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综合信息 漆器历史 漆器工艺 科技保护 名品欣赏 学术研究 学术著作 考古出土 关于我们 友情链接
滚动信息:
站内搜索
漆器工艺
夹紵胎

       木胎漆器的缺陷显而易见,而棬木胎的器型外观具有很大的局限性,难以表现许多细致、精巧的变化,而且器壁也不够结实,易损易裂,为了防止木胎开裂,稳定造型,加固胎体,古代漆工便在木胎上先刷漆灰,然后再髹漆,或在木胎上贴编织物,再髹漆;或在木胎上经过多次涂漆泥,每层漆泥上垫数层较细的织物,中间还夹一层细竹编,再髹漆彩绘制器,木胎上刷漆灰,贴编织物(麻布),然后再髹漆的技法导致了夹紵胎的出现,这是髹漆工艺的又一重大进步。

        夹紵胎,也称重布胎,裱胎。它是用麻织品和漆灰在一定形状的内模上涂黏成型,待干后脱去内模的复合胎体,再髹漆而成,有胎薄体轻、光洁美观的优点,气候变化时,也不易发生变形和开裂,并可以自由地造型,制作比较复杂的器型,深受人们喜爱,成为近代脱胎漆器的鼻祖,也可以说是现代塑料制品的雏形。

       “夹紵”之“夹”有两层意思:一是布层有多道,纻被灰漆夹在中间;二是指布层间“夹”着其他填充物质。从西汉器物残片分析,两层亚麻布之间夹裹的填充物质,大都是由骨粉、瓦灰、漆制成,木屑、炭粉等材质调入其间,既增加了器壁的坚挺程度,也可以防皱防缩,使器物长期保持固定状态。“紵”泛指各类麻质编织物。西汉初期,人们已普遍认识到了紵与漆相结合的牢固性。

        目前发现的最早的夹紵漆器是战国中晚期的遗物,但从这些遗物中所反映出来的对夹紵工艺运用的成熟程度来看,其发生一定早于战国中期。战国时期夹紵漆器在湖南、湖北、四川等地虽有发现,但为数不多,这种工艺似属初期。

        夹紵制胎技术到西汉中期已完全成熟,汉代“夹紵”工艺的流行,使中国漆器在造型上有了极大的突破,成为汉代最典型的制胎工艺,盛行一时。当时以“夹紵”为胎的漆器小至耳杯、套盒,大至廊柱、塑像,可谓无所不有,漆器品种更加多样化,更加轻巧精美,特别是对于不规则形与圆形器皿而言,较之木质造型受限制较少,这从洛阳烧沟出土的漆罐,以及长沙、乐浪、贵州的大中小漆盘、九子奁、耳杯等夹紵器中可见一斑。

        西汉末期佛教传人我国,两晋南北朝的统治阶级更是大力提倡佛教,各地编修庙宇,大兴佛事,夹紵技艺也被应用于造像和制作祭祀用器,便成为中国特创的夹紵像。

        夹紵像,即以麻布贴于泥模上,然后以薄漆固定,再敷上一层麻布(以漆为黏剂),至所需厚度时,始去泥脱空而成。因其以麻布、漆灰制作,可以自由造型,饰彩髹画,贴金像饰银箔,而且非常坚固,不怕日晒雨淋,又极其轻便,因而特别适合当时行像的需要,即举行仪式时以车载游行于街头的佛像。夹紵由制作形状简单的器物发展到制作体态复杂的佛像,在技法上是一大进步.至唐时,夹紵造像技术形成高潮。

        由于唐代夹紵造像技术的发展,天宝年间扬州大云寺鉴真大师和他的弟子去日本弘化时,将夹紵造像技术传播到了日本,在日本奈良唐招提寺制造了丈六本尊卢舍那佛、丈六药师、千手观音等夹紵像,其构造的技艺极为精妙,至今日本奉为国宝。

        13世纪间汴梁光教寺有宋制五百罗汉夹紵像,这种夹紵造像技术到了元初(即13世纪末)宝坻刘元(字正奉)更为精擅特出,当时又称为搏换像,或称“搏丸”、“脱活”。   明清两朝,由于糊布层次加多,胎骨由薄而厚,线条不够流畅,造型臃肿,制作技法日趋退化。尽管夹紵像渐渐衰退,夹紵像也不及前代盛行,但用布或其他织物作胎的器物还是相当流行。清乾隆年间,一代名匠沈绍安恪守传统,推陈出新,完成了从夹紵技术的“脱胎之变”,脱胎漆器由此风行于世,为漆业认同。创制福州脱胎漆器。沈氏将各种髹漆技法引入夹紵制器工艺,髹以彩漆,就成“脱胎漆器”。传统夹紵漆器唯红、黑两色,沈绍安增加黄、绿、蓝、褐诸色,并髹饰金银彩漆,使漆器轻巧坚牢,色泽富丽辉煌,光彩夺目,轻巧耐用。

 

 



版权所有@中国传统漆器文化网