑厚圆润为主流,不刻锦地,雕漆题材十分广泛,花卉有水仙、牡丹、海棠、玉兰、杏花、牵牛、梅花、竹、菊花、茶花、石榴、莲花、芙蓉、葡萄、桂花等,动物有芦雁、狮球、龙、凤、孔雀、锦鸡、喜鹊、蜻蜓、牧牛、燕子等,此外还有山水、人物等题材;后期,即嘉靖、万历时,以锋棱外露的剔法为主流,以锦纹为地,多用情节性题材,如聚宝盆、龙舟竞渡、货郎图、双龙捧寿、龙捧乾坤等,在艺术风格上形成了崇尚繁缛细腻、工巧华丽的新特点,构图谨严,纹饰缜密,尤其到万历时期更胜一筹,刀锋深峻,运刀如笔,显示出刀锋之美,形成一种新的艺术倾向,为万历以前所未见。清乾隆时雕漆作品之纤巧繁琐于此已见端倪。

       清代雕漆风格融合了明代不同时期的雕漆艺术精华,秉承了明代的传统,取得了很高的艺术成就,几近尽善尽美,重色雕漆仍很流行,但色彩和雕刻技法都较明代有很大的进步不同:漆色虽仍以红、黄、绿等为主,但较明代更加丰富多彩,同为黄色,但有正黄、土黄、橙黄之分;绿有墨绿、草绿、正绿之别,还出现了紫色漆;明代漆色暗红,清代鲜红;明代花纹庄重浑厚,清代则较为繁缛纤巧;明代一般为木胎,清代则兼作其他胎质,并且与其他工艺结合,如镶上鎏金铜饰件、珐琅、镌玉、雕牙等。清代雕漆既不同于明早期“隐起圆滑,藏锋清楚”的特点,也不似明代晚期“刀法快利、棱角清晰”的风格,而是根据图纹的实际需要,把两者结合起来,使圆滑与锋利相得益彰。对细部的处理则更多吸收绘画中的皴、擦、点、染的技法,重刻工而轻磨工。雕工运刀如笔,力求精细;景深越推越远,追求艺术上的细腻真实;漆层越来越厚,浮雕的层次和力度空间渐渐增强;锦纹愈来愈讲究,变化甚多,超越了前朝,增强了山石树木的层次感和立体效果。这些风格的变化,令清中期的雕漆工艺给人以耳目一新之感。

       不同色漆锦地的运用也是这一时期重色剔彩工艺艺术成就的体现。明代剔彩器多以一种色漆刻锦地,只是以所刻锦纹的不同来区别天、水、地面的不同空间,故天、水、地面均处于同一平面上,没有起伏层次。万历时出现了异色锦地,清代则有所发展,它不仅沿袭了明代施刻各种锦纹表示不同空间,而且不同的锦地又采用不同的色漆,因剔刻漆色深浅不一,又有颜色之别,故使层次更加分明。

       堆色雕漆也得到进一步发展,此种技法常用以表现主题画面,像这一时期大量涌现出来的波涛中的海兽、鱼龙等题材,就多用增色法表现,常见的作品以剔绿漆表现海水,雕红漆表现海兽、鱼龙、人物形象等。

       康熙、雍正、乾隆三朝是清代的鼎盛时期,而其中的乾隆时期又被称为盛世,百工炫巧争奇,除继续发展前朝漆器品种外,雕漆工艺尤为出色。乾隆皇帝酷爱雕漆,御用漆器大至屏风、床榻、坐椅、立柜,小到盘、碗、盒、匣等都有雕漆制品,无论在器物造型、装饰纹样、制作工艺、雕工技法还是生产数量方面都达到了漆工艺史上最高水平,精巧华丽,空前绝后。

       乾隆时期的雕漆器,在雕刻刀法上大体有两种风格:一种是既有元末明初浑厚圆润的特点,又具明晚纤巧细腻、刀锋显露的风格,往往一器之上既有磨工又见刀锋,多根据物体和纹饰的不同,采用不同的刀法;另一种是前所未见的崭新风貌。据档案记载,乾隆初年,弘历命在造办处“牙作”当差的刻竹名匠从事雕漆,乾隆“三年十月十四日,传旨:雕漆盒若漆得时,交牙匠雕刻,钦此。”以刻竹技法雕刻漆器,自然把竹刻那种奇峭清新、精致纤密的风格带到雕漆中来,影响所及,使乾隆雕漆立刻呈现出刀锋犀利精密,棱线深峻有刃,表现出锋棱之美的崭新风貌,所制剔彩器雕刻之精几乎无懈可击,因这一时期更加追求精细纤巧的效果,故无法施刻锦地,研磨也无处可施,故纹饰锋棱俱在,成为剔彩漆器的显著特点。

       清代雕漆的风格,一方面是受到民俗民风的影响;另一方面,由于科举森严,极讲究等级戒律,因而在艺术表现上崇尚细微之差,有时达到繁琐堆砌,过于纤巧、零碎,流于繁琐,这种过于形式化的倾向必然冲淡了作品的想象性、艺术性,艺术风格日趋衰落。



版权所有@中国传统漆器文化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