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综合信息 漆器历史 漆器工艺 科技保护 名品欣赏 学术研究 学术著作 考古出土 关于我们 友情链接
滚动信息:
站内搜索
漆器工艺
金属胎

        由于漆液髹涂在器物上后,一经干固,能耐酸、防腐蚀,使得器物不易受到外界自然因素的影响,特别是可以防止金属表面生锈,因而我们的祖先很早就将其用于一些金属器皿表面,髹涂与纹饰并举,融防护与美观于一体。在商代就已有铜胎漆器(或称漆衣铜器)的出现。

        铜胎漆器在汉初有较大的发展。据记载,早在1938年,在内蒙古伊克昭盟伊金霍洛西南地方的汉墓中,就出土了铜胎的漆鼎、漆壶、漆钫、漆甑等,纹饰有狩猎纹和凤纹,尤以广西罗泊湾汉墓出土的铜胎漆筒、铜胎漆盆和彩绘铜胎漆壶以及山东诸城汉墓的彩绘铜胎漆壶最为精彩,堪称漆与铜器相结合的装饰手法之典范。

        汉代除了给铜器髹漆外,还给其他金属器髹漆。如山东临沂银雀山1号汉墓出土的铁胎漆鼎、漆钫、漆壶,山西朔县汉墓的铅胎漆箭,山西浑源毕村汉墓的铅胎漆器等。给铁、铅等金属器髹漆,汉代以前是没有过的,它们的出现,反映了汉代漆工艺的空前繁荣,器物髹漆之风极盛。

        从成都市抚琴台发掘的五代前蜀王建墓出土的银铅胎漆碟来看,此时,金属胎的工艺材料已经有了进一步发展。该胎分两层,内层为银,外层为铅,共厚约1mm,外层表面极粗糙,其上髹漆;碟面不髹漆,银胎外露,其上覆极薄金皮一层,将花纹钻于银胎之上,钻痕直透至铅胎,空白处,金皮镂空,与银胎相映,这一漆碟,大概系记载中所称的金银胎剔红。

       从古籍记载来看,凡是谈刻金银胎者,均为剔红,并以为系宋代宫廷所用,是极为珍贵之用器。

       以金银为胎戗刻后露出金银的底胎,金色与朱红对比分明,显得格外灿烂夺目。宋代金、银、铜胎髹漆之风虽盛,但传世漆器甚少,或许正是金银为胎之故。戗金技法受其启示而生,由此可见胎骨材料的发展对漆艺装饰技法具有一定的影响。



版权所有@中国传统漆器文化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